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交易日市值蒸发330亿元,长春高新“回购+增持”能否释疑大股东爆仓风险?

导语

连续吃下三个跌停后,“东北药茅”长春高新(000661.SZ)1月24日最终打开跌停,但仍下跌7.12%,且全天成交额超84亿元,刷新历史天量,换手率超过13%。

据wind数据统计,长春高新在4个交易日里总市值蒸发330亿元。

此前,由于生长激素纳入广东联盟集采,市场担忧长春高新业绩空间将被挤压,引发震荡。

导火索就是1月19日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官网发布的《广东联盟双氯芬酸等药品集中带量采购文件》通知,这份通知对外公布了双氯芬酸等276个药品联盟地区集中带量采购相关文件,邀请符合要求的企业前来申报。

上述文件包含一份“276个药品联盟地区公立医疗机构报量明细表”,其中包括长春高新旗下子公司长春金赛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的重组人生长激素注射液、注射用重组人生长激素。

1月23日晚间的股票异常波动公告中,长春高新对此解释,“根据上述文件附表 1、2、3 相关文件,公司子公司金赛药业注射用重组人生长激素、重组人生长激素注射液纳入了联盟地区集中带量采购范围”。 

以2020年营收为例,金赛药业实现营收58.03亿元、净利润27.60亿元,为长春高新贡献了营收的67.66%、净利润的90.58%,无疑是长春高新的核心资产。

但长春高新强调,“目前此次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尚未正式开始招投标程序,对于公司业绩的具体影响还将取决于金赛药业实际参与投标情况、中选结果和中选价格等,本次集采对公司的影响和影响程度尚未确定。”

尽管集采影响尚不明确,但股价接连大跌,让市场开始关注到长春高新大股东股票质押情况:如果长春高新股价继续下跌,大股东没有足够的抵押物来补足的话,其或将面临被动平仓的潜在风险。

据2021年10月9日最新公告,此前的2021年9月30日,长春高新第一大股东长春高新超达投资有限公司将所持公司部分股份质押给民生银行长春分行,目的是为其出资人龙翔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银行借款提供质押担保。

而截至该公告披露日,长春高新第一大股东长春高新超达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公司无限售流通股股份共计760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8.8%,其中合计质押股数为3803万股,质押率为49.99%。

对于外界质疑,1月23日晚间,长春高新通过公告强调,“对于公司控股股东股票质押事宜,经与质押人、公司间接控股股东龙翔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长春新区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确认,相关股东将采取补充其他财产抵押、补充保证、提前还款等补充担保措施,确保质押权人不会采取平仓手段”。

实际上,面对跌跌不休的股价,长春高新已开展了一套“回购+增持”的组合拳。但其能否释疑大股东爆仓风险,仍然需要观察。

截至1月21日公告显示,在2021年12月3日-2022年1月21日的区间内,长春高新累计回购公司股份247.3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61%,其中最高成交价为308.35元/股,最低成交价为184.36元/股,合计成交金额约6亿元(含交易费用)。至此,长春高新的回购方案已实施完毕。

此外,长春高新已有多名高管轮番进行了增持。

1月24日晚间,长春高新的职工代表监事李姝于当日增持4000股。

无独有偶,1月21日,长春高新另一则公告称,公司董事长马骥,董事、总经理姜云涛,董事、常务副总经理叶朋,董事、副总经理王志刚,监事会主席解兵,监事赵树平,副总经理李秀峰,副总经理、财务总监朱兴功,董事会秘书张德申于当日合计增持8.47万股公司股份。

长春高新称,上述人员都是基于公司发展的良好态势及对未来发展的充足信心,出于对公司估值的理性判断,同时为进一步强化市值管理意识,提振市场信心,因此增持了公司股份。

编辑: 郭峰
关键字: 长春高新 股权质押 回购 股市

专题报道

+更多
2021年报印象

解码上市公司2021年年报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