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通跌落:曾经市场份额第一 如今已处于通达系尾部

导语

原标题:申通跌落

申通从顶端跌落用了八年。

2014年,这家老牌快递巨头市场份额还在第一名,但到了2022年5月,申通已处于通达系尾部。

根据申通6月18日公告,5月份,申通业务量仅为10.03亿件,而韵达、圆通分别达到14.85亿、15.54亿件。

甚至,该公司已被新入局者极兔超越。

6月15日,极兔速递在武汉举行了一场大客户交流会,据多位与会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确认,交流会披露,5月,极兔全网日均票量已超过4000万。意味着,整个5月,极兔完成业务量已超12.4亿件。

另一头,申通快递到了实控人更迭关键节点。按此前协议,如阿里行权,将持有其46.0%的股份,成为控股股东。协议截止日期在今年12月27日。

种种变化,正在上演。

“极兔凶猛”

事实上,快递市场已趋向存量竞争。

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1083.0亿件,同比增长29.9%,增速较上年下降1.3个百分点;业务收入累计完成10332.3亿元,同比增长17.5%,增速较上年上升0.2个百分点。

作为快递增长核心推动力的电商,也难言乐观。星图数据发布的2022年618全网电商销售报告显示,当期,全网交易总额为6959亿元。其中,综合电商平台销售总额5826亿元,较去年同期仅增长0.7%。

此种局面落到了每个参与者身上。有淘系商户负责人就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往年618销量较平时要翻3-4倍左右,今年618,只较平时翻了1.5倍的样子,跌幅至少过半。

该负责人所处公司涉足设计、生产、制造生活用纸产品,也请了明星代言。具有一定规模。

市场低迷下,商户们对于运价更加在意。“现在的运价还可以,不能再涨了。”前述负责人表态。而运价低迷,无论利润还是营收,对快递业影响甚大。

目前价格依旧在历史低点,甚至离成本线不远。

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5月,快递单票价格为9.44元,同比增长0.7%。在快递业风向标义乌,单票价格为2.91元,同比增长9.1%,环比有小幅下滑,减少0.15元。

此种局面下,极兔来了。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融合百世快递后,极兔单票运输成本环比下降明显,同时,其中心操作效能大幅提升,带给前端、末端在揽件和派件环节效能提升,及成本明显下降。

另一头,淘系入口带来了新空间。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确认,当下,极兔内部方向是,在今年年底收支打平,还希望提升淘宝业务量在整体业务量中的占比。

另外,极兔的远方并不止于盈利。有与极兔接触密切的业内高管透露,极兔近中期目标在于追平行业通达系第一梯队。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通达系的头部中通日均业务量接近5800万票。

随着行业增速下行,极兔要实现高增长目标,就不得不指向存量。申通无疑是最薄的那块木板。

值得注意的是,据申通官微6月22日对外披露,受618大促等推动,其全网近几日单量连续站上4500万单,同比增长达到30%。

这或许是申通对极兔5月单量超车的回应。但基于618与5月市场基本面差异较大,且单独几天数据与整月相比波动性更大,两者实际可比性有限。

其他头部快递公司则并未披露618数据。

“治理问题”

实际上,申通跌落有着多重因素。

东北证券就认为,在2016年后,申通业务量增速低于同行且行业市占率明显下滑,核心原因是,其转运中心资产直营率不足,进而压制效率提升。

对比2017年各家快递企业转运中心自营率,申通快递仅为56%,为行业头部企业最低。且直营率低导致转运中心升级困难,2018年前,申通资本开支远低于同行可比公司。升级落后进而演化为产能提升慢和运转效率低,在行业持续价格战压力下,持续削弱其盈利能力和竞争力。

这可能只是表层原因。多位通达系高管、资深加盟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承,山头林立,才是影响申通增长的关键。

客观上,基于历史原因,通达系各家都有派系问题,但在申通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有通达系高管透露,申通决策层意见并不统一,种种拉扯在利益中会被放大。

从目前实控人来看,陈德军、陈小英合计持股比例为35.84%。陈德军为申通董事长,陈小英并未进入董事会,她的第一任丈夫是申通创始人聂腾飞,1998年,聂腾飞遭遇车祸去世,随后,陈小英、陈德军接手申通。陈德军是陈小英的哥哥。

值得一提的是,聂腾飞离世后,他的弟弟聂腾云离开申通创办了韵达。

或正是为了解决种种纠葛,申通实控人选择离场。

2019年7月,申通原控股股东德殷控股及实控人陈德军、陈小英与阿里巴巴签署了《购股权协议》。协议约定,阿里自2019年12月28日起三年内有权购买协议约定的公司股东股权。

2020年9月,德殷控股、上海德殷德润实业与阿里签署了《分立协议》;同时,陈德军和陈小英又与阿里签署了《经修订和重述的购股权协议》。

上述事项完成后,阿里通过《分立协议》下新设立的德峨实业持有申通25%的股份。

2021年9月,德殷控股、陈德军和陈小英与阿里签署了《经第二次修订和重述的购股权协议》。若阿里行使新《购股权协议》(生效日至2022年12月27日)并完成相应的股权转让,则阿里将直接持有申通21.0%股份,或间接通过上海德润二实业和恭之润分别持有申通4.9%和16.1%的股份,届时将合计持有申通46.0%股份,成为实控人。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阿里对申通的渗入早已发生。在2020年末,阿里就开始影响申通省一级的管理者任命,2021年2月,曾在阿里菜鸟网络担任总经理的王文彬“空降”至申通担任董事兼总经理,并带来了大批阿里系干部。

此种局面对申通运营造成一定波动。有资深通达系加盟商透露,陈德军依旧经常下基层,但加盟商们对其信任度打了折扣。

“所有人都知道他(陈德军)说话不一定算数了,影响加盟商士气。”前述加盟商称。

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价格战时期,申通派费在业内依旧处于高位,这稳定了网络,也抬高了成本。去年,其营收252.55亿元,同比增长17.10%;净亏损9.09亿元,同比减少2603.16%。

但该局面没有影响申通扩张。

据申通5月投资者交流纪要披露,未来三年,其将基于多元化融资渠道投入百亿级资金开展产能提升工程,预计到2022年底,常态吞吐产能将突破5000万件/日。

虽然阿里是否行权还未落定,但申通的变化从未停止。

据其官微透露,6月22-24日,申通开启了一场总裁的网点“亲听”之旅,行程3天11站,近2000公里。

这次,主角是王文彬。

编辑: 文静
关键字: 申通

专题报道

+更多
2021年报印象

解码上市公司2021年年报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