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动态|嘉益股份冲击保温杯第二股:近九成收入来自海外,供应商未成立已合作

财经网 2020/11/27
分享到:
导语

随着“保温杯里泡枸杞”式的“朋克养生”逐渐在年轻人中大面积流行,膳魔师、象印、虎牌等品牌的保温杯也成为继“防脱洗发水”之后,另一款备受青睐的明星单品。而靠着保温杯代工的生意,浙江嘉益保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嘉益股份”)年营业额已突破4亿元,将于11月30日首发上会,若进展顺利,嘉益股份将成为继哈尔斯(002615.SZ)之后,A股第二家主营保温杯的上市企业。

此次IPO,嘉益股份拟募集资金4.17亿元,将分别用于扩大产能、研发中心建设及补充流动资金。然而从招股书中不难看出,凭借国际品牌的代工起家的嘉益股份,对海外市场及前五大客户仍有极高的依赖,公司超90%收入源自OEM/ODM模式,自有品牌存在感较低。

此外,除了实控人夫妇持有100%表决权、账上资金充裕仍募资补流等值得关注,招股书中陈列的与供应商合作时间早于该公司成立时间也难免令人生疑。

实控人持有100%表决权,供应商未成立已合作

嘉益股份成立于2004年,主要从事各种不同材质的饮品、食品容器的研发设计、生产与销售,主要产品包括保温杯、保温瓶、焖烧罐等不锈钢真空保温器皿、玻璃器皿等日用饮品、食品容器。

从股权结构来看,嘉益股份可以称得上一家典型的“夫妻店”。成立之初,戚兴华与陈曙光夫妻二人分别以货币资金出资208万元、192万元,分别持有公司52%、48%的股份。

经过2017年的股改与增资,截至招股书签署日,戚兴华、陈曙光合计控制公司100%的表决权,系公司实际控制人。其中,戚兴华、陈曙光夫妇通过嘉韶云华间接持有公司65.63%的股份;戚兴华直接持有公司11.38%的股份,通过嘉金投资间接控制公司12.50%的股份;陈曙光直接持有公司10.50%的股份。

同时,戚兴华的家族成员也通过员工持股平台持有公司股份。其中,戚兴华的姐夫朱中萍通过嘉金投资间接持有公司4%股份,并担任公司董事、总经理的职务。戚兴华的姐夫崔广文则间接持有公司0.65%股权,并任公司生产C部经理。

股权高度集中的情况下,公司内部治理方面或存在一定风险。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公司曾以现金形式发放工资,金额达1220.5万元。深交所亦就此向公司提出质疑,要求公司补充披露是否建立现金交易相关内控管理制度及执行有效性情况,是否会构成税务违法违规行为。

嘉益股份回复称,股份公司成立前,公司相关内部控制制度尚未健全。嘉益股份也在招股书中坦诚,公司存在实际控制人控制引致的风险,称如果控制不当可能会给公司及中小股东带来一定的风险。

不仅既往内控制度存在瑕疵,财经网注意到,公司此次披露的招股书中也存在矛盾之处。据披露,2019年,永康市弘翰五金制品厂(下称“弘翰五金”)位列公司第三大委托加工供应商,公司对其采购额为154.41万元,采购占比为11.84%。弘翰五金的经营规模为200万元,公司与其初次合作的时间为2016年。

1

来源:招股书

2

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然而,工商信息显示,弘翰五金成立于2017年5月31日,注册资本为10万元。公司与其合作时间为何早于该公司成立的时间呢?对于上述疑惑,财经网曾向公司发去邮件核实,不过截至发稿,公司尚未回复。

近九成收入来自海外,自有品牌拓展不顺

尽管保温杯已成功打入国内年轻人语境,但保温杯市场仍较为分散,境外品牌具有较大优势。据恒州博智(QYResearch)消费品研究中心的调研数据,2018中国不锈钢保温杯品牌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品牌为“膳魔师”,市占率为8.85%,A股保温杯第一股哈尔斯凭借5.4%的市占率排在第二。南龙集团、雄泰、象印、虎牌等品牌的市占率在2%左右,其他品牌市占率合计达70.14%。

在此背景下,嘉益股份采用OEM、ODM 业务模式与国际知名品牌商进行合作,公司主要客户包括美国PMI、ETS、S’well公司、日本Takeya等不锈钢真空保温器皿品牌商。

3

来源:招股书

2017-2020年一季度,嘉益股份实现营收3.4亿元、3.76亿元、4.05亿元、0.73亿元;归母净利润0.26亿元、0.81亿元、0.72亿元、0.14亿元。期间,境外收入占比分别为84%、83.25%、85.94%、86.35%,呈上升趋势,且七成左右收入源自美国。

除了对海外市场有明显的依赖,嘉益股份的客户也高度集中。报告期内,公司向前五大客户销售金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4.51%、91.35%、82.05%和83.44%。

在风险因素中,嘉益股份指出,若公司与现有海外大客户的合作关系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导致公司无法获取大量OEM、ODM订单,将致使公司外销收入增速放缓,对公司收入及利润水平造成不利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嘉益股份的客户结构也并不稳定。报告期内,大客户ETS贡献的收入分别为1.02亿元、0.55亿元、0.78亿元,收入占比从2017年的30.01%降至2019年的19.27%;S’well公司贡献的收入则从2018年的8201.31万元锐减至2019的4728.79万元,收入占比从25.56%降至11.68%,到了2020年一季度,S’well公司贡献的收入仅有400万元。

大客户的不确定性,无疑给公司盈利能力和经营效率带来更多的挑战。为了减缓大客户依赖、贸易摩擦等潜在风险,嘉益股份也在有意识的扶持自有品牌。

2019年3月,公司以合计2554.4万元的价格,从大客户PMI处收购了“miGo”品牌。为加大“miGo”品牌的市场推广力度,嘉益股份新设立了镁歌贸易、秦歌贸易、汉歌贸易、镁悦贸易、汉悦贸易等销售子公司,其中镁歌贸易主要通过互联网及线下从事miGo品牌相关饮品、食品容器等产品的推广和销售。

随着推广力度的加大,公司的推广费从2018年的51.56万元增长至2019年的425.03万元,电商平台费从26.32万元增长至359.33万元,销售人员的职工薪酬也从397.64万元涨至711.97万元。

然而,2019年,镁歌贸易仅实现营业收入2248.84万元、净利润亏损684.77万元。或许除了推广时间较短致使成效不佳外,“miGo”品牌自身的影响力也存在局限性。完成收购前,2016-2018年,“miGo”品牌的销售额分别为9082.58万元、6774.07万元、5949.54万元,利润贡献金额分别为980万元、280万元和22.80万元,盈利能力已出现断崖式下滑。

嘉益股份坦诚,如果未来公司自有品牌业务的拓展无法达到预计目标,将会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产能利用率下滑,“不差钱”募资补流

从募资规划来看,嘉益股份此次IPO意在进一步扩大生产规模。公司拟通过IPO募集资金4.17亿元,其中3.08亿元用于“年产1000万只不锈钢真空保温杯生产基地建设项目”,5876.96万元用于“研发检测中心项目”,5000万元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4

来源:招股书

截至2019年末,嘉益股份的产能为1600万只,即此次募投项目新增产能约为现有产能的六成。然而,公司产能利用率已呈下滑趋势,募投项目能否达成公司预期的盈利能力还有待考量。

2017-2019年,公司产品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02.35%、96.86%、95.09%,逐年有所下降,其中不锈钢真空保温器皿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6.48%、96.90%、95.29%。同时,公司主要产品不锈钢真空保温器皿的产销率也从96.48%下降至94.84%。

而随着海外疫情蔓延,嘉益股份逾八成收入源自境外,公司业绩也受到了一定影响。2020年上半年,公司产量为545万只,较去年同期减少17.8%,销量为511万只,较去年同期减少了17.05%。

财务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收2.27亿元,同比下滑18.74%;归母净利润4008.88万元,同比下滑9.47%;扣非后归母净利润3325.28万元,同比下滑26.32%。

对此,深交所曾在反馈意见中要求公司结合不锈钢真空保温器皿近两年产能利用率逐年下降情况,补充披露本次募投项目继续进行扩产的必要性。

除了新增产能的消化能力受到关注,嘉益股份此次拟用募集资金补充流动资金的举动或也值得考究。

尽管营收增速有所放缓,但嘉益股份的流动性较为充裕。2020年一季度,公司现金比率为2.04,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可以保障到期债务的偿还。截至报告期末,公司流动资产为2.49亿元,其中货币资金为1.34亿元,足以覆盖当期流动负债0.66亿元。

不仅账面上盘踞着不少现金,嘉益股份在报告期内也存在大额的闲置资金。报告期内,公司投资支付的现金分别为2850万元、1.11亿元、3.8亿元、8950万元。从其他流动资产来看,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其他流动资产分别为1904.20万元、5887.16万元、19.94万元与 1028.38万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 11.37%、27.34%、0.08%与 4.13%。

嘉益股份表示,其他流动资产主要为理财产品与待抵扣增值税进项税,2018年末其他流动资产较上年末大幅上升的主要原因系公司为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及增加公司收益,购买风险等级较低的银行理财产品金额增加所致,2019年末较上年末大幅下降的主要原因系理财产品的赎回与认购所致。

然而,“热衷”购买理财产品并未给嘉益股份带来预期收益。2017-2019年,公司通过处置金融资产取得的投资收益和购买银行理财产品利息获得的投资收益分别为-220.99万元、-1219.14万元、-137.92万元与62.59万元。那么,在此背景下,嘉益股份仍拟使用大量募集资金补流是否合理?

编辑: 李璐
关键字: 嘉益股份 IPO
分享到: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