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接二连三 广州浪奇还有救吗

北京商报 2021/08/05
分享到:
导语

自货物不翼而飞事件后,广州浪奇的问题接二连三地被曝出。8月4日,广州浪奇股价再跌,截至收盘,市值缩水至23.6亿元。

北京商报讯(记者 郭秀娟 张君花 实习记者 张函)自货物不翼而飞事件后,广州浪奇的问题接二连三地被曝出。8月4日,广州浪奇股价再跌,截至收盘,市值缩水至23.6亿元。

在前一天的8月3日,根据天眼查信息,广州市浪奇新增一则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2.16亿元,相关案号(2021)粤01执5186号,执行法院为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其实,广州浪奇名下已有多则被执行人信息。仅今年以来,广州浪奇累计被执行金额便达5.26亿元。对于广州浪奇而言,当下面临的不仅是不断增加的被执行金额。存货丢失、资金冻结、债务逾期、面临退市等问题也不断涌向广州浪奇。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7月中旬,广州浪奇共47个银行账户被冻结,累计被冻结的资金余额合计约为2.94亿元。截至2021 年6月21日,广州浪奇及子公司逾期债务合计7.61亿元。

当然,如果业绩亮眼的话上述问题或有可转圜的余地,但广州浪奇的巨额亏损或直接将其推向退市边缘。2020年年报显示,广州浪奇2020年营业收入约33.4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约44.83亿元。这一颓势一直延续到今年。数据显示,广州浪奇2021年上半年预计亏损0.65亿-0.9亿元。

基于巨额亏损,广州浪奇直接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及“其他风险警示”特别处理,股票简称由“广州浪奇”变更为“*ST浪奇”。

不到两年时间里,广州浪奇的发展可谓是“一地鸡毛”。业内不免猜测广州浪奇的结局无外乎走向退市。就广州浪奇目前面临的情况,北京商报记者对其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眼下,重组或许是广州浪奇最后的机会了。4月初,广州中院决定对广州浪奇进行预重整条件。依法指定广州浪奇清算组担任预重整期间临时管理人。该案是广州中院审理的首个上市公司预重整案件。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此次重整为立根租赁于3月31日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重整所致。

值得一提的是,立根租赁为广州浪奇的债权人,广州浪奇对其的债务金额为6438.842万元。而立根租赁实控人为广州国资委,广州浪奇实控人同样为广州国资委。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表示,广州浪奇原本属于广州市属国企,广州国资委不会轻易任其退市破产,必然会推动广州浪奇进入重整程序。“重整可以给企业一个喘息的机会,可以不受债务负担的影响,集中全力处理重整事宜。”沈萌进一步分析称。

资料显示,广州浪奇对广州国资体系企业的负债超过5.4亿元。广州国资委此次介入的重整,本质是对广州浪奇所欠债务进行免除。不过,在沈萌看来,破产重整的债务处置方案还需要得到多数债权人的批准,并不是破产重整就自动免除债务,还是存在一定难度。

对于预重整,广州浪奇方面表示,当前预重整工作正处于有序推进中,公司将按相关信息披露规定的要求披露进展情况。

6月1日,广州浪奇披露公告,正式对外招募投资人,但招募结果仅有广州轻工工贸集团有限公司(广州国资控股)提交了报名材料。6月3日,广州浪奇收到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有关立根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向法院提交的重整申请材料。

广州浪奇方面表示,如果公司预重整成功并成功实施重整,将有利于化解债务危机,改善公司资产负债结构,强化主营业务,优化业绩表现。如果重整计划草案不能获得法院裁定批准,法院将裁定终止公司的重整程序,并宣告公司破产。

编辑: 陈俊明
关键字: 广州浪奇
分享到: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