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动态|茅台酒瓶供应商要上市!“负债累累”的华联瓷业左手抵押厂房,右手分红过亿

财经网 2021/06/11
分享到:
导语

2020年3月4日,湖南华联瓷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联瓷业”)再度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在首次IPO折戟后,华联瓷业将目光转向中小板。而今,中小板与深市主板合并两月有余,华联瓷业的IPO进程却止步不前。除了今年1月的更新了一份招股书,未再有进一步动作。

作为一家从事陶瓷制品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的企业,华联瓷业产品以色釉陶瓷、釉下五彩瓷等日用陶瓷为主。主要客户是宜家、贵州茅台、吉普森、舒宁、邦实和布鲁斯特等为行业内全球知名企业。

随着业务发展,公司对资金的需求量越来越大。本次IPO,华联瓷业的拟募资规模较上次大幅增加,由3.94亿元改为6.54亿元。

财经网通过翻阅招股书了解到,华联瓷业在报告期内有半数房产被公司抵押,2019年偿还债务支付的现金达到了1.1亿元,间接导致公司期末现金流“失血”3666.53万元。然而在公司迫切需要资金支持的情况下,华联瓷业2019年还进行了两笔现金分红,合计6044.8万元。

51处房产被抵押,为偿还债务致现金流“失血”

目前,我国是世界陶瓷生产第一大国,华联瓷业作为国内日用陶瓷出口规模连续10年排名第一的陶瓷供应商,其营收规模也水涨船高。2017-2019年,华联瓷业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28亿元、8.45亿元、9.5亿元,逐年上升。

不过,华联瓷业所处的日用瓷器行业产品销售周转较快,对短期资金需求较高。招股书显示,随着公司规模的扩大,对流动资金的需求相应增加,为此华联瓷业增加了银行机构及其他政府单位的借款。

经财经网统计,华联瓷业已将半数房产抵押给了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醴陵支行(以下简称“中行”)。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主要固定资产情况,华联瓷业共拥有102处房产,其中多达51处房产处于“中行抵押”状态,债权期限为2015年12月17日至2020年12月17日。抵押物分别为华联瓷业及其子公司溢百利、湖南玉祥的部分房产。根据抵押合同,中行作为抵押权人可在诉讼时效期间内行使抵押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33条规定,抵押权设定后,当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有权依照本法规定以该财产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财产的价款优先受偿。抵押权人的优先受偿权是抵押权人最主要的权利,也是抵押权最主要的效力,抵押权人若无此权利,抵押权将失去存在的意义。

根据华联瓷业在2020年12月24日签署的招股书,上述《最高额抵押合同》仍在履行过程中。财经网注意到,在华联瓷业51处处于“中行抵押”状态的房产当中,有38处为“工厂厂房”。

为此,财经网就“如何避免因房产抵押而为公司生产带来的风险”向华联瓷业发送采访函,截至出稿,未予回复。

不仅如此,华联瓷业还有多笔短期借款,2017-2019年,对应金额分别为7000万元、9000万元和1001.4万元。为缩减借款规模,华联瓷业在2019年偿还了8000万元的短期借款。从现金流量表来看,华联瓷业2019年偿还债务支付的现金为1.1亿元。

此举的代价是增加了公司现金流的负担,华联瓷业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从2018年度的-5324.92万元降至2019年度的-1.44亿元。受此影响,2019年末公司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也从上年的1.24亿元降至8701.88万元。

“屋漏偏逢连夜雨”,在现金流“失血”3666.53万元之后,疫情的突袭和蔓延将进一步加剧华联瓷业的业绩负担,迟迟无法上市募资的华联瓷业,在2020年上半年新增3007.01万元的短期借款。

根据招股书,华联瓷业的产品以出口销售为主,疫情的爆发短期内会影响国际经贸、人员往来,预计对公司2020年业绩产生一定影响。截至2020年6月末,华联瓷业实现营业收入3.61亿元,在公司产品以日用陶瓷为主,行业不存在明显季节性的情况下,华联瓷业保持营收增长,下半年收入至少要达到5.88亿元。

3年4次分红,存在实控人控制风险

在公司对流动资金需求增加且债务缠身的背景下,华联瓷业在分红方面却丝毫不手软。

2017-2019年,华联瓷业分别派发现金红利2000万元、2000万元、6044.8万元。其中在2019年,华联瓷业分别于3月26日、12月8日通过股东大会决议,以总股本18890万股为基数,派发现金红利3022.40万元。

根据招股书,华联瓷业进行现金分红的第一个条件是,公司该年度的可分配利润为正值,且现金充裕,实施现金分红不会影响公司后续持续经营。

另据招股书中的竞争劣势,华联瓷业目前正处于智能制造装备升级改造的关键时期,投资项目的实施、研究开发的投入、国内外市场的拓展均迫切需要资金的支持。

此外,虽然公司营收规模在扩大,但是营收增速却有放缓迹象。2017-2019年,华联瓷业营业收入分别为7.28亿元、8.45亿元、9.5亿元,增速分别为23.47%、16.11%、12.41%,逐年放缓。

不仅如此,报告期内,华联瓷业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6069.82万元、1.08亿元、1.11亿元,增速分别为53.8%、78.6%、2.17%,2019年增幅明显下滑。

华联瓷业一方面强调公司迫切需要资金支持,另一方面却在3年内进行了4次现金分红。股东利益得到保障的同时,公司的发展需求被置于何处?

招股书显示,本次公开发行前,公司实际控制人许君奇和傅军通过其控制的致誉投资、新华联亚洲和长石投资控制华联瓷业90%的股权。可以视为历次派发现金红利的主要受益人。

值得注意的是,华联瓷业在招股书中,对实际控制人控制风险作出了提示。表示发行后实际控制人许君奇和傅军仍将控制公司67.5%的股权。许君奇和傅军可能利用其在公司的控制地位,通过行使股东大会表决权控制公司董事会对公司的人事、财务和经营决策等进行控制,从而损害公司和公司其他股东的利益。

财经网通过翻阅招股书了解到,傅军通过控制新华联亚洲和长石投资控制华联瓷业45%的股权。同时,傅军还直接持股并控制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华联控股”)。

根据深交所2020年6月1日向新华联文化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华联文旅”)下发的年报问询函,截至2021年4月28日,公司控股股东新华联控股持有其股份数量116,027.2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1.17%,其中,1,133,641,557股已被质押并存在质押违约,全部持股因债务逾期涉诉已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

招股书显示,华联瓷业在报告期内与新华联(新华联控股以及旗下子公司)存在关联交易,2017-2019年新华联向华联瓷业采购 207.91 万元、1939.16 万元、800.69万元产品

财经网曾关于“新华联采购的产品单价为多少?与市场价格相比定价是否公允?”、“如何避免实控人利用其在公司的控制地位损害公司利益”向华联瓷业发送采访函询问,截至出稿,未予回复。

再登证监会信披质量抽查名单,欠缴社保或成隐疾

巧合的是,华联瓷业在两次IPO期间,均登上了证监会发布的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抽查名单。2020年3月13日,证监会与证券业协会公告首发(IPO)企业信息披露质量抽查抽签情况。结果显示,有4家IPO企业被抽查,华联瓷业再度上榜。

从其信披情况来看,华联瓷业的社保缴纳情况并不理想,与报告期内大手笔分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末,华联瓷业及下属子公司存在社保欠缴情况,其中养老保险未缴纳人数为513人、医疗保险未缴纳人数为470人、生育保险未缴纳人数为2826人、失业保险未缴纳人数为1880人。

华联瓷业实行劳动合同制,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以下简称“《劳动合同法》”和国家及地方其他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与员工签订劳动合同。

根据《劳动法》第七十二条,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

此外,《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三项规定,用人单位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第四十六条第一项规定,劳动者依照本法第三十八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

综上,华联瓷业欠缴社保的行为不但要承担法律风险,还有被欠缴员工追偿的风险。而华联瓷业在招股书中并未就“补缴社保”的情况进行说明。

除此之外,华联瓷业在报告期内存在因违法违规而被行政处罚的情况,其中一项违法违规行为的披露情况似乎并不完整。

根据招股书,2015年9月至2016年9月期间,由于公司4份报关单填写错误,导致相关产品的申报价格、数量与实际成交价格、数量不一致。华联瓷业于2017年11月21日收到株洲海关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株洲海关对发行人作出罚款人民币2.38万元的行政处罚。

财经网通过天眼查了解到,华联瓷业报关出口的上述4份报关单项下货物共计高报价格约7.96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为51.46万元;商品编号6911101900与6913100000的出口退税率均为13%;当事人出口上述货物可能多退税款约6.69万元。

编辑: 房雅楠
关键字: 华联瓷业 IPO
分享到: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