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均每月任命一位高管,这家老牌投行又杀回来了

中国基金报 2021/10/12
分享到:
导语

金融危机之后从亚洲“战略撤退”的巴克莱银行(“巴克莱”),又回来了。

10月11日,巴克莱宣布任命刘洋为中国首席执行官,这一新设职位旨在巩固巴克莱的亚太区业务并推进和深化中国业务的发展。

巴克莱表示,希望刘洋的加入能够帮助该行积极有序地拓展现有的跨境企业和投资银行平台,领军巴克莱全体产品线在中国进一步发展。

挖角德意志

作为中国首席执行官,刘洋将负责加强巴克莱在中国的跨境企业和投资银行平台,扩大业务规模并提升业务能力,满足中国客户的企业金融和投行业务需求,与亚太、英国、欧洲及美洲地区的资本市场联动,把握中国市场的发展机遇。

“中国是我们发展战略的重要平台,”巴克莱亚太区主管 Jaideep Khanna表示,中国为亚太区提供了巨大的增长机遇,巴克莱对中国的增长前景充满信心,并将继续有序及系统化地推进中国业务发展,在人员配置、系统及基础设施方面投放资源,为巴克莱于中国长线发展做好准备。

刘洋将向巴克莱亚太区主管Jaideep Khanna 汇报,并将与巴克莱的跨境企业和投资银行业务的区域主管和巴克莱上海分行行长合作,在全球市场、投资银行和企业银行业务板块推动中国业务的全线增长。

加入巴克莱前,刘洋曾任德意志银行中国及中国香港机构客户主管,负责各个产品线与机构客户的对接。她在投行界已有近20年经验,还曾在摩根士丹利纽约和中国香港工作超过 17年,并曾担任摩根士丹利国际银行(中国)的董事会主席。

重绘亚洲版图

此番任命,也是巴克莱重新拓展亚洲业务的一个组成部分。

今年早些时候,巴克莱首席执行官Jes Staley曾表示正在考虑扩张亚洲业务,部分扭转该行2016-2017年业务重组期间大幅缩减亚洲业务的决定,并希望在小规模中国业务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

今年以来,巴克莱在包括中国在内的亚太区高层任命动作频繁,从高盛、摩根大通、汇丰等同行手中挖来8位高管,重振其投行业务和组建不良债务交易团队。

上个月,巴克莱刚刚从汇丰大中华区债务资本团队挖来其董事总经理姜松,担任大中华区债务资本市场主管。8月,巴克莱又从高盛亚洲挖来负责私募融资和不良资产交易的Mani JOSEPH,任命为亚洲特殊情况部主管,负责搭建团队;随后又任命了巴克莱上海新任行长郭婉怡。6月,巴克莱从摩根大通并购团队挖来其东南亚并购主管郑依菁(Ee-Ching TAY),任命为东南亚银行业务主管。

3月,巴克莱任命了“投行老将”季业宏担任大中华区银行业务副主席,季业宏曾任摩根大通投行部中国区总经理,并在瑞信、花旗、摩根士丹利等国际投行累计工作了超过20年。同月,巴克莱任命张书明(Kelvin TEO)担任亚太区股权资本市场主管,此前,张书明在新加坡银行担任大中华区及北亚区定制投资主管。

目前,巴克莱的亚洲业务覆盖中国、印度、日本、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等地。该行直言,中国是全球经济增长引擎,也是世界第二大、增长最快的经济体,金融服务市场规模日益壮大,因此巴克莱在中国市场的巩固与发展对其全球市场地位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曾在亚洲“全线撤退”

作为英国的全能银行,巴克莱同时也是英国规模最大的银行和金融服务机构之一,但在金融危机及其后的Libor操纵丑闻的接连打击下,巴克莱经历了艰难的断臂求生时期。

2008年金融危机后,巴克莱曾一度在全球砸下重金拓展咨询和证券业务,但2010年,该行因涉嫌操纵Libor报价,被英国金融管理局作为“典型”进行调查。两年后,巴克莱因操纵Libor和Euribor报价,被美国期货交易委员会、美国司法部和英国金融管理局分别处以罚款2亿美元、1.6亿美元和5950万英镑。

在罚款和业务发展承压的双重压力下,巴克莱开始不断收缩亚洲业务。2014年,该行宣布收缩全球投资银行业务,2年内在投行部门裁减7,000个工作岗位,包括亚洲在内的新兴市场和大宗商品业务。

2016年,该行又进一步退出亚洲业务,宣布将业务重心重新放在英国和美国的投行业务上,并再裁员1000人,而裁员集中在亚洲。这一年,巴克莱将其在新加坡及香港的财富及投资管理业务以3.2亿美元作价出售给了新加坡银行。

编辑: 都亚男
关键字: 巴克莱 投行
分享到: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