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东控股“地天板”创历史记录 盘后公司称第三大股东板上抛售逾1055万股

财经网 2020/12/15
分享到:
导语

财经网资本市场12月15日讯 连续14天跌停后,仁东控股在15日突然上演“地天板”。今早间,仁东控股迎来第十五个连续跌停,封单一度超161万手;而在9点33分,仁东控股上演“地天板”,多个过亿大买单合力撬板拉至涨停,一分钟内仁东成交额超21亿元。

至收市,仁东控股以涨停结束交易,股价报15.14元/股,成交额达33.03亿元,换手达44.58%,双双创下历史记录。

而巧合的是,仁东控股有大股东今日在“板上”大笔减持。当晚,仁东控股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三大股东京基集团有限公司今日减持1055.7万股,占总股本的1.88%,减持均价为15.14元/股,即当日涨停板价格;其于4月13日至今累计减持1182.9万股,占总股本的2.11%,减持方式均为集中竞价。

同时,仁东控股另一公告显示,公司控股股东仁东信息之一致行动人仁东天津于12月15日接到中信建投通知,仁东天津在中信建投的两融合约将于12月15日至18日间陆续到期,如仁东天津未在合约到期前归还全部负债,中信建投将在合约到期后根据市场及交易情况进行强制平仓。同时,仁东信息在五矿证券有限公司的两融业务,因近期股票价格大幅波动,有触发强制平仓的可能性。

111

关于仁东控股今日剧烈波动,有市场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个就是纯博弈。因为这个公司没有什么基本面。今天仁东的“地天板”大概率是游资合力撬板,“游资觉得这个票跌多了,然后市场关注点也在这,有人气就有成交量,有成交量(之后)就可以出货。所以可能有几个大游资一起决定撬板。”

该市场人士同时对记者表示,资金选择在此时撬板,可能也是找了仁东股价的“支撑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去年底开启“一年四倍”慢涨前,仁东股价在2019年上半年一直在13-14元附近横盘。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公司里面的资金需要自救。所以他们需要联系外面的资金来救。对应背后可能有一些抽屉协议,这也是有可能的。”该市场人士称。

此外,在今日之前,市场上也曾爆出有资金将撬板仁东的消息。据相关媒体报道,曾有业内人士表示仁东本来会在12月8日撬板,且交易对手和交易方案都已经谈妥,但该股庄家被抓的消息突然出现,导致撬板交易流产。

频遭关注函“关照”

12月以来,随着股价连续跌停,仁东控股逐渐成为媒体和监管的关注重点。

12月8日,仁东控股疑似“庄股”的消息被证实。据相关媒体报道,一位接近监管层的知情人士透露,仁东控股确实为庄家操盘的个股,目前该庄家已被司法部门控制。

该人士同时表示,由于该庄家控制了不少个人账户的融资盘以及场外配资盘,在被监管和司法部门控制后,融资盘按规定被券商强制卖出致使该股开始跌停;配资盘也闻风大举卖出,而仁东控股跌停后的成交量极低,且卖盘很大,导致连续跌停引发踩踏。

12月10日,又有媒体报道,从事场外配资和虚拟盘交易的资本大佬李跃宗已被上海浦东警方控制,很可能与仁东控股坐庄高度相关。接近上海执法部门的人士称,李跃宗不是最近一批庄股的庄家,而是配资参与方,也是仁东操盘的深度参与方。

在该疑似操盘人士被抓消息爆出后,报道中提及的朗博科技(603655.SH)、大连圣亚(600593.SH)、金力泰(300225.SZ)等个股均出现大幅跌停。

仁东控股的连续跌停对券商也造成了一定影响。据媒体报道,一位在机构风险管理部的人士表示,最近已有不少券商开始自行排查两融标的。仁东这一案例中,券商30亿融资盘无法卖出,有在财务上形成坏账的风险。

监管方面,深交所也已两度出手。12月9日,深圳交易所发布《关于暂停“仁东控股”融资买入的公告》,依照《深圳证券交易所融资融券交易实施细则(2019年修订)》规定,自2020年12月9日起暂停仁东控股的股票融资买入。

12月14日,深交所又向仁东控股下发关注函,针对媒体报道称仁东控股股东崇左中烁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实际控制人为王石山、黄浩、刘长勇、邵明亚,其中王石山、黄浩、刘长勇为公司董事或高级管理人员,要求仁东控股自查并书面说明,崇左中烁的设立时间、原因、股权结构以及实际控制人情况,自查是否需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崇左中烁自第一笔交易开始买卖仁东控股股票的具体情况,说明该机构的资金来源,自查相关交易是否存在违法违规情形等。

编辑: 牛锋
关键字: 仁东控股
分享到: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