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今年3月进行新一轮优化,超20名中高层相继离职

新浪财经 2022/03/23
导语

文 | 新浪财经 刘娜

编辑 | 韩大鹏

新浪财经独家获悉,在去年10月人员优化之后,贝壳于今年3月又进行了新一轮优化,主要涉及二手和新房交易服务事业群,整装大家居事业群与普惠居住事业群基本不受波及。

据贝壳内部人士透露,本次部分主管接到通知,需要优化本部门10%的员工。此外,去年10月至今,已经有20多名中层、高层陆续离职,包括一名金融副总裁、两名总经理,另有高级总监和总监等,部分管理层放弃期权离开。

此外,上一轮优化主要是一线房产经纪人,合计优化总数超过3万人,平台职能部门(含地方)大约2000人。

“史无艰难”的一年

今年3月10日,贝壳董事长兼CEO彭永东在财报电话会中坦言 ,2021年是贝壳“充满挑战,史无艰难”的一年。

这一天,贝壳公布了2021年四季度和全年财报,全年的净亏损为5.25亿元人民币,调整后虽然净利润为正,达到22.94亿元人民币,但是相比于2020年下降了近60%。门店经营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据贝壳内部人士透露,在财报刚刚公布后,贝壳开启人员优化,主要涉及二手和新房交易服务事业群,整装大家居事业群与普惠居住事业群基本不受波及。其中,二手和新房交易服务事业群部门主管接到通知,人员优化比例为10%。

此外,去年10月至今,贝壳二手和新房交易服务事业群已经有20多名中层、高层陆续离职,包括一名副总裁、两名总经理,高级总监和总监等,部分管理层放弃期权离开贝壳。

已经离职的高管中,部分签订保密协议,补偿分为三种形式发放:股票;与股票或期权(贝壳内部称RSU)等值的现金;或者是部分期权未到期高管离职后可正常领取期权。

实际上,在半年前,贝壳已经经历过一轮优化。据媒体报道,2021年10月,贝壳上海区域裁员的消息持续发酵。当时贝壳回应称,“2021年以来,行业环境发生较大变化,公司对上海地区金融等部分业务进行调整。并会依据相关法律法规,为员工优先提供内部转岗机会。”

不过与媒体公布的“共200人”、“超100人”不同,贝壳内部人员透露,上一轮优化主要群体为一线房产经纪人,裁员超过3万人,平台职能部门(含地方)裁员大约2000人。

据贝壳2021年四季度财报,贝壳联网门店数量已经增长到了五万家以上,同比上年增长了近9%;但联网经纪人的人数为45万人,同比上年下降了近8%。

如果从2021年横向对比来看,贝壳的门店和经纪人数量下降较为严重。截至2021年9月30日,贝壳共连接53946家门店,515486位经纪人;截至2021年12月31日,贝壳共连接51038家门店,454504位经纪人。

这意味着2021年第四季度,贝壳连接的门店相比第三季度减少了2908家,经纪人减少了60982人。

从财报数据来看,侧面印证了上述优化传闻。

对于上述人员优化,贝壳方面尚未给予回应。

市值缩水超80%,转型能否解困?

截至3月21日美股收盘,贝壳股价为12.15美元,总市值约145.4亿美元。相较2020年上市后的高点缩水超过八成,是同期除教培巨头外,跌幅最高的中概股公司之一。

二级市场对贝壳的低预期源于业绩的低迷。2021年7月,网传中介费下调,8月杭州成立官方背书的“二手房交易监管服务平台”,10月人员优化,三季报三个月亏了17亿元,12月被做空,叠加一系列的调控政策,贝壳跌入冰点。

而随着集中供地、各地发布指导价、严查经营贷、打击学区房、房地产税改革试点工作的推进,房地产行业的规模已经有了逐渐萎缩的趋势。

万科集团董事会主席郁亮曾预测,2022年不仅是万科集团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一年,也是楼市黑铁时代的元年。从他的预测中可以看出,房地产行业的规模开始缩水,楼市的黑铁时代已经来到。

易居研究院重点监测的100个城市中,新建商品房成交面积直接环比下跌了20%,跟上年同期相比,更是下跌了44%。中房研协数据显示,2022年第5周以及第6周,重点城市中的成交面积连续下降,第5周还有263.88万平方米,到了第6周,就仅剩21.73万平方米了。

在房地产成交量不断下降的背景下,面对艰难的市场环境,彭永东在电话财报会议上提出了接下来的发展战略:2021 年底,贝壳发布“一体两翼”战略,“一体”即二手和新房交易服务赛道,“两翼”分别为整装大家居事业群(也就是家居装修和家具产品)与普惠居住事业群。

此次裁员,主要涉及二手和新房交易服务,整装大家居事业群与普惠居住事业群基本不受波及。也不难发现贝壳对新业务给予厚望。

在家居家装领域,贝壳曾推出自营的被窝家装的同时,去年还对圣都家装提出了并购要约;在另一翼普惠居住方面,贝壳于2021年成立普惠居住事业群,普惠居住包括普通房产租赁经纪业务、轻托管业务和集中式公寓服务三个类别,叠加增值居住服务。

尽管如此,与房屋交易行业相比,家装是典型的订单生意市场,标准化程度更低。这使得其在收入端很难扩大。

据Fastdata数据,2016-2020年,营收规模超1亿元的大型装企仅有4000家,在逾10万家住宅建筑装饰企业中仍是极少数,超过10亿营收的装修公司更是凤毛麟角。

从贝壳2021年第四季度的数据来看,新房和二手房交易服务带来的营收占比高达97%以上,包含家居装修和房屋租赁在内的新兴服务收入仅为5亿元,还未能成为贝壳的下一个增长引擎。

面对房地产行业迈入黑铁时代,房企进入微利时代,楼市可获利的空间逐步压缩,留给贝壳的转型时间不多了。

编辑: 文静
关键字: 贝壳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