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动态 | 股民的胜利,人均获赔39万!首例证券纠纷普通代表人诉讼案宣判:飞乐音响判赔1.23亿

财经网 2021/05/12
分享到:
导语

财经网资本市场讯 5月11日,上海金融法院公开宣判原告魏某等315名投资者与被告上海飞乐音响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飞乐音响”)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一案。据一审判决,被告飞乐音响应向原告支付投资损失赔偿款共计1.23亿余元人民币,人均获赔39万余元。

上海金融法院

来源:上海金融法院公众号

2020年8月受理、2021年3月开庭,至今历时9个月,这起全国首例证券纠纷普通代表人诉讼案终于宣判,这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若干问题的规定》出台后普通代表人诉讼的首次全面实践。

投资者集体维权,飞乐音响判赔1.23亿

该案的起因源于一例监管处罚。2019年11月,上海证监局做出一起行政处罚决定。飞乐音响因项目确认收入不符合条件,导致2017年半年度报告、三季度报告收入、利润虚增及相应业绩预增公告不准确,违反了《证券法》信息披露的有关规定,上海证监局决定对飞乐音响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六十万元罚款,对时任相关责任人予以警告并处金额不等罚款。

2020年8月,原告魏某等34名个人投资者共同推选其中4人作为诉讼代表人诉称,其系飞乐音响的投资者,因为飞乐音响的该次虚假陈述行为,蒙受了重大的投资损失,故起诉要求被告赔偿。

上海金融法院作出民事裁定确定权利人范围并发布权利登记公告,根据《代表人诉讼若干规定》,经“明示加入”,共有315名投资者成为本案原告,其中5名原告当选代表人,诉请被告赔偿投资损失及律师费、通知费等合计1.46亿元。

飞乐音响辩称,该虚假陈述行为与原告投资决定不具有因果关系,原告主要是受到行业利好政策等因素影响而买入股票;被告股价受到系统风险的影响部分应予以扣除,且因被告经营情况恶化导致的损失属于正常投资风险,不应由被告赔偿,请求驳回原告诉请。

2021年3月30日,该案在上海金融法院首次开庭,4名来自高等院校、行业监管部门的专家陪审员与3名法官共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

庭审中,原被告双方围绕交易因果关系、损失因果关系、损失金额的确定、系统性风险等其他因素的扣除以及律师费、通知费的合理性等争议焦点充分发表了意见。对投资者损失核定,随机抽取了第三方损失核定机构,即中证资本市场法律服务中心,出具了《损失核定意见书》。

当时,鉴于双方当事人庭上均表达了调解意向,合议庭将组织双方进行调解,若调解不成,本案将择期宣判。

5月11日,经过一个多月的审理,上海金融法院公开宣判了此案,经一审判决,被告应向原告支付投资损失赔偿款共计1.23亿余元人民币(少于索赔额1.46亿元),人均获赔39万余元。

上海金融法院认为,被告飞乐音响在发布的财务报表中虚增营业收入、虚增利润总额的行为构成证券虚假陈述侵权,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315名原告均于涉案虚假陈述实施日至揭露日期间买入飞乐音响股票,并在揭露日后,因卖出或继续持有产生亏损,应当推定其交易与虚假陈述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不过,被告证据不能证明原告明知涉案虚假陈述的存在仍买入股票,也不能证明原告的交易未受到虚假陈述的影响,其提出的行业利好政策等因素不足以排除交易因果关系的成立,但其中受证券市场风险因素所致的部分损失与涉案虚假陈述行为之间没有因果关系,被告不应对此承担赔偿责任。

上海金融法院采纳中证资本市场服务中心出具的损失核定意见,认定原告所应获赔的损失金额为扣除证券市场风险因素后的投资差额损失与相应的佣金、印花税、利息损失之和。

值得一提的是,飞乐音响此案是证券纠纷普通代表人诉讼的首例一审宣判。2020年5月初,南京中院公告,决定对怡球资源、辉丰股份、澄星股份、蓝丰生化4家公司的证券纠纷采用代表人诉讼审理方式,但这些案件目前都暂未宣判。

“老八股”飞乐音响火速“摘帽”,但危机犹存

飞乐音响是A股市场“元老级”股票之一。1990年12月19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开市营业,宣告了新中国证券市场的正式诞生,飞乐音响成为最早登陆上交所交易的八只股票之一,即“老八股”。

有趣的是,飞乐音响当年其实只是“小飞乐”,“老八股”里还有个“大飞乐”,即上海飞乐股份有限公司。不过时过境迁,如今“大飞乐”已经改名叫“ST中安”了,仅有“小飞乐”还在续说着“老八股”的余晖。

而“小飞乐”近年来过的也并不那么“快乐”,去年5月就被“披星戴帽”了。

2020年4月30日,飞乐音响公告,因2018年度、2019年度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且2019年度经审计的期末资产为负值,根据上交所有关规定,公司将从当年5月6日起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为“*ST飞乐”。

数据显示,2018年至2019年,飞乐音响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亏损32.95亿元、亏损16.80亿元。

除了经营状况不佳之外,飞乐音响当时还被曝出违规信批、虚假陈述丑闻:2019年7月3日,*ST飞乐涉嫌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2019年11月1日,*ST飞乐收到上海证监局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ST飞乐在2017年参与的“智慧沿河”、“智慧台江”项目中,项目确认收入不符合条件,导致公司2017年半年度报告合并财务报表虚增营业收入1.80亿元、虚增利润总额3784万元;导致2017年第三季度报告合并财务报表虚增营业收入7.21亿元、虚增利润总额1.51亿元;导致2017年半年度、第三季度业绩预增公告不准确。上海证监局决定对飞乐音响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六十万元罚款,对时任相关责任人予以警告并处金额不等罚款。

不过,在“披星戴帽”未满一年之际,飞乐音响就扭亏为盈,顺利的“摘星脱帽”,暂时解除了退市危机。

2021年3月31日,飞乐音响发布最新年报,2020年度,飞乐音响实现营收44.33亿元,同比减少22.58%;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31亿元,同比增长125.68%;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26.96亿元。

4月14日晚,飞乐音响再度公告,公司对照上交所有关规定,2020年年度报告经审计财务指标涉及退市风险警示情形已经消除,且不触及其他退市风险警示或其他风险警示的情形,公司符合申请撤销股票退市风险警示的条件。上交所同意撤销对公司股票实施的退市风险警示,公司股票将于4月15日停牌一天,4月16日复牌并撤销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ST飞乐”变更为“飞乐音响”。

不过,仔细查看飞乐音响扭亏为盈的原因,其主要源于报告期内出售项目股权,进而形成不菲的投资收益,若是看扣非净利润,飞乐音响2020年扣非净利润仍亏损4.13亿元,且为连续4年扣非净利润亏损。

飞乐音响也表示,公司2020年度虽然扭亏为盈,但公司仍可能面临来自宏观环境、行业政策、市场及原材料价格波动等方面的风险。

4月30日,飞乐音响披露2021年一季报,公司2021年第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1.39亿元,同比增长8.7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0.59亿元,上年同期为亏损1.9亿元,亏损幅度收窄。

编辑: 郭峰
关键字: 飞乐音响 证券纠纷 普通代表人
分享到: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