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动态 | 曾遭举报偷税、产能利用率滑坡仍扩产,华慧能源冲刺创业板胜率几何?

财经网 2022/01/07
导语

锂电池市场站上风口之际,又一家消费类锂电池企业欲借力资本市场加速扩张。

日前,湖南华慧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慧能源”)申请创业板IPO获受理,公司拟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554万股,募集资金3.67亿元用于电容式锂离子电池扩产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近年来,随着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快速崛起、新兴电子产品加速普及,动力电池、消费锂电池市场快速增长,头部动力电池企业通过再融资大规模扩产的同时,消费锂电池领域也掀起上市潮。2021年以来,消费类锂电池企业珠海冠宇、紫建电子纷纷过会,豪鹏科技目前也在IPO排队行列中。

然而,与同期上市或拟上市锂电企业相比,华慧能源的业务规模较小,报告期内公司产能利用率呈下滑趋势,营收出现下滑,公司所处赛道是否还有足够的发展空间值得关注。此外,华慧能源还曾遭举报涉嫌偷税,“突击”补税逾2000万元,更有公司销售私自提价赚取差价而身陷囹圄,公司内控与合规方面或也存在隐忧。

营收同比下滑,业绩天花板隐现?

从华慧能源的历史沿革来看,该公司与同在湖南省益阳市的艾华集团(603989.SH)颇有渊源。

招股书显示,华慧能源的前身由艾华集团的控股股东湖南艾华控股有限公司(下称“艾华控股”)、顾慧军、汤炳文等于2010年12月共同设立,注册资本为5500万元。截至招股书签署日,艾华控股持有华慧能源22.42%股权,位列其第二大股东。

公开资料显示,艾华集团为铝电解电容器制造商,主要产品有液态铝电解电容器、固态铝电解电容器等,广泛应用于节能照明、消费电子、通讯及汽车等领域。由艾华集团参与创办的华慧能源,主营产品也与铝电解容器密切相关。

目前,华慧能源专注于电容式锂离子电池研发、生产和销售,即在传统圆柱形锂离子电池生产工艺的基础上,结合铝电解容器生产工艺后所生产的圆柱形锂离子电池,主要应用于智能玩具、小家电、LED 照明、智能车载设备、电子烟等领域。

报告期内,华慧能源近半数营收来自智能玩具客户。但与聚焦于3C消费电子的同行企业相比,华慧能源的业务规模较小。

招股书中,华慧能源将亿纬锂能、鹏辉能源、声光电科、紫建电子列为行业内主要企业。2020年,亿纬锂能实现营收81.62亿元,归母净利润16.52亿元;鹏辉能源实现营收36.42亿元,归母净利润0.53亿元;紫建电子实现营收6.39亿元,归母净利润1.12亿元。但同期,华慧能源营收和净利润则分别为1.91亿元和0.52亿元。

除了自身体量较小外,华慧能源的业绩瓶颈也逐渐显现。2018-2020年,华慧能源分别实现营收1.74亿元、2.09亿元、1.91亿元,增速分别为45%、20.09%、-8.06%;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27亿元、0.33亿元、0.53亿元,增速分别为87.31%、21.23%、63.62%。到了2021年上半年,华慧能源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1.3亿元、0.4亿元。

可以看出,华慧能源的营收也净利润增速整体呈现下滑趋势,尤其在2020年,该公司营收已同比下滑。

具体而言,2020年该公司净利润大幅增长的原因,主要受产品销售单价同比增长9.22%,同期原材料采购价格下降致销售单位产品同比下滑7.15%所影响。

据招股书披露,2020年,华慧能源磷酸铁锂、钴酸锂、三元材料的采购成本价分别为13.09元/千克、187.4元/千克,91.17元/千克,分别同比下滑40.48%、13.73%、46.2%。除正极材料外,该公司石墨、电解液铜箔、铝箔等主要原材料的采购价格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

然而2021年,受动力电池企业大规模扩产、下游需求持续旺盛等因素影响,锂盐价格快速攀升,锂电池原材料均经历了几轮大涨。据生意社数据,磷酸铁锂的价格由2021年1月的37元/千克,一路涨至年末的99元/千克,全年涨幅达167.57%,电解液价格涨幅也超过100%。

从华慧能源的采购价格来看,2021年上半年,该公司并未采购磷酸铁锂,钴酸锂、三元材料、电解液、石墨的采购成本分别为255.46元/千克、142.06元/千克、59.04元/千克、30.76元/千克,涨幅分别为36.32%、54.91%、143.26%、48.48%。

原材料价格上涨的背景下,华慧能源未来的业绩或难言乐观。

产能利用率不饱和,募投项目存消化风险

除了直观的业绩表现外,从产能利用率的变动也可以窥见华慧能源目前的境遇。

2018-2021年上半年,华慧能源的电芯产量分别为5291.69万个、7895.79万个、5112.22万个、3453.33万个,产能利用率分别为85.45%、90.67%、74.5%及79.09%,近两年并不饱和,且产量日益萎缩。

市场需求方面,当前消费类锂离子电池需求增速已开始放缓。据艾瑞咨询数据,2014至2018年,应用于手机、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三大领域的常规消费类锂离子电池市场规模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1.51%。

与此同时,随着消费电子产品对质量轻、体积小、容量大、能量密度高等锂离子电池需求不断增加,软包电池的市场渗透率不断提升。据Mordor Intelligence 对全球消费类锂离子电池市场规模的统计预测,2019年消费类锂离子电池中软包电池占83.68%,对应市场规模约为96.9亿美元,预计2025年软包电池占比将提升至92.33%,对应市场规模约为252.34亿美元。或意味着华慧能源目前所生产的圆柱电池的应用占比,存在下滑风险。

更为明显的是,欣旺达、珠海冠宇等消费类锂电池制造商已不断加大动力电池市场布局力度,通过收购、自建产线等方式逐步完善上下游产业链。

例如,2021年12月,欣旺达披露拟在枣庄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成立项目公司负责建设“年产能30GWh动力电池、储能电池枣庄项目”,该公司计划投向动力电池领域的资金总额已高达590亿元,规划产能合计为110HWh,预计2025年落地产能达138GWh。

消费类锂电池企业珠海冠宇目前也在布局动力锂离子电池。据其1月4日发布的投资者调研信息,公司动力类锂离子电池产品包括电芯、模组及PACK,主要应用于汽车启停系统和电动摩托。

从华慧能源此次IPO的募投项目来看,该公司仍聚焦于扩大现有产能。

11

图片来源:华慧能源招股书

根据募资规划,除4984.12万元募集资金用于研发中心建设、8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外,华慧能源拟投入募集资金2.37亿元用于“电容式锂离子电池扩产项目”,达产后将新增1.19亿支电芯产能,约为2020年公司产能7580万只的1.5倍。

曾补缴税款逾2000万元,销售私自提价赚差价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期内,华慧能源与关联方存在持续大额的关联交易。

2018-2021年上半年,赛嘉集团分别贡献营收1945.23万元、2094.55万元、2020.39万元、835.47万元,营收占比在10%左右,位列公司第二或第三大客户。

招股书显示,华慧能源对赛嘉集团销售额包括对宁波赛嘉电器有限公司(下称“宁波嘉赛”)及其子公司慈溪赛嘉电子有限公司、 周口赛嘉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销售额。其中,华慧能源的董事邬松在宁波嘉赛担任董事,并持有后者22.69%股份,双方构成关联关系。

华慧能源表示,公司向宁波赛嘉及其子公司与向非关联客户销售的产品平均价格差异较小,定价公允。

不过,当前华慧能源并未在招股书中披露对赛嘉集团的销售价格,以及与对非关联方的售价进行对比,该交易是否公允仍待进一步披露。

除了关联交易外,华慧能源的内控问题也同样引人关注。

据裁判文书网2019年7月30日的一则判决书显示,华慧能源东莞销售业务员朱某利用职务之便,通过提高产品定价,赚取价差的方式前后通过37笔交易从中侵占公司货款7.1万元。具体而言,2014年2月至2016年11月,该销售员曾私自提高产品定价,让客户将货款汇至其妻子银行账户,在扣除与公司定价价差后,再将货款通过自己账户汇入公司。2018年5月,朱某被抓获归案,在到案后,朱某主动偿还了侵占的货款7.1万元。法院依法判处朱某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7个月,缓刑1年。

不仅如此,华慧能源还曾卷入偷税风波。

2021年7月1日,国家税务总局益阳市税务局稽查局税收违法案件举报中心收到《关于举报湖南华慧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偷税》的举报材料,由国家税务总局益阳市税务局第一稽査局进行调查处理。经查,2012年至2016年,华慧能源曾在收取货款的当期未及时申报缴税,公司已于2019年进行逐笔清理。

对此,华慧能源表示,2018年,公司在梳理财务及内部审查过程中发现报告期外以前年度存在使用个人银行卡代收货款、代付成本及费用的情形,并就补税方案请示主管税务部门及国家税务总局益阳市赫山区税务局进行沟通和咨询。

2019年4月,公司自查补计不含税收入共计5215.9万元,补计成本及费用共计2358.41万元,补充申报并补缴入库税款2348.87万元,缴纳滞纳金2099.16万元。国家税务总局益阳市赫山区税务局对公司追加申报的收入、成本费用金额进行了确认,准予公司按照申报的方案自行补交税款。

上市审核对企业规模及盈利能力、税务合规性等有严格要求,大幅度补缴税款、营收增幅下滑之下,华慧能源能否顺利上市,财经网将持续进行关注。

编辑: 李璐
关键字: 华慧能源 IPO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