历数A股那些天价离婚案

北京商报 2021/08/04
分享到:
导语

在A股资本市场上,实控人离婚而支付大额“分手费”的情况也不少。自2020年以来,已有先惠技术、东尼电子等多家上市公司实控人离婚,其中康泰生物实控人杜伟民离婚代价最大,付出235亿元的“分手费”。另外,莱绅通灵实控人沈东军目前也卷入了离婚官司,其所付出的代价更为惨痛,将有可能因离婚而丧失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

备受关注的比尔·盖茨夫妇离婚案再度冲上热搜,两人婚姻在当地时间8月2日正式结束。不同于普通老百姓,资本大佬离婚代价较大,一般面临大额资产分割,动辄上亿。在A股资本市场上,实控人离婚而支付大额“分手费”的情况也不少。自2020年以来,已有先惠技术、东尼电子等多家上市公司实控人离婚,其中康泰生物实控人杜伟民离婚代价最大,付出235亿元的“分手费”。另外,莱绅通灵实控人沈东军目前也卷入了离婚官司,其所付出的代价更为惨痛,将有可能因离婚而丧失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

多股实控人离婚

近年来,A股上市公司实控人离婚的消息越来越多。

经北京商报记者统计,仅自2020年以来,就有东尼电子、跨境通、康泰生物、天地数码、先惠技术、信捷电气等多股宣告实控人离婚的消息。诸如,2020年6月2日,天地数码披露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韩琼配偶李卓娅向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令解除两人的婚姻关系,并就相关财产进行依法分割。由于离婚官司,韩琼所持上市公司全部股份还曾遭司法冻结。

之后在当年8月,天地数码对外发布了股东权益变动公告,韩琼将持有的500万股公司股份转让给李卓娅,其持股数量从1501.27万股下降至1001.27万股,持股比例下降至10.13%。

按照天地数码公告当日股价计算,500万股公司股份折合市值约8625万元。

与天地数码实控人离婚相比,东尼电子、跨境通、信捷电气等公司的实控人离婚较为体面,双方没有走上法庭,而是自行签署了离婚协议。

以东尼电子为例,2020年1月15日,公司对外发布了一则“关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1月13日公司实控人沈晓宇已与配偶张英签订《离婚协议书》,并进行了相关财产分割,沈晓宇将其持有的1290.15万股股份转至张英名下,沈晓宇持股数量将由5160.61万股降至3870.46万股,持股比例降至18.08%。

按东尼电子公告当日的收盘价26.98元/股计算,张英划分股份市值达3.51亿元。

在上述公司中,先惠技术实控人离婚最受市场关注,公司刚上市一个月,实控人便卷入了离婚官司。2020年9月19日,先惠技术披露了一则“公司实控人涉及诉讼的公告”,公司实控人之一潘延庆的配偶奚挹清作为原告,以潘延庆为被告,向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离婚并进行财产分割。

离婚官司打了近10个月,先惠技术今年7月7日披露称,潘延庆与奚挹清经友好协商,已办理离婚手续并进行了相关财产分割,潘延庆将其直接持有的1937.41万股股份中的968.71万股股份转至奚挹清名下,彼时该部分股权折合市值逾12亿元。

“分手费”最高235亿

在上述离婚案中,支付“分手费”最高的莫过于康泰生物实控人杜伟民,也刷新了A股纪录。

具体来看,2020年5月30日,康泰生物披露称,因解除婚姻关系并进行财产分割,杜伟民拟将其直接持有的1.61亿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23.99%)分割过户至YUANLIPING(袁莉萍)名下。

本次股份分割过户后,杜伟民直接持有上市公司股份1.83亿股,占上市公司股份总数的27.27%,YUANLIPING(袁莉萍)直接持有上市公司股份1.61亿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23.99%。

按照彼时股价计算,袁莉萍划分而来的股份市值高达235亿元。

不难看出,杜伟民近乎将自身所持一半股权转让给了前妻袁莉萍。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律师宋一欣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工资、奖金、生产经营等收益,归夫妻共同所有,而对于夫妻共同所有财产,双方有平等处置权。

不过,在现实操作中,诸如东尼电子、天地数码等公司,实控人划分股份并非对半。宋一欣进而指出,如果没有走到法律诉讼,夫妻双方协议离婚,股权划分由双方协商决定。

资料显示,康泰生物2017年2月登陆A股市场,公司主营业务为人用疫苗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是国内最早从事重组乙型肝炎疫苗(酿酒酵母)生产的企业之一,目前已上市销售的产品包括无细胞百白破b型流感嗜血杆菌联合疫苗、23价肺炎球菌多糖疫苗、重组乙型肝炎疫苗(酿酒酵母)、b型流感嗜血杆菌结合疫苗和麻疹风疹联合减毒活疫苗,产品种类涵盖免疫规划疫苗和非免疫规划疫苗。

上市后,康泰生物净利处于稳步增长态势,2017-2020年以及2021年一季度实现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2.15亿元、4.36亿元、5.75亿元、6.79亿元以及2515万元。

莱绅通灵控制权不稳

由于离婚,上述公司实控人虽支付了大额“分手费”,不过均未丧失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而莱绅通灵实控人沈东军面临的境况则较为复杂。

今年7月31日,莱绅通灵对外披露公告显示,公司实控人沈东军与马峭离婚案有了最新进展,江苏省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下发了对两人离婚案件的民事判决书,主要判决结果为准予原告马峭与被告沈东军离婚,而沈东军所持全部资产也将被马峭分走一半。

具体来看,沈东军持有的南京传世美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37.3002%的股权,由原告马峭、被告沈东军各分得18.6501%;被告沈东军持有上市公司莱绅通灵31.16%的公司股权(总股数1.06亿股),由原告马峭、被告沈东军各分得15.58%,即5304.29万股。

按照公告当日收盘价计算,马峭分走的股份市值达3.75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马峭的兄长马峻直接持有上市公司股份8557.5万股,马峻配偶蔄毅泽直接持有上市公司股份1890万股,马峻、蔄毅泽分别持有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5.13%和5.55%。

不难看出,若最终沈东军所持股权划分给马峭一半的话,按照持股比例来看,莱绅通灵实控人将由沈东军变更为马峻(及其一致行动人蔄毅泽、马峭)。

据莱绅通灵公告,沈东军对于这一结果并不服气,其本人表示,将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依法提起上诉。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莱绅通灵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不过电话未有人接听。

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随着离婚率的走高,A股上市公司实控人离婚的案例也是越来越多,被起诉进行财产分割也并不鲜见。“不过,离婚可能会对公司形象产生一定的影响,尤其如果涉及到法律纠纷,投资者要重点注意是否会影响公司控制权的稳定,进而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影响。”许小恒如是说。

编辑: 陈俊明
关键字: 离婚案 A股企业
分享到: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