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功科技股价两涨停中标大单疑泄密,金良顺陷困境股权质押率近100%

长江商报 2021/11/25
分享到:
导语

股价连续涨停,真的是毫无征兆,还是信息泄露?精功系再收监管关注函。

11月22日晚间,精功系A股公司之一精功科技(002006.SZ)披露,公司收到了深交所关注函,这源于一项重大信息存在延迟披露的嫌疑。

二级市场上,11月15日、17日,精功科技股价涨停,16日小幅上涨,连续三个交易日累计涨幅超过20%。

为何股价突然大涨?11月17日晚间,精功科技发布公告称,不存在任何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

然而,18日晚间,公司披露,其中标一项目,预估金额占公司2020年营业收入的65.43%。

与之相关的是,精功科技重要股东正在实施其减持计划。

备受关注的是,今年以来,精功科技经营逐步好转,但实控人金良顺的危机警报似乎尚未解除,债务压力仍未见明显缓解。截至今年9月底,公司控股股东精功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精功科技股权几乎全部被质押。

 

中标大单却未及时披露

精功科技的信息披露受到质疑。

未及时披露项目中标信息,11月18日晚间,精功科技公开道歉。如今,公司又因此事收到了监管关注函。事情可能并非简单致歉那么简单。

关注函与股价大幅上涨有关。

似乎是毫无征兆,11月15日,二级市场上,早盘,精功科技大幅高开,随即快速下探,10时许开始上行,10时57分,被巨量杀入的资金封板。直至下午收盘,股价牢牢封在涨停板。

11月16日,股价高开,随后,高位震荡,午后1时30分后,不断回落,至收盘,股价收报23.98元/股,涨幅为2.52%。

17日,早盘股价震荡走高,临近早盘收盘,股价被巨量拉高,冲击涨停。午后,股价迅速封住涨停,直至下午收盘,仍然封住涨停,收报26.38元/股。

三个交易日精功科技收两个涨停板,股价累计涨幅约为24.08%。

为何股价大幅上涨?11月17日晚间,精功科技发布股票异常交易波动公告,称前期披露的信息不存在需要更正、补充之处。

然而,仅过一天,11月18日晚间,公司发布关于碳纤维生产线中标的提示性公告称,11月17日,吉林省机械设备成套招标公司在中国招标投标公共服务平台对《吉林化纤股份有限公司年产12000吨碳纤维复材产品项目(EPC)》招标中标结果进行了公示,公示载明,精功科技为本次招标项目中标单位,项目预估金额为7亿元,占公司2020 年度经审计营业收入的65.43%,后续若公司能够签订正式合同并顺利实施,将对公司未来经营业绩产生影响,但对公司2021年度经营业绩不产生重大影响。

公告称,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公司尚未签署正式合同,最终中标金额、相关具体内容及实施以正式签署的合同条款为准,正式合同的签署及项目执行工作推进受多方因素影响,合同签署时间及项目执行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明明在11月17日就已经公示,为何精功科技要迟至18日晚间才予以披露?

对此,精功科技在公告中称,11月17日收市前,公司董事会办公室预判公司股票交易可能触及异常波动的情形,事先对公司的信息进行了网上检索,未发现近期公共传媒、网站报道了可能或已经对公司股票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未公开重大信息。随即,公司向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公司董监高、相关业务部门人员等就相关问题进行了核实,前述人员回复均不存在关于公司的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发生,且本次中标事项的招标人及招标代理机构也均未告知公司业务部门关于公司中标公示事项。考虑到公司之前也从事过类似业务,根据之前的合作惯例,公司中标后,交易对方会第一时间告知公司对接的业务人员,且最终是否能够中标都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据此,公司判断当日不存在可能引起股价异常波动的重大情况发生。

11月18日,公司董事会办公室通过网络进行例行检索时,发现中国招标投标公共服务平台已于11月17日对本次招标中标结果进行了公示。

对于这一说法,市场并不相信,监管部门也不相信。深交所在向精功科技下发的关注函中追问,未在11月17日及时获悉中标的原因,是否符合商业惯例及公司相关制度流程规定,是否存在中标信息提前泄露的情形。

 

大股东正在实施减持计划

股价两涨停、重要信息疑被泄漏,市场质疑的背后,是精功科技大股东正在实施减持计划。

今年10月15日晚间,精功科技披露,持股5%以上股东孙建江将在公告发布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交易、大宗交易或其他形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2450.81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5.385%)。

截至11月15日,孙建江已累计通过集中竞价变卖的方式,被动减持股份455.16万股,达到公司总股本的1%,减持价格区间为19.85元/股—23.39元/股。

公告显示,孙建江的减持计划仍未完成,仍将继续实施减持计划。

根据公告,孙建江属于被动减持。2017年4月,因绍兴众富控股有限公司(简称众富控股)向长城资产融资需要,孙建江以持有的2450万股公司股份为众富控股前述融资提供质押担保。后因该笔融资出现逾期,长城资产向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申请冻结了孙建江的上述股份。因质权人长城资产已申请执行法院对其所持2450万股股份启动司法执行程序。孙建江减持股份,属于被动执行法院指令。

孙建江与精功科技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存在关联关系。

公开资料显示,精功科技的控股股东为精功集团,其持有精功科技31.16%股权。精功集团、孙建江、邵志明存在关联关系,其中,精功集团的实际控制人金良顺与孙建江系表兄弟关系,且孙建江在精功集团担任董事局执行主席、执行总裁。精功科技股东邵志明在精功集团担任董事。

监管关注函追问,孙建江减持预披露至今的实际减持情况,并结合上述问题的回复说明,本次招投标是否与相关人员减持计划存在关联。

2019年,受去杠杆等因素影响,精功系出现债务逾期,长袖善舞的实际控制人金良顺出现危机。如今,两年过去了,金良顺的危机警报似乎尚未解除。

从精功科技三季报看,截至今年9月底,精功集团所持精功科技31.16%股权全部被抵押、司法冻结。关联方孙建江、邵志明所持精功科技的股权也接近全部被质押,其中,孙建江所持股权同时接近全部被司法冻结。

一个明显积极的信号是,精功科技的经营状况有所好转。今年前三季度,精功科技实现营业收入12.03亿元,同比增长71.8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0.84亿元,同比增长400.25%,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0.69亿元,同比增长1851.19%。而在2018年至2020年,公司扣非净利润分别为-0.58亿元、-1.36亿元、-0.15亿元,连续三年亏损。

编辑: 刘欣颖
关键字: 精功科技 工业机械
分享到: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