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涨势延续 涨价触痛了谁?

新华网 2021/05/12
分享到:
导语

如今,从疫情中逐步复苏的实体产业正面临大宗商品涨价带来的新一轮考验。

近日,站在唐山港曹妃甸港区矿石码头三期工程的卸货装置附近,上海证券报记者看到,一辆满载进口铁矿石的大型货运车正匀速驶向码头。不远处的码头二期工程沿线,几个硕大的抓斗沿着卸船机上方的轨道依次下滑,张开“双臂”,向货仓里抓出一摞摞铁矿石,缓缓送上码头。

作为世界钢铁重镇,唐山是铁矿石需求最大的地区之一。每天都有进口铁矿石经由这里的码头卸货、分装,随后送往各大钢厂。与以往不同的是,近期,铁矿石的“身价”越来越昂贵。

如今,从疫情中逐步复苏的实体产业正面临大宗商品涨价带来的新一轮考验。

 大宗商品延续涨势

5月11日,黑色系商品延续涨势,热卷、螺纹、铁矿、焦煤、动力煤均刷新历史高位纪录。

今年以来,全面跟踪国内商品走势的文华商品指数涨幅已超过17%,文华工业品指数涨幅已接近22%。从单个商品来看,螺纹钢指数今年以来的涨幅超过39%,原油指数涨幅超过35%,铁矿指数涨幅超过26%。

现货市场方面,“五一”假期后,国内钢市大幅拉涨,钢坯、钢材、废钢等价格相继刷新数年新高。西本新干线数据显示,5月11日唐山钢坯报价为5650元/吨,较4月初累计上涨17%,并继续刷新近13年的新高。

与此同时,二级市场中,钢铁也成为明星板块。Wind数据显示,截至5月11日收盘,钢铁(申万)行业板块近60个交易日累计上涨32%,位列28个申万一级行业榜首。

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4月份,PPI同比上涨6.8%,涨幅比上月扩大2.4个百分点。其中,生产资料价格上涨9.1%,涨幅扩大3.3个百分点。

“从周期上看,本轮大宗商品周期自去年4月份开始,目前运行在牛市周期当中。”中大期货副总经理景川对上海证券报记者表示。

景川说,根据商品价格周期和库存周期共振理论划分,商品周期分为复苏(价升库减)、繁荣(价升库增)、衰退(价跌库增)、萧条(价跌库减)四个阶段。目前来看,市场仍处于“牛市”周期的中后期。

不过,不同商品供需差异较大。景川说,从原油、铜、铁矿石、橡胶、豆油当前所处的库存周期来看,原油价格已经经历了一轮显著回升,而市场库存依然在持续去化,处于复苏阶段。铜价当前价格显著回升,库存也开始出现重新垒库迹象,或处于繁荣阶段。铁矿石价格当前已处于历史高点,库存从去年下半年起处于缓慢回升阶段,可能正在从繁荣阶段进入衰退。从以上主要大宗商品的库存周期来看,多数品种处于复苏-繁荣阶段,反映商品价格受到利多驱动。

 供需错配带来供给主导型上涨

是什么主导了此轮大宗商品强势行情?

东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付鹏对上海证券报记者表示,去年11月份以前,全球商品上涨属于需求恢复推动型上涨,此后,市场就比较明显地出现了以供给为主导的现象。运行至今,大宗商品价格上涨70%以上是由供给主导,供应链风险才是当今商品运行的核心矛盾。这也是几乎全球的央行和政府都在不停地提示供应链风险的主要原因。

付鹏分析,去年底开始,在经济复苏和各国宽松政策刺激下,市场需求提前释放,但受全球疫情影响,生产供应并没完全恢复,所以市场供需错配表现得非常明显,这就引发了市场对供应链安全的担忧。加上国际宏观环境等因素影响,煤炭、铁矿、铜等商品一路上行。

随着海外疫情反复,一些主产国的商品供应一直呈收缩状态。以智利为例,作为全球最大的铜供应国,受疫情等因素影响,今年该国铜产量一直下滑。智利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智利铜产量在2021年第一季度同比下降2.2%。

“这种供需错配背景下的价格上行,市场表现出来就是需求接不动,因为这是不通畅的价格传导。于是从整个资本市场看,债券、股市都与商品出现了分化。这背后其实说明,下游市场不能消化价格上涨,但因为供给出了问题,生产企业依旧涨价。持续到现在,供需双方已开始进入僵持阶段。”付鹏说。

除了供需错配的基本面因素,全球宽松政策引发的超额流动性以及美元的持续走软,也是本轮商品牛市的主驱动因素之一。

景川说,全球超额流动性促发的资金涌入资本市场,以及由于美联储史无前例的货币超发对美元的打击,美元的持续走弱对于以美元定价的商品提供明显支撑。

“对于国内自主定价的部分商品来说,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构成了新一轮特定领域的供给侧改革,从供给端的产出限制扰动了部分领域的供需关系。显然,有色市场中的铜铝以及钢铁行业都获得一定的驱动力。”景川说。

以钢铁为例,工信部明确提出今年要让钢铁产量同比下降,唐山等地由于环保限产也已出现了明显的产量下降。

Wind数据显示,截至5月7日当周,全国主要城市主要钢材品种库存量为1621万吨,库存量连续9周下滑,累计降幅已超过27%。

 下游企业承受更多压力

下游产业链从中小企业到行业龙头,都纷纷感受到了原材料涨价带来的挑战。

宋游光是一家玻璃深加工的老板,他经营的上海晶迪安全玻璃有限公司,每个月要采购1500吨玻璃现货。他告诉记者,从2020年3月到现在,玻璃已累计上涨超过100%。“玻璃也是一天一个价,今年春节到现在已经涨了48%。”

“除了玻璃,我们还要用到钢材、铝材、胶等,现在各大钢厂涨价、铝材厂涨价、玻璃厂涨价、胶厂涨价……各种原材料都在涨,工人工资也在涨,非常考验企业的现金流。”宋游光说,同行中很多小玻璃加工企业都面临倒闭风险。

铜价大涨也令下游铜材和加工企业“苦不堪言”。江西一家铜线厂负责人对记者表示,铜价大涨令不少同行毛利骤减,加剧了行业的资金压力。由于铜价波动较大,终端客户观望情绪浓厚,近期订单量有所下滑。

“今天建筑钢材的现货行情较前几天不太好。”上海鑫罡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鲍木松向记者介绍,钢价涨太快,下游工地有抵触情绪,现在以刚需采购为主。市场畏高情绪浓厚,囤货需求变少。

为了应对价格波动风险,不少企业调头求助期货市场。宁德时代、金田铜业、诺德股份等一批上市公司纷纷在近期发布套保公告。宁德时代表示,公司拟对未来5年所需的部分金属原材料进行套期保值,上述业务所需保证金最高占用额不超过人民币100亿元,交易品种为镍、铝、铜等金属的期权、期货、远期等衍生品合约。

西本新干线研究中心主任孙辉对上海证券报记者表示,很多大型钢材贸易公司也在通过期现结合方式,建立盈亏冲抵机制。

景川说,整体来看,在下游消费渐渐恢复的情况下,大宗商品的快速上涨令下游企业的利润受到一定挤压。

编辑: 单凡芩
关键字: 大宗商品 钢铁 牛市 供需
分享到: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