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观察 | 乡村振兴中的光伏:30倍增长空间可期,机遇下仍存挑战

财经网 2021/05/18
分享到:
导语

《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已实施三年时间,有效推动着新时代“三农”工作的发展进程。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全面推进乡村振兴,乡村振兴概念再次引起全社会的关注。

尤其是乡村产业振兴,成为着“五个振兴”的先锋。经过市场逐步的探讨,市场普遍认为,光伏产业在农村大有可为;与此同时,光伏产业也将在乡村振兴中扮演重要角色。

光伏产业界人士评估,据统计,我国至少还有5000万个可安装户用光伏的屋顶,装机总量可达1000GW,根据农村可利用屋顶测算,至少还有30多倍的增长空间。

农村户用光伏可谓是一片蓝海。巨大的市场前景下,也存在着农户对光伏的认知有限,投资资金短缺,农村光伏运维难度较大等问题。光伏+乡村振兴,依然要面临挑战。

还有30倍增长空间

当前,光伏产业已经从集中式光伏一枝独秀的阶段,进入集中式光伏和户用光伏并举的发展阶段。户用光伏正式进入了快速发展的阶段。

4月27日,国家能源局发布《2021年一季度全国光伏发电建设运行情况》。数据显示,一季度光伏新增装机容量为5.33GW,其中光伏电站2.52GW,分布式光伏达2.81GW,新增分布式光伏占比达52.72%,超越集中式光伏电站。

在政策层面,2021年是光伏平价元年,针对光伏电站的补贴已经大范围撤销,不过对户用分布式光伏仍有补贴。2021年纳入当年中央财政补贴规模的新建户用分布式光伏全发电量补贴标准为每千瓦时0.03元,2022年起新建户用分布式光伏项目中央财政不再补贴。

4月9日,在首届户用光伏创新发展论坛上,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名誉理事长王勃华表示,去年户用光伏市场蓬勃发展,纳入补贴规模的户用项目达10.1GW,创下历史新高,成为光伏新增装机中最大的亮点。

华创证券研报表示,业内人士表示,系统成本如果降到每瓦2.8元,全国大部分地区就可安装户用光伏。即便2022年后补贴取消,户用光伏仍是整个光伏及新能源板块中最具政策优势的板块。保守估计2021年户用光伏新增装机量可达15GW左右。

在户用光伏蓬勃发展的市场中,农村户用光伏市场堪称巨大的蓝海,市场主体普遍对农村户用光伏市场高度重视。

弘达光伏创始人刘继茂对财经网表示:“据统计,我国至少还有5000万个可安装户用光伏的屋顶,装机总量可达1000GW,市场还很大。”

“户用光伏市场是一片巨大的蓝海,初步测算有1000GW容量的光伏发电装机市场潜力,截止到2020年底我国户用光伏累积安装了约157万户,根据农村可利用屋顶测算,至少还有30多倍的增长空间。2020年户用光伏安装了10.1GW,预计2021年户用光伏会达到15GW的新增装机容量,占比光伏电站总装机容量从去年的近21%提升到25%左右。”北京特亿阳光新能源总裁祁海坤也对农村户用光伏市场的前景表示高度看好。

政策利好是推手

回顾农村户用光伏市场的培育过程,政策在其中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首先就体现在补贴政策,从2013年开始,随着国内光伏产能逐渐过剩,户用光伏作为光伏产业的新蓝海,逐步受到政府层面的重视,相关激励政策随之出台。

2013年,政策层面提出,户用光伏补贴的补贴为0.42元/千瓦时,至2021年,户用光伏补贴已经下调了7次, 2021年的户用光伏补贴已经下降至0.03元/千瓦时。

随着补贴政策的推出,户用光伏的装机量获得快速增长。2014年,全国分布式光伏的装机量目标为8GW,而2017-2020年,全国分布式光伏的装机量连续4年突破10GW。

祁海坤对财经网表示:“我国户用光伏从2013年的0.42元/度电的补贴政策到今年0.03元/度电的最后一年财政补贴实施8年来,户用光伏领域的商业模式、销售渠道、安装队伍培养以及金融配套政策等都已基本成型。”

除了补贴政策外,另一大力推动了农村光伏市场的政策就是光伏扶贫政策。

2015年,光伏扶贫被列入国务院扶贫办的精准扶贫十大工程。在河北、山西、宁夏、甘肃、青海、安徽6个省区选择30个县开展试点工作,使贫困群众在建设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中直接增收,在建设光伏电站项目中参股分红,实现就业。

从光伏扶贫的数据看,贫困户普遍增收3000元以上,光伏扶贫项目推动了扶贫事业,同时也为光伏在农村的普及做出了贡献。

“光伏行业为农村做出了巨大贡献,一是解决无电地区的用电问题,为西部无电地区安装了数十万套光伏系统,二是光伏扶贫项目,为农村数百万户贫困户增加了一项稳定的收入。”谈及光伏行业对农村的贡献,刘继茂如此表示。

仍面临挑战,需持续深耕

尽管农村户用光伏市场获得了较快速的发展,然而,目前农村的户用光伏产业仍然面临一定的问题。总体来看,经市场反馈,农村户用光伏市场面临以下挑战。

一是农户对光伏的认知仍有待提高。光伏作为含有一定科技含量的产业,农民要认知光伏产业,以及要熟练运用和维护光伏设备,仍存在一定的知识门槛。如果只依靠商业宣传鼓动农民投资光伏,农民并不会掌握相应的科学知识,一旦产出低于预期,农民的投资热情将会迅速被挫败。

刘继茂表示:“农村地光伏的认识还不够,需要厂家正确积极引导,让光伏发电真正走进千家万户,让更多的认识光伏,了解光伏,参与光伏,是每一个做户用光伏企业的责任。”

二是资金状况仍面临短缺问题。农民的财产相对较少,而投资光伏是一件相对耗费较多资金的行为。当前,政府通过补贴的方式,激励农民投资光伏,而未来,户用光伏的补贴也将迅速被取消,这对农民投资光伏的积极性也将带来一定冲击。

针对这一问题,目前,光伏行业也探索出了若干商业模式,以加强市场主体的参与积极性。祁海坤对财经网表示,目前农村光伏户用市场主要有3种商业模式:第一种老百姓自己投资,基本上5年左右回本,可以享受20年的发电收益(例如自投资10万元,每年收入2万左右,考虑到光伏发电效率衰减,每年接近2万元,连续20年的收入,这也称之为“光伏养老”。第二种是光伏EPC企业租用老百姓的屋顶,根据装机容量(屋顶面积)每年的租金在500元-2000元不等。第三种是光伏EPC公司引入金融机构贷款模式,可以每年用光伏发电收益还贷款或者老百姓不用出钱,只提供屋顶,8年后光伏电站免费给老百姓。”

三是农村光伏运维难度较大。农村位于偏远地带,基础设施相对比较薄弱,并且农村的人才也相对比较稀缺,这些均给农村光伏的运维带来了难题。

光伏行业的从业者,普遍认为规模效应是解决运维问题的方向。刘继茂对财经网表示:“由于农村白天用电量不大,加上有些地区电力设施老化,很多地方安装光伏容量受到限制,因此电网公司需要升级电力设施。”祁海坤也表示:“由于农村户用光伏屋顶比较分散,不利于集中管理,这给专业运维带来了一些挑战,当然这也是培养运维人员本地化的机会,有了规模效益,运维成本也就会降低。”

编辑: 刘欣颖
分享到:

相关新闻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