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观察 | 拿下252亿光伏EPC大单的中来股份,离“春天”还有多远?

财经网 2021/05/08
分享到:
导语

受“平价时代”以及碳中和大潮地催化,动辄百亿级的投资或签约,在光伏领域不断涌现。近日,醉心于资本运作的中来股份(300393.SZ),也亮出一笔以百亿为单位的大订单。

财经网讯:5月6日,中来股份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中来民生、中来民生全资子公司公司中来智联能源工程有限公司(下称“中来智联”)与上海源烨新能源有限公司于4月30日(下称“上海源烨”)签署了《户用光伏发电项目EPC总承包协议》。

该合同总金额预估为252亿元,约为中来股份总市值68.49亿元的3倍有余。

过去一年,各路资本如过江之鲫般簇拥着进入光伏行业,头部玩家扩产如火如荼,市值记录不断被刷新。然而,几经易主风波的中来股份却踌躇不前,甚至遭遇“踩雷”私募的“黑天鹅”事件。

签下百亿长单的公告发出后,5月7日中来股份股价应声上涨,报收于8.8元,涨幅为13.4%,一洗之前的阴霾。不过,面对产业链上游原材料与电缆、水泥等各类辅材持续涨价,光伏EPC成本压力随之攀升。手握巨额合同的中来股份,呼唤春天之际,恐仍面临诸多难以言喻的挑战。

坎坷三嫁,理财“踩雷”元气大伤

风云激荡的2008年,42岁的林建伟在江苏常熟创办了中来股份。6年后,专注于光伏背板的中来股份幸运的捱过了“寒冬期”,在创业板挂牌上市。2017年,中来股份光伏背板出货量及市场占有率更是居全球首位,一时风头无两。

然而,中来股份并未满足于此。2015年,中来股份制定了从单一背膜业务转型升级为“光伏辅材”“高效电池”“光伏应用系统”三大业务板块协同发展的中长期目标,早早瞄准了被视为迭代产品的N型电池和组件制造领域,同时向产业下游电站端进行了扩张。

2016年,中来股份抛出13.67亿元定增计划,用于投资年产2.1GW N型单晶双面电池(N-PERT太阳能电池),总投资达16.58亿元,并于次年末完成募资,其中林建伟认购11.8亿元。

第一家吃下“N型TOPCon”技术量产螃蟹的企业并不好当,林建伟曾自述N型电池第一个吉瓦的投资在7-10亿元,成本“畸形的偏高”。根据中来股份公告,原本计划于2017年8月正式投产的项目直至2019年底才完成,累计实现效益不足7000万元。

扎进未知的新领域,让中来股份的资产负债率一度在2016年飙升至71.25%。紧接着又经历2018年的行业“阵痛期”,公司净利润直接腰斩至1.26亿元。

伴随着业绩的下滑,2018年起,中来股份董事、高级管理人员集中离职、减持套现。进入2020年,光伏龙头企业纷纷“纵横捭阖”式组团发展,扩产、签单一度成为行业的主基调。相较之下,承担巨大质押与资金压力的林建伟、张育政夫妇,选择三度筹划控制权转让。

去年6月开始,中来股份相继宣布拟向贵州省国资委旗下的乌江能源、杭锅股份转让股权,但均无疾而终。当年10月23日,中来股份再度披露称,控股股东林建伟夫妇拟通过股权转让、委托表决权,以及定向增发的方式,使泰州姜堰道得新材料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姜堰道得”)成为公司新任实控人。

公开资料显示,姜堰道得是一家以新能源新材料为主要方向的产业投资机构,背靠山西省国资委与泰州市国资委。国资企业成为实控人,意味着中来股份未来将获得更多资金方面的保障。

不过,3月4日,林建伟与姜堰道得签署协议终止上述表决权委托事项,同时承诺放弃15%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弃权期间为自承诺函签署之日起18个月。同时,林建伟及其一致行动人苏州普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还与姜堰道得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拟合计向姜堰道得转让5.25%有表决权的股份。

此次协议转让过户完成后,林建伟、张育政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姜堰道得为公司第二大股东。意味着筹划近一年的控制权转让仍暂时搁浅。

不仅如此,今年1月,中来股份突然自曝被“割韭菜”,合计认购的四支私募基金产品“踩雷”济民制药,在去年12月亏损1.587亿元,较2020年11月亏损幅度为97.18%。

受到该笔投资影响,在2020年光伏企业股价与业绩普遍大涨情况下,中来股份不仅净利润同比下滑60.26%,股价也近乎腰斩。

“百亿蛋糕”的甜蜜与苦涩

在低碳转型的浪潮下,光伏作为目前应用技术最成熟的新能源产业,正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凭借市场空间广阔、多重政策加持,户用光伏成为行业发展亮点。引入国资股东后的中来股份,也拿下了史上最大的户用光伏EPC订单。

公告显示,今年2月,中来股份控股子公司中来民生与中电投电力工程有限公司(下称“中电投”)签订了《中电投电力工程有限公司与苏州中来民生能源有限公司合资协议》,约定中来民生与中电投合资新设上海源烨,注册资本人民币5亿元,中电投持有其70%股权,中来民生持有其30%股权。

其中,中来民生成立于2015年7月,主营业务为分布式光伏电站、户用系统产品的销售,投资及远程网络运维服务等;中电投是国家电投二级子公司,为国家电投工程建设服务平台、海上风电专业化建设平台和风电产业创新中心。双方成立的合资公司上海源烨将专注于分布式光伏电站的开发建设。

双方约定上海源烨设立后的首年装机量目标值为至少并网发电1.2GW,第二至第五年的年平均新增装机容量目标值不低于1.5GW,且设立满5年累计装机容量达7.2GW以上。同时,中来民生以其持有的上海源烨的10%股权对应部分的分红收益及承接上海源烨EPC项目总包价款的5%对协议合作期内的新增装机容量和发电量进行履约担保。

根据协议,首年定价均值约为3.5元/W,每5兆瓦为一个项目支付单位进行付款,该定价有效期为一年。按照3.5元/W计算,合同总金额预估为252亿元,其中第一年合同金额约为42亿元,占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主营业务收入的82.60%。

“我国农村地区广阔且农民宅基地众多,户用光伏市场是一片巨大的蓝海,以5000千万户农村屋顶,每户平均15千瓦计算,再加上城市里的别墅区和城乡结合区域的户用屋顶,初步测算有1000G W容量的光伏发电装机市场潜力,截止到去年底我国户用光伏累积安装了150多万户,还有起码30多倍的增长空间。”北京特亿阳光新能源总裁祁海坤对财经网表示,去年户用光伏安装规模10.1GW,占全国新增装机总量48.2GW的近21%,而2019年是5.3GW,预计今年户用光伏会达到15GW的新增装机容量。

面对巨大的蓝海市场,5年合计超过250亿元的合同,无疑保障了中来股份未来几年的营收。但随着光伏走向全面平价,“百亿蛋糕”的甜蜜背后仍存不少待解的难题。

根据政策要求,2021年纳入当年中央财政补贴规模的新建户用分布式光伏全发电量补贴标准为每千瓦时0.03元,2022年起新建户用分布式光伏项目中央财政不再补贴。

除了补贴外,产业链涨价风波不断,也给光伏EPC企业带来不小的成本压力。

户用分布式光伏项目需要采购组件、逆变器,以及电缆、水泥、钢材等系列辅材。今年以来,硅料价格一路跳涨,据4月28日硅业分会统计,单晶硅料均价已从2020年最低点58元/kg,涨至150元/kg以上。头部企业硅片、电池片报价也在持续上升。此外,受到国际铜价的持续、大幅上涨,光伏项目中最重要的辅材电缆,也出现2%~12%的涨幅。

祁海坤指出,按照去年的原辅材料行情价格,今年可以做到3.2元/瓦以下的,但由于各种材料价格的上涨,导致光伏系统成本目前是3.3-3.6元/瓦左右。由于户用光伏屋顶太分散,不利于集中管理,也给专业运维带来了一些挑战。

此外,业内人士认为,缺芯导致的逆变器涨价、缺货可能会成为户用光伏良好预期背后的“阴影”。弘达光伏创始人刘继茂对财经网表示,户用光伏对价格较敏感,逆变器今年缺货的情况也会影响到安装量。

不可否认的是,户用光伏的发展前景十分广阔。但在诸多挑战之下,此次签订的项目究竟能给中来股份带来多大的收益,能否引领中来股份走向业绩的“春天”,还有待验证。

文/李璐

编辑: 李璐
关键字: 中来股份 光伏
分享到: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