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粮食价格高涨,东南亚“逆向”出口的潜力有多大?

导语

国际能源和粮食价格持续在高位。东南亚多国却“因祸得福”,凭借资源出口优势,成功提升出口额。

当地时间8月2日,有消息指出,印尼考虑延长棕榈油出口税豁免,寻求提振出口并保证国内棕榈油销售。印尼不仅着力提升棕榈油的出口量,前一段时间还打算提升煤炭产量,以填补俄煤供应缺口。事实上,在东南亚,马来西亚、泰国等国都趁机提升资源出口量。

近期,国际油价和国际粮食价格虽然都有所回落,但仍在高位震荡。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东南亚国家增加资源出口量,主要源于如今国际大宗商品的上涨,“当前大宗商品价格高,这些国家就放松出口;当国际资源价格下跌,它们将相应收紧出口。”

而从这些东南亚国家6月的出口“成绩单”来看,这一出口策略果然奏效,包括马来西亚、印尼在内的国家都因资源品出口的增加而实现出口量增长。但对此,外界仍有隐忧,若世界对资源需求减退,东南亚能在多长时间持续强劲出口难以预料。

东南亚资源出口步伐加快

基于外界对资源需求的增加,东南亚的资源型国家和粮食生产国都不约而同扩大出口,旨在抢占更大的资源出口份额。

近日,印尼贸易部国内贸易司代理司长Syailendra表示,印尼正在考虑延长棕榈油出口税豁免的期限,以促进出口。据悉,早些时候,印尼财政部就宣布,自7月15日至8月末期间,取消对所有棕榈油产品的出口税。

可以说,印尼在出口棕榈油的规则上是一再松绑。最早在4月28日,印尼实施了出口棕榈油禁令。然而,禁令仅维持了不到一个月,印尼考虑了棕榈油库存、油棕果种植户的诉求,以及棕榈油出口创汇收入对经济影响等,又重新恢复了棕榈油出口。恢复之后,棕榈油出口量明显上升。7月27日,印尼财政部高级官员表示,印尼毛棕榈油出口已经增加到每天10万吨到14万吨,而在7月15日之前每天是6万吨到9万吨。

在印尼之外,要数马来西亚在棕榈油出口上表现最为突出。独立检验机构AmSpec公布数据显示,马来西亚7月棕榈油出口量为1227118吨,较6月出口量增加了4.03%。

对此,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经济贸易系主任李春顶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俄罗斯和乌克兰其实是菜籽油全球最主要的出口市场,当菜籽油在全球出口量下降之后,外界对菜籽油的替代油品——棕榈油的需求进一步上升,这将进一步加剧全球对棕榈油需求紧张的局面。

另外在粮食方面,泰国也在进一步加快大米的出口。据泰国发布的6月贸易统计显示,大米和水果等农产品与农业制品的出口额同比增加25%,拉动了整体的增长。李春顶向记者表示,主要有两方面因素使得泰国大米的出口量增加,“首先,是俄乌冲突和疫情的影响,导致全球对大米进口需求的增加;其次就是,当前泰铢兑美元贬值,将会进一步推动出口的增加。”

除了棕榈油、粮食等农产品,东南亚国家还想进一步拓展在能源市场的份额。据马来西亚国际贸易和工业部称,电子电器产品、石油和天然气产品及棕榈油产品出口成为拉动马来西亚出口强劲增长的主要因素。数据显示,马来西亚的能源出口增长明显,其中,液化天然气(LNG)出口额增至2.5倍,原油出口额增至1.8倍。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大宗商品研究室主任王永中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马来西亚等国增加油气量出口,主要是因为油气价格处在高位,这是源于当地能源企业的趋利行为。

面对石油和天然气价格急剧上涨,马来西亚以增产油气产品出口作为应对,另一边,印尼还通过煤炭增产“另辟蹊径”。

7月13日,印尼能源与矿产资源部部长阿里芬·塔斯里夫(Arifin Tasrif)表示,印尼有能力提升煤炭产量,以填补煤炭进口禁令生效后俄煤供应缺口,满足相关国家的进口需求。

“欧洲进口俄煤的数量不算太多。如今印尼增产煤炭并增加出口,一方面是填补俄煤对欧出口减少的缺口,另一方面,由于石油和天然气价格大幅上升,由于替代效应,全球对煤炭的需求也随之增加。”王永中向记者说道。

“成绩单”显著,资源出口能否持续?

在争夺资源品出口的过程中,不少东南亚国家因出口额的增加而赚得盆满钵满。

翻看这些国家6月的贸易数据,就可以得知它们在出口方面表现之优异。以马来西亚为例,该国6月出口达1462亿林吉特,较去年同期增长38.8%。另外,受石油、天然气产品及棕榈油产品的拉动,马来西亚各项外贸数值也较今年5月环比录得两位数以上的增长率。

此外,印尼方面也表示,受恢复棕榈油出口的影响,该国6月出口额为2600.9亿美元,环比增长21.3%,而出口同比增长40.68%。其中,棕榈油出口增长了九倍多,达到24.6亿美元。至于泰国,它的出口贸易也受到农产品出口增加的带动,据泰国政府公布的6月贸易统计数据显示,农产品及相关产品出口同比大增24.5%,拉动了整体约12%的增长。

对此,王永中向记者表示,马来西亚、印尼等作为资源品出口国,在这两年受益于国际资源价格提升的效应十分明显,估计今年以内资源价格还将处于高位,若如此,东南亚国家受资源出口带动出口额的效应也将持续。

但谈及后续资源品出口的表现,多位受访专家认为部分东南亚资源型国家在出口资源方面还将存在一定的掣肘。

首先在石油和天然气出口方面,马来西亚的优劣势十分明显。新纪元期货研究所所长王成强向记者表示:“马来西亚地处世界油气分布聚集地,具备石油积聚层所形成的有利地质条件,同时也是全球第四大石油储备国家,而且海上航运方便快捷,在液化气贸易上拥有天然优势。但在绝对产量上,马来西亚石油产量不足全球总量的1%,天然气产量不足全球2%,近年马来西亚油气产量波动不大,潜在能源出口存在显著天花板限制。”

另一方面,东南亚在油气出口方面或会面临需求减退的问题。金联创天然气分析师吕娜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受疫情以及大宗商品价格高位运行影响,全球经济增速放缓,而且因成本上涨,多国工业消费需求出现负增长,这将在一定程度导致天然气需求放缓。”

对于印尼通过增产煤炭来填补俄煤缺口,王永中认为,想要实现这一目标,还需要其他国家进行配合,“如今出口煤炭的国家主要是澳大利亚和印尼,只要澳大利亚和印尼同时增产,还是有较大的机会可以填补俄煤的缺口。”

但从整体而言,不少专家认为东南亚能源出口的影响力始终有限。“东南亚的油气和煤炭的出口由于在全球出口份额有限,其能源影响力更多体现在东南亚。”林伯强表示。

王永中则认为,如今不少东南亚国家通过增产来增加资源出口较难持续,“以马来西亚为例,短期来说,马来西亚在油气出口上的增长,会促进油气投资;但长期来看,由于能源的投资周期比较长,若要新增产能,它还需要增加新的投资并调整基础设施,预计其油气产能增长的幅度不会太大。”

东南亚国家在提升粮食出口方面,同样存在局限性。

李春顶向记者表示,农产品自身供应的弹性较小,因此在短期之内还不需要担心需求下滑的问题,但从长期来看,伴随着俄乌冲突,很多国家将把供应转向国内,粮食进口需求可能会发生变化。

“资源品价格是周期性的,呈现长周期牛熊波动特性,这意味着当前东南亚资源品高涨的红利期是有期限的,预计出口额逆势上扬最快到年末将显著走缓至回落。”王成强向记者说道。

虽然东南亚多国在资源价格高涨期通过出口赢得“超额”回报,但接下来,它们还不得不为资源品价格回落所带来的风险做好准备。

编辑: 焦子航
关键字: 能源 粮食

专题报道

+更多
2021年报印象

解码上市公司2021年年报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