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责任与社会价值中心副主任姜万军:社会责任是必须,企业对其理解应与时俱进

财经网 2021/08/09
分享到:
导语

“社会责任本身与时俱进的过程,是我们所有企业都必须要小心应对的,应把企业社会责任当成企业必须做的事业的一部分,放到战略层面,有各种预案做准备。”8月5日,在2021贝壳财经夏季线上峰会上,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责任与社会价值中心副主任姜万军表示。

此外,他认为,做善事只是企业社会责任的第一步,公众对企业责任的要求在不断深化,企业自身的理解也要与时俱进。 

企业对社会责任的理解应与时俱进 

姜万军认为,说起企业社会责任,很多人直观地感觉还是企业要做善事、对弱势群体提供做力所能及的帮助,比如捐钱捐物等。不过从社会责任发展脉络和全球趋势看,社会责任本身比这个范围要广很多,如,经济-社会-环境三重底线,环境-社会-治理(ESG)等框架。从历史看,做善事只是企业社会责任初始第一步,长远看,随着社会进步,人们对社会责任本身范畴和深度的要求是越来越高的。 

公众对企业责任的要求在不断深化和提升。姜万军分析称,过去可能企业只要不违法、不做太过分的恶事就还马马虎虎,但是最近这几年的80后、90后、00后正在成为消费主力,他们对社会责任的要求更高一些,因为他们出生年代不一样,60后、70后看企业产品关心“值不值”,而后面的年轻人关心这个东西“好不好”,如果企业做的某些事情不符合他的价值观和喜好,他可能就不买你的东西,甚至通过自媒体等手段对企业提出质疑,甚至指责,这也是企业需要注意的。 

“社会责任本身与时俱进的过程,是我们所有企业都必须要小心应对的,应把企业社会责任当成企业必须做的事业的一部分,放到战略层面,有各种预案做准备。”姜万军称。 

“社会责任履行过程中有很多利益相关者,包括有能力做决策的人,能够施加影响的人,还包括被影响的人等。”谈到政府可以采取什么行动推动企业担起社会责任,姜万军认为,政府最关键的是要把“是非”界限划清楚。 

他表示,我们希望的有效治理,就是要让“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外部治理结构来得更准确、更快一些。政府要从立法、规矩方面给出底线,至少首先要保证“恶有恶报”,要把做的不好的企业给予惩罚,这是最重要的。 

企业该如何和政府、专业慈善机构等合力打造良性循环生态?姜万军表示,利益相关者不管是有能力做决策,还是被动受影响的群体,都有自己的能力,他们的这个能力随着时间的推移有消涨关系,过去没有能力抗衡我只能忍,后面能力提升后就会发声、有所行动,比如,随着人们收入水平的提高,消费者的维权意识和能力都在提升。 

“这过程中,政府首先要把规矩和底线做清楚,而作为企业要知道规矩是什么,至少不碰红线。从长远看,企业更重要的不是‘我怎么精准地应对外在的底线’,而是我们要‘主动想做正确的事情’,我们要有自己的决策系统,有自己一套预案,这样的话企业才能更主动地应对变革。作为消费者也可以抵制不良企业。不同利益相关者的这些力量汇聚到一起,我们能够建立起一个命运共同体,大家可以互相地形成合力,能够把事情做得更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姜万军说道。 

各行业领军企业可以牵头建立行业的社会责任标准 

谈到如何客观评价企业承担的社会责任,姜万军表示,这是一个非常难的问题。大家对社会责任概念的理解、认知是不断深化的,这些年很多国际机构、国内行业协会等都试图给出一些标准,但它可能赶不上现实的变化速度,目前全球还没有一个公认的统一标准。 

这个标准应该由谁建立?姜万军认为,行业的一些同行可能有一些共识,因为不同行业社会责任千差万别,想给统一的可以衡量的标准很难。但各行业的领军企业,有可能把本行业里的共识,推广来让行业内企业都遵守,这个路径更容易达成可持续性的结果。 

他引举了一个做的较好的案例。国内有一家装备类企业,2001年遇到了一个大麻烦,因而谋变。真正开始探求如何为客户着想,从“为产品找客户,到为客户找产品”,它们从卖产品转变为“卖”服务,甚至跟银行合作对资金不足的客户提供融资。该企业从原来几十亿销售规模到上千亿。2015年再进一步,进一步探索相关企业提供整体解决方案。 

“真心为客户着想,帮助客户共同创造价值,这样做企业社会责任,能够彻底改变企业,持续提升竞争力。不是单纯地做好事。可以救自己,还能救行业,把供应链上的企业的整体运营水平都很快提高,形成了共同成长的良性生态。”姜万军称。

编辑: 刘欣颖
关键字: 智立方 创业板
分享到:

相关新闻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