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动态 | 好牌打烂!“爆款影片制造机”北京文化连续两年合亏30亿,五一后复牌直接ST

财经网 2021/04/30
分享到:
导语

财经网资本市场讯  4月29日晚,北京文化公告,公司股票自2021年5月6日起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更为“ST北文”,股票代码不变。

北京文化ST公告

同时,北京文化还披露了2020年年报和2021年一季报。北京文化2020年度亏损7.67亿元;另外,2021年一季度继续亏损约2689万元。

不过,虽然北京文化年报得以顺利发布,但公司董事表示无法保证该年报真实、准确、完整。

北京文化惨遭“ST”,郑爽“阴阳合同”成导火索

4月29日晚,北京文化公告,公司股票将于2021年4月30日(星期五)停牌一天,并于2021年5月6日(星期四)开市起复牌;公司股票自2021年5月6日起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处理,股票简称由“北京文化”变更为“ST北文”,股票代码仍为“000802”;公司股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后,股票交易的日涨跌幅限制为 5%。

对于被ST的原因,北京文化在公告中解释了主要原因,“因苏亚金诚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公司 2020 年度内部控制有效性出具了否定意见的《内部控制审计报告》(苏亚审内 [2021]22 号),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3.3条第 (四)项的规定,公司股票自 2021 年 4 月 30 日开市起停牌一天,自2021年5月6日复牌后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处理。”

苏亚金诚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也在对北京文化2020年财报出具非标审计报告的专项说明公告里,解释了具体的原因:“北京文化原子公司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其他权益工具投资(舟山嘉文喜乐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期初余额36699.21万元。本期该项投资已随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处置而转出,由于舟山嘉文喜乐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未能提供会计账簿、凭证、资金流水等会计核算资料,我们未能对该项投资期初余额实施必要的审计程序,无法对该项投资的期初余额及其对本年度数据和可比期间数据可能产生的影响作出准确判断。”

会所解释

这里提到的北京文化原子公司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正是给郑爽开出了1.6亿元天价片酬的一方。据郑爽前男友张恒微博爆料,郑爽从《倩女幽魂》一戏中获得了1.6亿片酬,还动用了“阴阳合同”的手法。

针对郑爽“阴阳合同”一事,目前上海税务局与北京广电部门已介入处理,上海税务局正在依照税收法律进行调查核实。当事人郑爽也通过官方微博账号回应称,愿意接受并配合一切调查。

4月29日晚,国家广电总局也表示,已责成北京市广电局对电视剧《倩女幽魂》制作机构涉嫌违反制作成本配置比例有关规定启动调查,同时要求北京市广电局、上海市广电局等配合税务部门对有关公司和郑爽签订“阴阳合同”、拆分收入获取“天价片酬”、偷逃税等涉嫌违法行为进行调查,如有违法违规情况将严肃处理。

4月30日国家税务总局在官网发布消息表示,上海市税务机关4月初依法受理了群众关于郑爽涉嫌偷逃税问题的举报,税务总局高度重视,其间已要求上海等相关税务机关对通过“阴阳合同”等方式涉嫌偷逃税行为依法依规进行严肃查处。

连续两年合亏超30亿,董事还坚称年报不保真

同样是在昨晚,北京文化还披露了2020年年报和2021年一季报。数据显示,北京文化2020年度实现营业收入4.26亿元,同比降低50.2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7.67亿元,2019年则为亏损23.09亿元,连续两年亏损合计金额30.76亿元。另外,北京文化2021年一季度营收1561万元,同比增长1225.6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约2689万元,亏损同比下降39.77%。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北京文化2020年年报得以顺利发布,但是公司董事张云龙、独立董事王艳认为其无法保证公司2020年年度报告真实、准确、完整,不存在任何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独立董事王艳认为其无法保证公司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真实、准确、完整,不存在任何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

董事表示年报不保真

北京文化董事张云龙认为:首先,2020年1月,北京文化原全资子公司世纪伙伴原法人、董事长娄晓曦涉嫌挪用资金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2020年12月,北京文化被北京证监局立案稽查,此两项立案到目前仍未结案,无法判断该两个案件的最终结果对公司2020年度报告的影响。其次,全资子公司东方山水规划审批存在重大政策风险,项目开发存在重大不确定性,无法判断其对公司2020年度报告的影响。

独立董事王艳则表示,“减值事项未经董事会认真讨论研究并形成决议,内控自我评价,未经董事会认真讨论并形成决议,对重要事项其经济活动实质是否真实准确完整未在年度报表中体现出来。本人就持异议事项在定期报告编制及审议过程中的沟通决策情况以及履行勤勉义务所采取的尽职调查措施包括:和会计师开会沟通、和管理层沟通、和审计委员会沟通,独立董事提出关于年度报告相关重要事项的意见和建议。”

另外,北京文化独立董事褚建国因工作安排缺席本次董事会会议,未对2020年年度报告及2021年第一季度报告相关议案发表意见。

一把好牌打烂!北京文化股价持续缩水

在我国电影票房总榜上,排在前四位的分别是《战狼2》、《你好,李焕英》、《哪吒之魔童降世》和《流浪地球》,四部影片里,除了动画片《哪吒之魔童降世》,其他三部都由北京文化参与出品。北京文化一度被誉为“爆款影片制造机”。

然而,北京文化仅赚了口碑,却没赚到钱。没赚到钱也还罢了,惹出的一连串麻烦事儿还都不小。

2020年的一场财务造假举报,掀开了北京文化不为大众熟知的一面。一年间,北京文化先后经历了财务造假、高层内斗、核心人物流失、背负巨额债务等一系列事件。

2020年4月30日,北京文化开盘一字跌停。就在前一日晚间,自称北京文化原副董事长娄晓曦的微博账号“@我是娄晓曦”,转发微博实名举报北京文化董事长宋歌欺诈发行债券罪,违规披露,公司倒改2018年审计报告等行为。直至2020年6月30日晚,北京文化在延迟两次回复交易所问询后终于承认2018年业绩造假。

值得一提的是,从2020年4月底至今,娄晓曦进行了多达5次的举报。

根据娄晓曦的披露,2018年至2019年初,北京文化宋歌、张云龙、贾圆波为了达到2019年发行可转债业绩条件(即2018财年业绩不能低于2017年),安排违法违规操作,通过签订一系列虚假合同确认2018年收入,制造大量虚假业绩,导致北京文化最初披露的2018年度财务报告存在虚假陈述等情况;2020年宋歌、张云龙及贾圆波等人以所谓“差错更正”为由,试图“以错掩罪”掩盖财务造假的操作,对2018年度财务报表的应收账款进行了调减。

实名举报之后,证监会介入核查。2021年1月,北京文化连发3份公告,披露其因信披违规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公司及相关人员收到北京证监局警示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深陷“财务造假”风波,北京文化管理层也“人心浮动”。

自公司被举报后,时任北京文化董事会秘书、副总裁职务的陈晨,与财务总监张雅萍相继因个人原因辞职。北京文化不得不聘任江洋为董事会秘书,聘任贾园波为财务总监。

但随后仅过了半年,在北京文化被中国证监会下发立案调查通知书前,宋歌、江洋、贾园波又分别申请辞去北京文化总裁职务、董事会秘书职务、财务总监职务。不过,宋歌仍担任北京文化董事长、董事会战略发展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务,江洋和贾圆波也仍在北京文化任职。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目前北京文化除了宋歌、张云龙,包括王京花、杜杨等老一批高管已全部离职。张云龙从去年底起,就已不再去北京文化上班。

在“铺天”的负面袭来之下,北京文化股价一路下行,市值大幅缩水。截止4月29日收盘,北京文化报5.47元/股,跌幅0.55%。历史上,2015年6月,北京文化股价曾一度站上43.35元/股高价,不到六年,公司市值缩水已超过八成;而自去年年初至今,其股价也是近乎腰斩。

北京文化1

编辑: 郭峰
关键字: 北京文化 郑爽 阴阳合同 ST 巨亏
分享到: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