锂价“高烧” 两部门再发文降温

导语

锂价仍在“高烧”中。

鑫椤锂电数据库显示,在11月9日电池级碳酸锂价格行情正式突破60万元/吨之后,截至目前持续高位盘整,相较2021年年初,涨幅达到1057.7%,创下历史新高。中信证券的研报指出,锂价高位运行的时间或还将超出预期。

11月18日,工信部办公厅、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办公厅发布《关于做好锂离子电池产业链供应链协同稳定发展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通知》直指,严格查处锂电产业上下游囤货居奇、哄抬价格、不正当竞争等行为,并鼓励建设全国锂电统一大市场。

面对政策吹风,业内人士观点相异。有研究员认为,政策的“及时雨”有望改善因锂离子电池供应链产业链错配导致的价格高企问题;不过,也有研究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锂电价格上涨是市场因素,现存堵点很难在短期得到解决。

需求之下锂价难降温

中国已连续五年成为全球最大的锂电消费市场。

而当下,随着下游需求及产业规模爆发式增长、疫情复杂多变、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等因素影响,国内锂电产业链供应链阶段性供需失衡严重,部分中间产品及材料价格剧烈波动超出正常范围;上下游对接不畅,部分领域出现囤积居奇、不正当竞争;部分环节产能盲目扩张,低质低价竞争时有发生。

诚然,政策出台,为当下的锂电产业降温提供了一定的预期,也似乎是一种对近期频频公开炮轰上游的车企呼吁的遥相呼应。

上游价格高企,令下游车企叫苦不迭。

广汽集团(601238.SH)董事长曾庆洪公开场合将矛头指向宁德时代,“电池厂商把所有利润拿走了,广汽一直在给宁德时代打工。”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也公开表示,“缺芯贵电”问题对汽车产业的生产秩序造成严重破坏,1至9月份长安汽车损失60.6万辆产量。“缺芯”造成大量半成品库存,“贵电”导致单车成本增加5000至35000元。

不可否认的是,2021年以来,锂电价格大幅上涨实际是与消费端需求密切相关。

新能源汽车叠加储能产业的兴起对锂电的需求只增不减。这也进一步造成了锂电产能阶段性供需失衡,原料价格高企的现象。

《2022年全球锂电产业供需白皮书》预计,2022年全球锂电需求量将达到680GWh,2025年全球锂电需求量将达到1178GWh,接近翻倍。

具体而言,预计2022年全球动力电池的需求量将达到约490GWh,2025年预计将达到1406GWh,四年复合增长速度为41.4%。另外,全球储能的订单也开始放量,赛道开启长期高增长,预计2022年全球储能电池需求将达到80GWh,2025年全球储能电池需求将达到200GWh。

当前,国内外的“抢锂大战”正在激烈上演。

中信证券最新研报判断,得益于下游需求持续旺盛,2022年第三季度,南美盐湖锂企业的产品售价高位运行,经营业绩持续增长。南美盐湖新建项目进度不及预期,锂价高位运行的时间或超出预期。海外锂资源开发难度加大,本土锂资源的重要性不断提升。

近日,在四川遂宁举办的一场锂电产业大会上,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朱景兵在致辞中提到,从国际上看,欧美等国家开始强调打造新能源汽车闭环供应链,降低对亚太锂电的依赖,区域产业链重构悄然兴起。原料产地瞄准锂电产业中下游,聚集全产业链发展,资源民族主义、贸易保护主义抬头。

从国内来看,围绕锂等新能源矿的资源争夺日益激烈,投资热情高涨,中下游的三元正极材料、磷酸铁锂市场结构调整,钠离子电池、氢燃料电池等技术路线变革更趋多元化。他还提到,“国外资源企业瞄准资源需求火热的机遇,采取竞价方式,节节推升锂矿价格,获取超额利润。这些都会对产业健康发展带来更多的扰动和冲击。”

多方呼吁锂资源合理配置

针对“贵电”问题,朱华荣就曾公开建议,国家层面,打击个别企业原材料囤货与炒作的行为、加强政策引导优化上游原材料资源配置;行业层面,推动废旧电池及关键金属资源回收利用,完善动力电池回收利用管理体系。

此次《通知》也提到,要落实《“十四五”工业绿色发展规划》等要求,完善废旧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回收利用体系,提高综合利用水平。各地市场监管部门要加大监管力度,严格查处锂电产业上下游囤积居奇、哄抬价格、不正当竞争等行为,维护市场秩序。

事实上,我国境内的锂矿资源存在自给能力严重不足的问题,供需关系错配的情况严重。储量仅占世界储量的6%左右,而消费约占全球60%左右,对外依存度达到85%。

当下,包括产业链上游在内的锂电企业对资源的争抢时有发生。

例如,拥有四川省雅江县德扯弄巴锂矿、石英岩矿详查探矿权的斯诺威矿业即将重启股权拍卖。尽管流拍过后的斯诺威矿业的新起拍价从原来的335万元攀至2亿元,但竞拍名单还在加长。

11月20日晚间,盛新锂能(002240.SZ)披露公告称,拟参与11月25日至11月26日举行的斯诺威公司股权竞拍。而这一事项的议案在董事会上也获得了全票通过。盛新锂能称,“产能规模不断扩大,对锂矿资源的需求亦逐渐增大。”

一周前,协鑫系旗下A股上市公司协鑫能科(002015.SZ)也公告称,拟参与斯诺威破产重整案重整相关事项。亦有传闻称,天华超净(300390.SZ)和蜀道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等多家有实力的企业也对斯诺威股权望眼欲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针对锂电行业若干堵点,《通知》提到,各地工业和信息化主管部门、市场监管部门要坚持推动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更好结合,着力破除地方保护和区域割裂,共同建设高效规范、公平竞争、充分开放的全国锂电统一大市场。

有锂电行业的研究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统一大市场,应该是讲协调发展,正极材料不搞盲目扩张,锂矿提高国产。不过,他也表示,“只是美好意愿,资本本来就逐利的。”

不可否认的是,当前,国内锂资源在地理分布上并不平衡。西藏和青海盐湖锂生产周期长、成本高、技术难度大;而硬岩型锂矿主要分布在四川、新疆、湖南等地。其中,四川硬岩石锂矿占全国锂矿石资源量的半壁江山,居全国首位。

上述研究员进一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锂资源开发在个别地方存在保护主义的现象,例如不允许锂资源外流,要求本地消化、本地用工、本地抽成等等。有些地方的低品矿开采面临环保问题;有些地方因天赋有限,产能有限,生产不出优质的资源。

不过,亿纬锂能(300014.SZ)董事长刘金成在近日的一场锂电行业会议上表示:“预计最晚后年,全产业链都将出现产能过剩。而唯一不会出现过剩的是质量上乘、成本低的电池产品。”

这也意味着,锂电市场的供需关系或会围绕新的维度展开。

编辑: 王苗苗
关键字: 锂电 碳酸锂

专题报道

+更多
2021年报印象

解码上市公司2021年年报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