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沸点 | 科创板到创业板,联动科技“二闯关”:上市前突击增收,大客户流失加剧

财经网 2022/03/21
导语

近日,深交所官网显示,佛山市联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动科技”)更新了招股书。保荐机构为海通证券。

这已是联动科技第二次冲刺资本市场。2020年9月,该公司的上市申请就已获得科创板受理。完成两轮问询后,公司于2021年3月12日主动撤回了材料。

时隔一周,联动科技又重新提交招股书,向创业板发起冲击。2021年6月30日,创业板受理其材料,日前,已完成第三轮问询。

联动科技主要从事半导体行业后道封装测试领域专用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股权高度集中,是一家实打实的“夫妻店”。张赤梅、郑俊岭共同担任公司实际控制人,分别持股43.97%、42.24%,其余股东持股均不到5%。

两人曾系夫妻关系,于2005年离婚。两人在《一致行动协议》中约定:若双方在充分沟通协商后仍然不能达成一致意见时,双方应以张赤梅女士的意见为准;《一致行动协议》自签署之日起生效,自上市之日起36个月内,双方不得退出或解除该协议。

科创板改道创业板,科创属性不过关?

前次撤回的原因,是联动科技“二闯关”之路上始终绕不开的话题。公司解释称,撤回前次申报基于三点原因。

一是募投项目建设地点的变更。联动科技原募投项目拟建设地点为现有厂房,不涉及新增用地。而在2021年3月22日,公司受让一个新宗地,拟将募投项目建设地点变更到该地。由于涉及对募投项目的内容进行重大调整,因此需重新履行相关手续。

前次联动科技在科创板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公司拟募集资金4.75亿元,将用于半导体自动化测试系统扩产建设项目、半导体自动化测试系统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营销服务网络建设项目以及补充营运资金。此次递交给创业板的招股书中,募投项目没有变化,拟募集资金增至6.38亿元。

另外两点原因是,联动科技对自身所选择的科创属性标准无法进行论证,以及结合自身情况及战略发展,认为公司更适合在创业板上市。

在前次科创板IPO中,联动科技称自身符合《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企业发行上市申报及推荐暂行规定》(以下简称“《暂行规定》”)中的“科创属性评价标准二”之“依靠核心技术形成主要产品(服务),属于国家鼓励、支持和推动的关键设备、关键产品、关键零部件、关键材料等,并实现了进口替代。”,因此具备科创属性。

在此次创业板IPO过程中,联动科技对前次的说法予以了否认,称尽管对上述标准进行了多方面的论证,但由于半导体测试系统属于半导体产业的细分行业,公司无法获取更多客观数据以充分论证前述标准。

财经网对比两次的招股书发现,联动科技在最新招股书的主营业务介绍中,依然保留了关于“进口替代”的叙述,不过替代的产品有所不同。前次科创板招股书称,公司自主研发产品实现了“半导体自动化测试系统”和“激光打标设备”两种产品的进口替代;而在本次创业板IPO中,联动科技已将关于“激光打标设备进口替代”的表述删去,仅保留“半导体自动化测试系统实现了进口替代”。

联动科技主营的半导体自动化测试系统包括分立器件、集成电路两类产品。创业板上市委在第二轮问询中追问上述两类产品的国产替代进程。

公司回应称,在分立器件测试系统领域,公司在国内市占率为20%,主要竞争对手日本TESEC市占率为16%,但由于公开资料无法查询到其他厂商的收入,因此无法获知半导体分立器件测试系统的具体国产化替代比例。在集成电路测试系统市场,联动科技实现销售收入0.14亿元,所占市场份额为0.4%,国内同业公司销售收入合计占比不到10%,国产化替代程度较低。

简而言之,联动科技前次上市所标榜的实现进口替代的两类产品——激光打标设备和半导体自动化测试系统,前者公司已经删除相关表述;而后者的细分产品中,一项无法获得具体的国产替代比例,一项国产替代程度较低。

上市前突击增收,资产质量存疑

联动科技在前次闯关科创板时,盈利能力曾不被看好。该公司前次向科创板提交的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公司分别营收1.5亿元、1.56亿元、1.48亿元,归母净利润为4364万元、4407万元、3178万元,整体呈下滑趋势。

彼时,有媒体诟病联动科技业绩增长乏力,科创板上市委也曾追问2019年公司收入下降的原因,以及收入是否会保持下降趋势。

而此次改道冲刺创业板,联动科技的业绩焕然一新。2020年以及2021年上半年业绩大好,曾经备受质疑的软肋变成再度“闯关”的砝码。联动科技2020年实现营收2.02亿元,同比增长36.29%,扣非归母净利润为5359万元,同比增长71.26%;2021年上半年,实现营收1.32亿元,同比增长77.82%,扣非归母净利润达3966万元,同比增长156.30%。

不过,业绩攀升,资产质量却没有随之改善。财经网翻阅招股书发现,联动科技应收账款余额逐年上升,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其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2.88%、26.01%、33.73%以及61.08%。

截屏2022-03-18 下午3.11.30

图源:联动科技招股书

尤其在业绩大增的2020年,联动科技的应收款项更是大幅增加。2020年,公司应收账款高达6452万元,同比2019年增长77.52%;应收票据、预付款项、其他应收款合计达2949万元,同比2019年增长42%。而同一时期,公司的营业收入增长仅为36.29%。

且不提公司应收款项的增长速度远超营业收入的增速是否反常,高额应收账款本身也增加了产生坏账的风险。一旦该风险爆发,公司稍有起色的经营业绩也势必会遭到反噬。

此外,在业绩向好的背后,联动科技的账面还存在不少疑点。例如,业绩大涨的2020年,公司的销售费用却降至三年内最低的水平。2018年、2019年公司销售费用分别为2754万元、2976万元,2020年仅为2664万元。对此,联动科技解释称,2020年销售费用降低是受到疫情影响,销售人员出差减少所致。

再如,联动科技旗下有三家全资子公司,其净资产和净利润均为负数。截至2021年6月30日,香港联动净资产为-391.04万元,净利润为-9.89万元;马来西亚联动净资产为-421.35万元,净利润为-99.25万元;联动实业净资产为-421.35万元,净利润为-99.25万元。2018年12月,子公司联动实业还曾向员工李映辉借款16.89万元,用于临时资金周转。

外销风险加剧,大客户流失严重

境外业务是联动科技重要收入来源之一,外销收入占比占公司总营收的比例达20%左右。联动科技在招股书中提示,公司外销业务可能面临进口国政策法规变动、市场竞争激烈等风险,进而对公司外销业务产生影响。

事实上,上述风险已经开始显现。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公司外销收入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22.40%、33.14%、22.36%和18.98%,整体上呈下降的趋势。

联动科技解释称,上述情形一方面系2020年以来,中美贸易摩擦以及美国对华在半导体领域的限制,在一定程度上对公司部分海外客户的市场需求产生了不利影响;另一方面系海外疫情影响,公司主要海外客户安森美集团、安靠集团等出现间断性停工,设备采购量下降。

截屏2022-03-21 下午7.13.30

图源:第二轮审核问询函的回复

安森美集团曾连续3年位列公司前五大客户之首,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但该公司对联动科技的采购额逐年下降。2018年至2020年,公司对安森美集团的销售占比分别为18.98%、15.90%、10.39%,销售额也从2958万元降至2098万元。2021年上半年,对安森美集团销售收入占比仅为5.03%。

安靠集团曾是公司2019年第二大客户,采购额达1240万元,在当年联动科技总营收中占比8.37%。2019年后不在前五大客户之列。

大客户流失或许对公司不利,但通过积极拓宽市场、培育新客户仍然可以转危为安。不过,2018年至2020年,公司前五大客户收入占比已从43.71%降至30.66%。在外销不畅的情形下,联动科技目前仍然没有培育出新的客户,采购额能与从前的安森美集团相匹敌。

编辑: 杨锦曦
关键字: 联动科技 半导体封装

专题报道

+更多
2021年报印象

解码上市公司2021年年报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