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动态 | “朋友圈”阵容豪华,天齐锂业赴港首日为何大跌11%?

财经网 2022/07/13
导语

财经网资本市场讯 7月13日,天齐锂业正式登陆港交所,股票代码为“9696”,全球发行1.64亿股,吸引了中创新航、中国太保、LG化学、德方纳米等一众基石投资者。

不过,在徐翔妻子一句“价格已高估”下,天齐锂业奔赴港股首日“破发”,早盘一度跌约11%,连带其A股股价走低。午后公司H股与A股同步开始修复跌幅。港股平收82元/股,A股报128.6元/股,涨0.63%。

迟到4年的“偿债式”上市

这是一次迟来的上市。四年前,天齐锂业曾因一笔高价并购负债率飙升,最终港股IPO折戟。

在锂还未从“工业味精”蜕变成“白色石油”的2018年,天齐锂业的掌舵人蒋卫平进行了一场“豪赌”。耗资40.66亿美元(约合259亿元人民币)高价收购美股上市公司SQM(智利矿业化工)23.77%的股权,其中35亿美元来自借贷。后者拥有对阿塔卡玛盐湖的开采权,是全球三大盐湖提锂巨头之一。

更早的2014年,天齐锂业已用8.09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澳洲泰利森公司,此前中国市场80%的锂精矿,都由泰利森供应。

但也就是这两次“仓促”的收购,让天齐锂业一度面临债务危机,港股上市计划不了了之;加上全球锂价持续走低,公司净利润急转直下。2019-2020年分别亏损59.83亿元、18.34亿元,期间利息费用分别高达10.1亿元和10.38亿元。截至2021年上半年,天齐锂业资产负债率高达82.66%。

“时机上讲可能不是最好的机会,战略上却必须动手,可以说是被逼上梁山。”在后来的复盘中,蒋卫平坦诚冒了一定的风险,“没有十拿九稳的生意”。

为解决债务危机,天齐锂业将SQM的B类股进行了为期3年期领式期权融资方案;去年7月,公司以增资扩股的方式引入战略投资者澳大利亚上市公司IGO,获得13.9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0亿)融资,进而使公司资产负债率降至63%。

但这只能让天齐锂业在债务压力下获得短暂喘息的机会,IGO引入后公司剩余并购银团贷款18.84亿美元,2022年底需偿还6.84亿美元,2024年底需偿还12亿美元。

招股书披露,截至2022年6月10日,公司尚有11.3亿美元债务尚未偿还。重启港股上市成为公司摆脱债务压力的关键。

按照规划,天齐锂业此次IPO募资额主要将用于偿还SQM债务,其余用于安居工厂一期建设拨资、偿还若干中国国内银行贷款及用作运营资金等。

渤海证券认为,2018年末入股SQM,使公司债务压力剧增。公司引入战投后财务压力释放,港股上市融资,有望为公司提供偿还剩余贷款的资金。

仍需警惕“锂周期”

乘着新能源车产业的爆发,锂矿备受追捧,天齐锂业也重新活跃起来。

2021年,天齐锂业开始扭亏为盈,净利润20.7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13.37%;今年一季度,天齐锂业;归母净利润33.28亿元,同比增长1442.65%,算下来“日赚”3697万元。

今年6月,澳洲锂矿再拍出“天价”,报价为7017美元/吨,环比涨6.5%,对应锂盐成本约为45万元/吨,支撑锂价维持高位。

锂价高位运行的背景下,手握优质锂矿资源的天齐锂业获得众多产业链企业的青睐。天齐锂业此次港股上市的基石投资者中,包括LG化学、德方纳米,前者刚刚与天齐锂业签署三年的氢氧化锂供货协议,后者为天齐锂业的前五大客户。

此外,还有与天齐锂业处于产业链同一环节的四川能投(香港)及紫金矿业全资子公司金山(香港)国际矿业;太平洋资产管理控股子公司中国太保,前者曾参与过宁德时代2020年、2022年的两次定增。

不仅如此,近三个月以来,天齐锂业A股表现一路飙升,一度涨至148.57元,市值突破2000亿元。

就在天齐锂业风头正盛之际,7月10日,前“私募一哥”徐翔妻子应莹在发布每周市场点评时表示,“个人认为,天齐锂业戴维斯双击已达顶峰,价格已高估。”天齐锂业随即闪崩跌停。

而从天齐锂业港股上市前夕的暗盘表现来看,市场对其存在担忧,盘中一度跌近10%,跌破发行价,截至12日暗盘收盘,天齐锂业跌6.83%,报76.4港元/股。紧接着天齐锂业港股上市首日一度大跌约11%。

对此,中泰国际研究部主管赵红梅解读称,预计天齐锂业A股股价或将回落,向H股靠拢,AH价差收窄。业绩方面,关注碳酸锂价格,天齐锂业业绩拐点或已出现。

这种担忧并未“空穴来风”。纵观历史,锂电行业的周期性非常强。上一轮锂周期从2015年底开始,电池级碳酸锂从每吨4万多元一度暴涨到每吨17.8万元,2021年初回落至5.3万元/吨。

今年初,赣锋锂业董事长李良彬也曾表示,锂产品的周期性非常明显。“有20万元的昨天,也可能有4万元的明天”。其并要求公司内部居安思危。

安泰科锂业高级分析师余雅琨认为,随着明年更多供应进入市场且可能超出需求增长的速度,锂价或将面临下行压力,未来两三年可能会回到30万元左右。

相较之下,天齐锂业的管理层更为乐观。

天齐锂业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夏浚诚在港交所现场表示,“股价跌跌涨涨都是很正常的。我不觉得A股和H股的股价方面,除了公司的基本面外,有什么可以去担心的。锂价方面我们非常有信心。”

值得一提的是,锂矿价格有“松动”的迹象。7月13日,澳洲锂矿商Pilbara最后的拍卖价格显示为6188美元/吨,相比上轮拍卖价下降2.6%,这也是皮尔巴拉拍卖开始以来首次出现拍卖价格的下降。

编辑: 李璐
关键字: 天齐锂业 港股

专题报道

+更多
2021年报印象

解码上市公司2021年年报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