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图已绘就 资本市场改革发展迎来长期利好

证券日报 2022/11/18
导语

未来五年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开局起步的关键时期,资本市场发展处于大有可为的重要时期。“坚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宗旨,全面深化改革,完善多层次市场体系,健全资本市场功能,提高直接融资比重。”近日,中国证监会党委传达学习贯彻党的二十大精神时提出。

景林资产总经理、管理合伙人高云程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党的二十大各项战略部署构建了中国未来高质量发展的蓝图和底层逻辑,是实体经济再上层楼的基石,构成资本市场的长期利好。实体经济各产业、各方面的高质量发展,一定会带来资本市场的高质量发展。而资本市场亦将发挥其充分拉近投融资两端的职能,更高效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党的二十大的重要战略部署,是当前和未来一段时期内资本市场改革发展的根本遵循,为资本市场改革稳定发展指明了方向。”招商基金总经理徐勇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健全资本市场功能

提升资源配置效率

服务实体经济是金融业的初心和本源。对于健全资本市场功能,专家认为,要强化资本市场价格发现功能,更好发挥资源配置功能,引导更多金融资源投入到符合国家战略导向、有利于改善民生福祉的领域。

“健全资本市场功能核心在于提升资源配置效率,进一步提升服务实体经济发展的能力。”招商基金总经理徐勇认为,具体来说,有四个方向:一是支持构建现代化产业体系,为关键领域自主可控、企业研发创新、设备更新改造、数字化转型等提供更多支持;二是引导绿色低碳发展;三是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推动共同富裕迈出扎实步伐。资本市场应当持续完善产品和服务,为居民部门提供更优质的财富管理服务,成为居民投资与企业融资之间的高效纽带;四是提升金融系统风险管理能力。

在高云程看来,健全资本市场功能,在卖方层面,需要在全面注册制中进一步完善各项制度,通过市场化的风险定价机制,使之能筛选出有发展潜力且治理优秀的上市公司,为其提供社会化融资,支持其发展。在买方层面,则需要培育各类专业、合规的机构投资者,积极引入长期资本,推进第三支柱养老金建设,形成更合理的价格发现机制,将短期资金沉淀下来,塑造助力实体经济发展的资本力量。

四方面入手

提高直接融资比重

近年来,在注册制改革推动下,资本市场直接融资稳步增长。数据显示,2021年IPO和再融资金额合计约1.5万亿元,股票和交易所债券市场融资合计超10万亿元,均创历史新高。

高云程表示,直接融资可更好地支持“专精特新”等战略性新兴产业,这些产业更倚赖人力资本、知识产权,需要更市场化的融资机制以承担更高的风险。其次,直接融资往往能引入更长期的资本,把短期资金沉淀下来,最后,直接融资中权益融资占相当比重,可以改善实体部门的资本结构,降低债务杠杆,这对宏观金融稳定也非常重要。

对于提高直接融资比重,招商基金总经理徐勇表示,下一步资本市场有望从四个方面推动:一是全面实行股票发行注册制,拓宽直接融资入口。二是健全中国特色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增强直接融资包容性。针对各层次资本市场定位,完善差异化的制度安排,畅通转板机制,形成错位发展、功能互补、有机联系的市场体系。三是推动上市公司提高质量,提升直接融资吸引力。既支持上市公司加快转型升级、做优做强,又要进一步健全退市制度,畅通多元退出渠道,建立常态化退市机制,强化优胜劣汰。四是大力推动长期资金入市,扩大直接融资资金来源。

此外,高云程认为,还要进一步加大对外开放,持续欢迎国际投资者;要完善双向的价格发现机制,丰富交易工具,加强期货衍生品等风险管理工具及相应机制的建设。

引导资本规范化运作

更好服务国家战略

引入资本也要规范资本运作。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依法规范和引导资本健康发展。”专家认为,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资本是一种重要生产要素。为更好发挥其积极作用,要在尊重资本运行的客观规律下,依法引导资本规范化运作,与国家战略目标相结合。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并不意味着资本逐利性消失,资本仍需要受到监督和规范,在此基础上通过完善制度不断规范和引导资本健康发展。”招商基金总经理徐勇表示,首先,坚持法治思维,健全相关法律制度,完善资本市场“红绿灯”;其次,加强反垄断监管体系和能力建设,切实防范资本无序扩张,健全事前引导、事中防范、事后监管相衔接的全链条资本治理体系。最后,发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作用,为引导资本健康发展明确方向,推动资本积极承担和履行应有的社会责任。

从资本市场来看,高云程表示,在卖方层面,要严厉打击欺诈发行、虚假陈述等违法行为,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完善上市公司内部治理,要求上市公司依法合规使用融资资金,加强信息披露,不得侵害投资者权益。在买方层面,要完善基金治理各项机制,加强基金管理人、投资顾问的内部治理,严厉打击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违法行为,鼓励长期投资、价值投资,用监管、税收等手段遏制短期炒作资本等。宏观审慎方面,要建立异常波动时的各种市场稳定机制,以有为政府的“手”干预市场失灵,给予市场信心,引导以及安抚资本的非理性情绪,避免市场价格大起大落。

编辑: 王苗苗
关键字: 资本市场 改革

专题报道

+更多
2021年报印象

解码上市公司2021年年报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