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散、机构领衔出手 A股举牌潮再起

上海证券报 2022/09/22
导语

据上海证券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年初至今,已有12家A股公司获得举牌,9月尤为密集,共有4家公司获得举牌。浪潮涌动,意在狩猎“黑马”者有之,博取反转机会者有之,剑指控制权者亦有之。

在投行人士看来,窄幅震荡的市场中,“举牌潮涌”并非只有表面热闹,操盘方式多样也非花式“炫技”。这背后,不仅暗藏着资金寻找新投资机会的深层逻辑,更反映了各路资本立足当下市场的心境和态度。

接棒产业资本 牛散、机构领衔出手

近年来,产业资本一度成为市场中的举牌主角,它们凭借着较长的持股周期、通透的产业认知,在市场波动中“抄底”同行。可在今年,产业资本的身影明显减少,取而代之的是蠢蠢欲动的机构和牛散。

8月31日晚,三雄极光公告称,股东阿巴马资产于5月16日至8月26日期间增持三雄极光1490.22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32%,完成首次举牌。公开资料显示,阿巴马资产是一家百亿级别的私募,旗下数十只产品现身上市公司2022年半年报的股东榜。对于举牌上市公司,阿巴马资产却少有操作。

8月以来,这样的案例频频出现。例如,季胜投资举牌三孚新科、春山新棠举牌中达安、合易盈通举牌国际实业……

牛散也不闲着。8月21日晚,来伊份公告称,截至公告时,汪小明持有上市公司1768.86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5.26%,完成首次举牌。从交易细节来看,今年一季度末,汪小明持有来伊份0.71%的股权,为彼时的第七大股东。此次举牌后,其将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仅次于控股股东上海爱屋。

极少出现的公募举牌现象也在近期出现。9月14日,卓胜微公告称,最新一次交易后,诺安基金公司旗下诺安成长基金持有公司2672.21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完成首次举牌。

有投资人士表示,由于举牌后有6个月的限售期,而公募基金对流动性要求较高,其往往不会举牌上市公司,部分基金经理甚至会主动规避举牌风险,以保证产品的流动性。“虽然这一案例有一定的象征意义,但仅能作为特殊案例看待。”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私募在举牌时,对“力度”的把握不够老到,甚至出现越线举牌的违规情况。

例如,阿巴马资产增持三雄极光时,持股比例达到5%时并未立刻停止并公告,反而继续买入,直至持股比例达到5.32%才停下。对此,其很快遭到监管部门问询,被要求充分及时整改,杜绝问题的再次发生。

崇尚以小为美? 围猎小市值、绩差股

由机构、牛散主导的举牌潮呈现出新的特点,其中比较明显的特点是,被举牌的公司大多市值较小、业绩不佳。统计数据显示,除了个别公司市值超过百亿元,被举牌的公司大部分市值低于50亿元。

以全新好为例,其市值仅27亿元,交投也不活跃,却获得了机构的青睐。9月5日晚,全新好公告称,共青城汇富欣然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自7月27日至9月2日,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合计买入公司1732.25万股,占公司总股份的5%。

全新好的基本面却不尽如人意。2022年上半年,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998.98万元,上年同期为-228.41万元;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32.08万元,同比下降91.53%。这并非全新好第一次出现业绩大幅波动,公司在2021年前三季度连续亏损的情况下,年底业绩突然好转,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03亿元、归母净利润为3997.06万元,公司凭此“摘星脱帽”。

被季胜投资押注的三孚新科,今年上半年业绩也不佳。当期,公司实现营收1.84亿元,同比增长1.88%;实现归母净利润-1686.8万元,同比下降164.56%。

即便如此,公司依然获得了私募举牌。9月13日晚,三孚新科公告称,季胜投资旗下系列基金于9月9日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合计增持公司股份72.36万股,增持比例0.78%。此次权益变动后,季胜投资通过其管理的10只投资基金持有三孚新科股份464.4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5.04%。季胜投资称,增持目的是“看好三孚新科所从事行业的未来发展,认可三孚新科的长期投资价值”。

另作实战工具 备战股权争夺草蛇灰线

数年前,举牌曾被资本大鳄作为豪取上市公司实际控制权的重要工具,甚至出现过在二级市场上一口气买成实控人的案例。近年来,这一操作逐渐销声匿迹,可今年,又有资本方启动了类似操作。

8月31日,中国宝安公告称,股东承兴投资在8月24日至31日增持公司3047.53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18%,将其及其一致行动人鲲鹏新产业的合计持股比例提升至14.57%。

承兴投资与鲲鹏新产业的背后站着深圳国资,二者均为鲲鹏资本的全资子公司,而鲲鹏资本为深圳市委、市政府为助力全市转型产业升级而设立的国有资本运作平台。

深圳国资此次出手,伏脉已久。今年5月,承兴投资及鲲鹏新产业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增持中国宝安1.29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4.9996%,距离举牌仅一步之遥。今年6月,承兴投资通过协议受让宝投集团所持的1.24亿股股份,将其及鲲鹏新产业的合计持股比例提升至9.79%,一举超过第一道举牌线,迫近10%的举牌线。

自2009年起,中国宝安一直处于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状态,且股权相对分散,这使其成了各路资本眼中绝佳的狩猎目标。公司现第一大股东韶关高创也是上位不久,于2021年3月才正式入主。

韶关高创的来头也不小。其是粤民投的全资子公司,首期创立股东包括贤丰控股、美的控股、碧桂园、星河湾、盈峰投资等。

值得一提的是,担任中国宝安第一大股东期间,韶关高创最受市场瞩目的动作,是废除了中国宝安为反收购设置的“金色降落伞”条款,包括终止或解除董监高职务须一次性支付其相当于其年薪及福利待遇总和十倍以上的经济补偿、不得无故解除董事职务等多条用以推高收购成本、喝退“野蛮人”的条款。

在权益变动报告书中,鲲鹏资本“剧透”称,在未来12个月内,可能根据战略发展需要、上市公司业务发展情况以及二级市场走势等进行综合研判,继续增持。不难看出,鲲鹏资本很有可能谋划跨越“15%”的新一次举牌。

编辑: 赵永俭

相关新闻

专题报道

+更多
2021年报印象

解码上市公司2021年年报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