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观察 | 投297亿建光伏全一体化项目!光伏又一大玩家现身,成色有待检验

财经网 2021/04/22
分享到:
导语

伴随着“平价”时代的正式到来,光伏产业进入到竞争下半场,“赢家通吃”的马太效应正在上演。“头号玩家”们动辄抛出百亿起步的投资或签约项目,吹响了行业洗牌的号角。近日,一向低调的润阳新能源也祭出“大招”。

财经网获悉,在4月16日举办的第十六届鄂尔多斯国际煤炭及能源工业博览会上,鄂托克前旗与江苏润阳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润阳新能源”)签订了总投资297亿元的光伏材料及应用全产业科技园项目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协议涉及硅料、切片、电池片、组件以及发电供电全产业链。

如若上述项目顺利落地,润阳新能源将成为涉足光伏全产业链的“一体化”大玩家。

事实上,在经历硅料、硅片、玻璃等上游产品大幅涨价后,“垂直一体化”一度被视为光伏企业拉开成本差距、攫取市场份额的必然选择,隆基、通威、晶科等业内龙头纷纷以锁定长单、直接布局、合资设厂的方式延伸产业链。那么,“群雄逐鹿”之下,身处光伏电池片第二梯队的润阳,又将掀起多大的浪花? 

砸下近300亿二线电池片厂的“一体化”之梦

尽管该框架协议并未透露出细节,但财经网注意到,鄂托克前旗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将推动润阳悦达10万吨高纯多晶硅项目取得实质性进展。据工商信息显示,润阳新能源旗下拥有全资子公司“江苏润阳悦达光伏科技有限公司”,或为上述项目的实施主体。

从市场规模来看,2020年国内多晶硅名义产能44万吨,总产量约39.6万吨。其中保利协鑫(3800.HK)拥有10.5万吨硅料产能,5.4万吨颗粒硅产能有望于2022年全部达产;通威股份(600438.SH)产能为8万元,预计在2023年底形成29万吨硅料产能;新疆大全IPO募投项目建成后,多晶硅产能在2022年底有望超过11万吨;新特能源目前多晶硅年产能约8万吨,通过多晶硅技改项目产能预计达到10万吨。

目前业内硅料已经或有望突破10万吨的企业仅保利协鑫、通威、新疆大全、新特,意味着润阳悦达多晶硅项目建成后,该公司将成为第5家年产突破10万吨的硅料企业,跻身头部行列。

此外,早在2019年6月,鄂托克前旗曾与润阳新能源签署8GW单晶PERC高效太阳能电池项目,总投资50亿元,计划2021年6月开工建设,2024年6月建成投用。

出手便签下数百亿的投资协议,润阳新能源有何来头?

公开资料显示,润阳新能源成立于2013年5月,注册资本为3.6亿元,实缴资本为9238.11万元。公司专注于高效太阳能电池的研发及制造,产品有PERC电池、多晶电池、单晶电池等。  

根据市场机构PV InfoLink调研,2020年,润阳新能源位列电池片出货全球第三名,但与第一梯队的通威股份、爱旭股份(600732.SH)仍有一定差距。

截至2020年末,润阳新能源的高效光伏电池产能为20GW,计划于2021年底扩张至30GW。同期通威股份电池片年产能为27.5GW,预计2021年底电池片产能达到55GW;爱旭股份电池片年产能为22GW,已抛出高达200亿元共计36GW的扩产计划,产能未来将直逼60GW。

从业绩表现来看,据盐阜大众报公开报道,2020年,润阳有望实现销售55亿元,利润5.6亿元。通威股份、爱旭股份2020年归母净利润则分别为36.08亿元、8.05亿元。

不过,尽管业绩、出货量不及同行,但作为二线电池片玩家的润阳新能源却拥有强大的股东背景。

根据鄂托克前旗发布,合作框架协议签订的6天前,即4月10日,鄂托克前旗旗委副书记、政府旗长吴云曾赴江苏盐城就多晶硅全产业一体化项目,会见了江苏悦达集团(下称“江苏悦达”)董事局主席王连春,并与润阳新能源董事长兼总经理陶龙忠进行洽谈。

王连春表示,江苏悦达集团将全力支持项目合作建设,也有信心有决心推动项目落户鄂托克前旗。

公开资料显示,江苏悦达是全国500强企业,也是盐城知名的地方国企,东风悦达起亚汽车有限公司便是其投资成果之一。

而在润阳新能源的股东行列中,上海悦达新实业集团新能源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悦达”)于2017年6月入股,持有公司20.78%股份,位列第二大股东。上海悦达的控股股东正是江苏悦达,实控人为盐城市人民政府。

另外,盐城元润新能源产业投资基金持有公司11.87%股份,拥有股东盐城东方集团、江苏中韩盐城产业园投资有限公司等,股权穿透后均有盐城市人民政府的身影。

很显然,润阳新能源此次签订的百亿投资协议的背后,有实力雄厚的地方国企及地方政府的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润阳新能源目前也在筹划冲击A股。公司于2020年11月份完成股改及江苏省证监局辅导备案登记,计划2021年上半年在上交所申报科创板IPO。若顺利上市将进一步解决融资难题。

寡头时代 新玩家实力有待验证

事实上,自2019年末起,光伏行业景气度不断攀升,行业龙头和腰部企业的扩产规划均十分激进。光伏产业蓬勃发展的同时,一些超级巨头为了加深护城河开始了全产业链布局,向垂直一体化方向发展。

2019年起,隆基股份(601012.SH)、中环股份(002129.SZ)等上游硅片企业加速向下游的电池、组件环节渗透,晶澳科技(002459.SZ)、天合光能(699599.SH)等下游环节企业则向硅片扩张。同时,通过合资设厂、锁定长单的方式,保障自给率并最大化获取全产业链利润。

近日,在硅料与电池片双领域占据霸主地位的通威股份,宣布拟公开发行不超过人民币120亿元可转债,用于硅料项目、15GW单晶拉棒切方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切入硅片环节参与竞争,一场巨人间的赛跑正式鸣枪。

安信证券研报指出,光伏龙头实施垂直一体化主要受三项因素驱使。一方面行业中长期需求清晰可见,盈利受需求波动大幅恶化的风险变小;其次,单位投资额不断下降,意味着投资门槛降低;单环节龙头成本优势减弱,更需要垂直一体化拉开成本差距。

根据安信证券测算,当前产业链价格下,“硅料+硅片+电池片”垂直一体化的企业组件单瓦净利为0.31元左右,涉及“硅片+电池片+组件”企业组件单瓦净利润0.16元左右,“电池+组件”的企业单瓦净利约为0.05元,仅有组件环节的企业则处于微亏损状态。

另外,过去一年内,硅料等原材料价格跳涨,身处产业链上的光伏企业也急需通过直接投资或“合纵连横”的方式,保障供应,进一步扩大成本端的竞争优势。

“硅料环节的技术和资金要求都比较密集,近十年来,从全套设备进口、到技术消化吸收、工艺设备改良,再到领先甚至碾压全球光伏市场,硅料环节技术进步和装备国产确实有很大的突破,投资风险相对也很低了。”北京特亿阳光新能源总裁祁海坤对财经网表示,垂直一体化在强大的资本支持下,可以提高生产效率,降低综合成本,避免受到产品供应链的牵制、出现有钱买不到硅料、电池片的现象。

尽管“一体化”被视为光伏龙头实现进阶的利器,但同样也是一把双刃剑,关于“垂直一体化”仍存在不少分歧和争议。

有观点认为,未来各企业可能会在HJT的转换效率方面做出差异,从而重新使得电池片环节具备差异化,可能会对垂直一体化头产生消极影响。同时,上游企业实施一体化发展策略,可能会出现与下游客户直接争利的情况。

此外,项目回收周期变长的风险,也是一体化企业在市场变化中需要面对的突出难题。“如果一个企业的竞争力强大到能排挤和碾压竞争对手们的时候,甚至强者通吃的时候,也就意味着需要投入更多的资源、财力物力等等,风险可能就会爆发,就会有点船大难掉头了。”祁海坤称。

祁海坤指出,技术设备更新迭代快、投资风险大是光伏产业一路走来的标签,这也是光伏产业的高速增长迫使企业技术升级、迭代转型的真实写照。产业垂直一体化固然重要,但最好的生意是建立供应链的互信、分工合作实现共赢,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儿,让各环节的专业技术解决方案推动光伏行业整体发展,使人们享受更廉价的太阳能电力资源。

在“碳中和”热潮下,光伏行业已然成为百亿级投资项目的“主战场”,但投掷几百亿一口气布局光伏一体化的依然罕见。譬如“一体化”实施最好的隆基股份,目前也没有直接介入硅料生产领域或大力发展下游的光伏电站。

对于此前专注于电池片环节的润阳新能源而言,骤然切入光伏全产业链,为公司提升盈利能力提供了良机,但摊子铺得太大,也为公司带来更多成本控制、管理效率、资金实力等方面的挑战。如何在垂直一体化体系中,发挥其优势进而提升产能效率,或许都是公司需要反复斟酌、深思的问题。

而面对众多实力雄厚的玩家,润阳的加入,能否搅动光伏产业现有的市场格局,同样有待时间的验证。

文/李璐

编辑: 李璐
关键字: 润阳 光伏
分享到: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