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蓝讯IPO:关联交易亲戚多,实控人用女儿朋友银行账户走账想干啥?

企业观察网 2022/01/12
导语

来源:企业观察网 作者:林木

科创板上市委员会定于1月13日审议深圳市中科蓝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科蓝讯)的科创板首发申请。

中科蓝讯属集成电路设计企业,主营业务为无线音频SoC芯片的研发、设计与销售,主要产品包括真无线蓝牙耳机(TWS)芯片、非TWS蓝牙耳机芯片、蓝牙音箱芯片等。此次IPO中科蓝讯拟募资约16亿元。

2016年成立于深圳市南山区的中科蓝讯,是深圳华强北最新一轮造富神话中的企业:营业收入年均复合增长率231.33%、人均创收近900万元、成立4年半即递交上市招股书。

可是对于资本市场而言,中科蓝讯营收暴增的背后,却是持续盈利能力与独立性备受质疑,公司资金内控违规的重大隐患。

 

靠“暴利”发家,持续盈利能力存疑

如果只看财务报表,人们会惊讶于中科蓝讯近年来的营业收入增长幅度。据招股书,报告期内,2018年至2020年,中科蓝讯分别实现营业收入8442.43万元、6.46亿元以及9.27亿元,2021年上半年,中科蓝讯创下了5.97亿元的营业收入,营收年均复合增长率超过了231.33%;报告期内,中科蓝讯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72.01万元、1.49亿元、2.15亿元、1.41亿元。

也就是说,仅成立5年,中科蓝讯的营业收入已接近10亿元,净利润超过2亿元。从员工人数上看,中科蓝讯的员工总数却仅有104人,也就是说,这家公司人均创收接近900万元。

中科蓝讯的“暴利”从何而来?

硬件成本不到300元,售价达到1276元的初代AirPods,点燃了国内的白牌蓝牙耳机市场。而在庞大的市场需求刺激下,深圳华强北反应迅速,几个月内就打造出各种各样的“类AirPods”耳机,从山寨到白牌,应有尽有,中科蓝讯就是靠抓住这一市场风口快速攫取利润的企业之一。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中科蓝讯应用于终端白牌厂商的芯片销售收入占各期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均在90%以上,(白牌是相对知名品牌而言的,指一些厂商生产的非知名品牌或非自有品牌产品)。

依靠“白牌”可以快速获利,但这样的商业模式与盈利规模还能火爆多久?这是目前多数专业机构投资者对中科蓝讯提出的质疑。

需要注意的是,目前,随着华为、小米、OPPO、VIV0等手机厂商的不断投入,市场对于白牌TWS耳机的关注度已明显下降,尤其是红米Redmi AirDots 2真无线蓝牙耳机这类产品打出的99元价格,对于白牌TWS耳机市场冲击明显。

而从整个白牌TWS耳机市场看,中科蓝讯存在着主营业务毛利率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研发支出落后、存货高企、运营效益逐年下滑等硬伤。

据招股书,报告期内,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中科蓝讯毛利率分别为17.21%、28.56%、26.70%和26.28%,恒玄科技、博通集成、炬芯科技等同行业可比公司毛利率平均值为35.71%、35.71%、32.60%和35.72%,中科蓝讯毛利率明显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

研发费用上,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中科蓝讯的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3.19%、4.64%、5.52%、6.47%;而2018年至2020年,国内高端TWS耳机头部企业恒玄科技的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则分别为26%、20%、16%。

中科蓝讯账上同时积压着大量存货。据招股书,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中科蓝讯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3047.72万元、9504.77万元、2.28亿元、4.60亿元,存货占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达到了48.90%、32.75%、29.62%和52.77%。

中科蓝讯的运营效益逐年下滑,还体现在其不断下降的净资产收益率及每股收益上。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中科蓝讯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已从2019年的198.99%,下滑至2021年上半年的19.51%,每股收益从2019年的49.69元/股,下滑至1.57元/股。

 

“自家人”交易,上市保荐人还是公司股东

持续盈利能力之外,中科蓝讯的独立性也受到外部质疑。表面上看,中科蓝讯董事长黄志强直接持有公司35.16%股份,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中科蓝讯股权结构 截图自招股书)

但需要注意的是,公司的第四大股东——创元世纪。据招股书,创元世纪是一家由实际控制人黄志强家族成员组成的持股平台,合伙人分别有黄志强姐姐黄志霞儿子之配偶、黄志强姐姐黄志霞之女、黄志强妹妹黄志芹之子、黄志强配偶蔡梦之母、黄志强的兄弟黄志宝、黄志强兄弟黄志忠之子等。

(创元世纪合伙人 截图自招股书)

也就是说,中科蓝讯实控人黄志强及其家族成员合计持有中科蓝讯股份的比例超过了50%,构成绝对控股。

(中科蓝讯前五大客户  截图自招股书)

围绕上述股权关系,中科蓝讯在报告期内发生了多笔关联交易。中科蓝讯披露的前五大客户名单中,东莞市爱而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位列2019年第五大客户,其为中科蓝讯实际控制人黄志强关系密切的家庭成员黄佳希控制的企业;深圳市豪之杰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位列2018年第四大客户,其为黄志强姐姐之子黄亦亦控制的企业。报告期内,中科蓝讯向爱而普、豪之杰销售商品的收入分别为1054.11万元、5916.31万元、2759.39万元和465.86万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2.49%、9.15%、2.98%和0.78%。

报告期内,中科蓝讯对前五大客户的主营业务销售金额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达到75.96%、58.23%、61.60%、60.50%。在中科蓝讯高度集中的前五大客户中,还有一家企业引起了监管部门的关注——深圳中芯龙半导体有限公司。

2008年至2021年上半年,中芯龙均为中科蓝讯第一大客户。据工商信息,中芯龙成立于2018年8月,成立同月就与中科蓝讯达成合作关系,是中科蓝讯最主要的经销商之一。中芯龙主营业务为蓝牙耳机、音箱等芯片方案的开发与销售,2019年、2020年,中科蓝讯对中芯龙的销售金额分别达到1.32亿元、1.29亿元,占中芯龙销售金额的88.18%、82.39%。

中科蓝讯的另一大客户——深圳市秦龙芯科技有限公司,与中芯龙同为林志辉控制,主营业务同为蓝牙耳机、音箱等芯片方案的开发与销售。2020年,中科蓝讯对秦龙芯的销售金额达到1233万元,占秦龙芯销售总额的91.88%。

对此,上交所对中科蓝讯是否存在专门服务的公司提出问询,而更多外部机构投资者质疑中科蓝讯与中芯龙、秦龙芯实际控制人林志辉存在关联交易和利益输送。

另据中科蓝讯的供应商名单及招股书,2019年至2021年上半年均为中科蓝讯第一大供应商的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上海)有限公司,通过上海聚源、苏州聚源间接持有中科蓝讯股份。也就是说,中科蓝讯的最大供应商是其间接股东。

据招股书,中科蓝讯本次IPO的保荐人(主承销商)中金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中金浦成持有中科蓝讯1.66%股份,也就是说,中科蓝讯上市的保荐人亦是其股东之一。

 

资金内控违规,实控人用女儿朋友银行账户走账想干啥

中科蓝讯在资金使用及内控上涉及违规。

报告期内,中科蓝讯存在利用个人银行账户收付款的行为。据招股书,中科蓝讯曾分别使用项莹、陈玉山二人的个人账户,进行公司日常经营过程中的往来款收付、工资发放、费用报销等,2018年资金流入金额和流出金额分别为2585.80万元和2586.13万元,2019年资金流入金额和流出金额分别为62.50万元和62.5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项莹、陈玉山与中科蓝讯实际控制人黄志强同样存在关联关系,项莹是黄志强女儿黄贺宁的朋友,未曾在中科蓝讯任职;陈玉山则是黄志强的朋友。

《公司法》第一百七十二条规定,“公司除法定的会计账簿外,不得另立会计账簿。对公司资产,不得以任何个人名义开立账户存储”。中科蓝讯通过个人帐户代收货款的行为,显然不符合公司法的规定。

根据《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中科蓝讯通过个人代收货款不符合财务通则与会计准则的规定,也属于公司内部控制制度不完善的情形,构成公司上市的障碍。

“公司利用个人账户,账外建帐,隐瞒部分收入偷逃税款,或利用个人账户在采购环节套取公司资金以挪做他用,这是目前资本市场上比较常见的漏洞和问题。”有投行法务人士说。

尽管中科蓝讯在招股书中对其资金内控做出了解释,但结合上述个人银行账户开户人与中科蓝讯实际控制人的种种关系,依然有外部投资者质疑其内部资金的合规使用。

另外,中科蓝讯在报告期内还存在第三方回款的行为。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公司第三方回款金额分别为327.73万元、0万元、0万元和1,000.00万元,占各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3.88%、0%、0%和1.67%。

前述投行法务人士指出,第三方回款是指发行人收到的销售回款的支付方(如银行汇款的汇款方、银行承兑汇票或商业承兑汇票的出票方式或背书转让方)与签订经济合同的往来客户不一致的情况。由于第三方回款往往与经销商、非法人客户等联系在一起,对销售回款的真实性核查造成很大影响,因此,第三方回款也一直是证监会IPO审核的一大重点问题。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本网站刊发或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编辑: 刘欣颖
关键字: 中科蓝讯 IPO

专题报道

+更多
2021年报印象

解码上市公司2021年年报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