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位专家展望四季度经济亮点 消费和投资均有进一步扩大空间

证券日报 2022/09/30
导语

    受超预期因素冲击,二季度前期经济明显下滑,我国及时出台33项稳经济一揽子政策和19项接续政策。随着政策落地见效,经济增长态势持续改善,三季度经济总体恢复回稳。四季度经济形势如何?财政、货币政策还有哪些发力点?9月29日,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的8位首席经济学家和首席宏观分析师普遍认为,展望四季度,GDP同比增速较三季度将小幅上升,增速将达到4.5%—5.5%左右。财政、货币政策要紧密配合,形成组合效应,推动经济企稳向上。

    四季度将延续复苏态势

    多个经济指标有望回升

    近期,我国出台了多项政策,包括增加政策性开发性金融工具额度、依法用好专项债结存限额,再次增发农资补贴、支持发电企业发债融资、对一批行政事业性收费缓缴一个季度、进一步延长制造业缓税补缴期限、整治涉企违规收费、实施支持企业创新的阶段性减税政策、设立设备更新改造专项再贷款支持制造业等领域设备更新改造等。

    “经济之所以能在三季度逐步企稳,基建投资的高增速和出口的相对强劲起了很大作用。”中航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董忠云表示,四季度出口因外需的疲软而下滑压力较大、房地产投资能否企稳存在不确定性。因此,要持续稳经济,一是继续靠基建投资,二是要促进居民消费稳定回升。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表示,当前,宏观经济正处于回稳向上的关键阶段,估计三季度GDP增速将在3.8%左右,与正常增长水平还有一定距离,宏观政策有必要继续锻长板、补短板。例如,推动基建投资提速、加大对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政策扶持力度,引导房贷利率下调推动楼市企稳回暖等;同时,当前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下一步外需对经济增长的拉动力有可能减弱,这就要求内需及时顶上来。由此,进一步提振国内投资、消费的必要性和迫切性在增加。从这个角度看,稳增长措施需要未雨绸缪。

    “今年下半年基建投资持续加快,制造业投资平稳健康增长,社会经济生活基本恢复正常,预计四季度GDP增速将较三季度小幅上升,增速将达到5.5%左右。”川财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陈雳表示。

    董忠云表示,展望四季度经济形势,在国家积极的稳增长政策下,基建有望继续发挥稳经济的基石性作用、消费有望进一步复苏。在经济下行压力和稳增长政策对冲下,四季度GDP环比增速水平可能会回归历史均值,对应四季度GDP同比增速或在4.7%左右。

    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表示,四季度经济将延续9月份以来的稳步复苏势头,GDP同比增速逐季向上的概率较大。

    王青预计,四季度GDP增速有可能达4.5%至5.0%,接近正常增长水平。

    仲量联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部主管庞溟表示,高频数据显示建筑业、制造业等需求持续恢复,工业、投资等数据有望继续超出市场预期。在更多稳增长政策落地生效助力和经济预期持续转好的大背景下,四季度经济形势将继续维持复苏形态,但应给予复苏节奏更多耐心。

    展望四季度经济运行亮点,王青认为,四季度经济运行将有三大亮点:一是消费将重新成为经济增长的主动力;二是基建投资高增长将持续到年底,对经济增长的拉动力进一步增强;三是在政策调整到位下,房地产行业对宏观经济的拖累效应有可能趋于缓和。

    在明明看来,四季度需求端的亮点将集中在投资领域,基础设施建设将加快形成实物工作量,制造业和服务业设备更新投资有望实现较大增量。投资需求的上升将在一定程度上对冲外需下滑,提振工业生产,工业增加值增速有望向潜在水平回归。

    华安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何宁表示,四季度经济在总量和结构上均有改善,亮点将落在基建提速、房地产筑底回升、消费改善等方面。消费市场尤其是汽车消费已出现改善信号,预计消费将继续修复。

    “四季度经济亮点是新能源汽车消费将扩大。”董忠云说,预计四季度,在新能源汽车销量带动下,乘用车销量增速有望维持高位。

    庞溟认为,各地区各部门积极支持刚性和改善性住房需求,灵活运用阶段性信贷政策和保交楼专项借款,确保稳楼市稳预期,要求地方用好“一城一策”政策工具箱,房地产行业的筑底复苏过程有望形成,销售端、投资端和融资端将逐步改善。同时随着四季度宏观经济持续向上,消费板块具有增长的动能,商品消费大概率将持续提速,服务消费未来的改善空间更具想象力。

    “目前新能源、基建投资等扶持政策基本上应出尽出,预计四季度在消费方面尤其是房地产等领域会成为稳增长的发力点。”香港中睿基金首席经济学家徐阳表示。

    加大政策支持力度

    实现资金精准滴灌

    为巩固经济企稳基础、促进回稳向上,四季度财政、货币政策将如何发力?

    陈雳表示,四季度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要紧密配合,进一步放大工具箱的作用,实现资金的精准滴灌。

    财政政策方面,董忠云表示,今年财政政策靠前发力比较明显,对稳经济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具体来看有三方面:一是减税降费力度较大,二是财政支出方面保持较高增速,三是在主要支持基建的专项债发行方面,3.45万亿元新增专项债基本在上半年发行完毕。可期待四季度提前下达部分2023年专项债额度,以进一步推动基建投资持续增长。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表示,四季度财政政策在允许的限度内,预计会加大专项债发行规模、加快财政支出力度、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加大减税降费力度,并加大以财税政策引导扩大投资与增加消费的施力措施,以促进经济持续回稳和势头向好。

    王青表示,考虑到接下来宏观政策会更加重视内外平衡,四季度财政政策将在稳增长中发挥主要作用。视消费、投资修复情况而定,财政政策将进一步利用明年专项债部分限额,形成更多实物工作量,同时,加大对小微企业等国民经济薄弱环节税费减免,通过阶段性财政奖补手段重点支持就业,减免涉房税费,乃至出台较大规模刺激消费措施等。

    货币政策方面,庞溟认为,应注重继续疏通结构性工具传导机制、切实保证前期政策措施落地生效,继续实施好稳健的货币政策、呵护经济平稳复苏和信心修复,加力巩固经济恢复发展基础。

    庞溟进一步分析认为,目前政策重点应聚焦打通从“宽货币”到“宽信用”的传导链条,保持货币信贷平稳适度增长。为激活实体贷款需求,确保市场情绪稳定、经济修复斜率稳定,更重要的是通过发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改革效能和指导作用、建立好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引导LPR逐步下行,进一步降低对实体经济贷款利率和企业综合融资成本。同时,优化和改善对银行的考核,引导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的贷款投放,加大各项再贷款、普惠小微贷款支持工具、碳减排支持工具等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的使用力度,推动信贷总量增长,优化信贷结构。

    同时,庞溟认为,考虑到近期商业银行净息差已处于历史低点、10月份与11月份有1.5万亿元MLF到期,未来有可能通过降准置换大部分到期的MLF,以降低银行负债成本和息差压力,缓解信用扩张主体的约束,释放货币政策效能。预计LPR尤其是5年期以上LPR在年内仍有继续调降空间。

    何宁表示,除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继续发力之外,预计后续可能有降准和降息(降LPR利率)。多家银行于9月份调整了个人存款利率,存款利率下调,一方面落实了4月份的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另一方面,存款利率下调,也可打开未来LPR再次调降的空间。预计9月份存款利率下调叠加后续央行可能通过降准置换MLF等方式降低银行负债成本,从而将引导贷款端利率继续调降,后续LPR仍可能下调。

    不过,明明表示,在美联储加息影响下,四季度降息降准的可能性较小,但货币政策仍有发力的空间:一是通过存款利率改革降低银行负债成本,引导10月份LPR下调;二是继续通过政策性金融工具和结构性货币工具发力。

    徐阳表示,四季度要继续强化结构性货币工具功能,支持刚性和改善性住房需求,改善中长期信贷,维稳房地产市场以拉升整个消费面。

    总的来看,庞溟表示,加力巩固经济恢复发展基础,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产业政策要更多配合、接续发力、放大效用,着力以消费和投资拉动需求,努力稳定总需求,有效弥补社会需求。

编辑: 赵永俭
关键字: 消费

专题报道

+更多
2021年报印象

解码上市公司2021年年报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