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线传媒上半年净利降80% 《姜子牙》能否接棒《八佰》关乎"命门"

投资者网 2020/08/31
分享到:
导语

原标题:光线传媒上半年净利润骤降80% 《姜子牙》能否接棒《八佰》关乎“命门”

《投资者网》王柱力

若说电影行业在疫情中已然冻僵的话,《八佰》则让其气血逐渐复苏,随后上映的影片能否借此势头亦取得佳绩事关重要,这其中就包括北京光线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线传媒,300251出品的动画电影《姜子牙》。

但布局越大,耗费越多。2020年上半年光线传媒净利润出现下滑80.46%的背景下,拓展剧集业务所需的资金是否充裕、如何分配?通过院线电影收入补贴剧集制作,或用剧集项目盈利分摊电影风险,以当下市场来看,这两者同时面临各自的风险。

珠玉在前 “姜子牙”备受期待

光线传媒在疫情中所受冲击非小,其2020年中报显示,上半年营业收入2.59亿元,同比减少77.86%;归母净利润0.21亿元,同比减少80.46%,其中属于电影及衍生品业务的收入为0.92亿元,同比减少90.06%。

按一般构想,影院关门之后,为寻找替代娱乐产品,观众或许更愿意回家在电视前或网上收看剧集,这对于电视剧产业来说自然是有利的。但实际上疫情期间许多剧组不能开工,加之交通受限,需跨省或出国制作的项目搁浅,诸多合同面临违约。

光线传媒的电视业务亦难幸免,2020年上半年,电视剧业务收入1.53亿,同比减少30.56%;连带着艺人经纪业务也有所下滑,同比减少45.58%。接下来上映的影片,是其能否打赢下半年翻身仗的关键。公司也参与出品了《八佰》,但凭该片挣足脸面的自然是主要出品公司华谊,《姜子牙》才是其押宝之所在。

《荞麦疯长》也是光线传媒安排在疫情后上映的电影,已于8月25日登陆院线。但公司显然没对它抱有太多期待,而是将《姜子牙》视为重回观众视野的重头戏。《荞麦疯长》是90年代背景下都市爱情故事,这种题材在当今市场中本就不温不火,虽有金马影后马思纯加盟,但其他主演亦非巨星或顶级流量,新人导演的水平也差强人意。目前该片在豆瓣的评分只有4.7。

《姜子牙》则不同。去年的《哪吒之魔童降世》是一部现象级的制作,票房突破50亿元,冠绝2019年,为光线传媒的动画电影积攒了优异的观众口碑。

因为影院上座率暂时不可能恢复到正常水平,同为霍尔果斯彩条屋影业有限公司制作,同属“封神宇宙”,《姜子牙》能否像《哪吒》一样精彩尚未可知,但想要延续《哪吒》的票房神话几无可能。

票房不仅是影视公司的主营收入来源,更是显扬公司名声、影响股票市值的重要因素。相比于其他行业,投资者对影视公司的感觉更加具体直观。关键作品的口碑和票房,直接关系到投资者信心。

以年初的《囧妈》为例,该片于院线撤档,由字节跳动6.3亿买下版权在线免费播放,赚足了口碑,其出品方欢喜传媒短时间内股价大涨逾43%。如果《姜子牙》依然能做到有口皆碑,至少在光线传媒的股价上,应该明显有所表现。

分账制让光线剧集亦不明朗

据公开资料显示,光线传媒立足于内容制作,在影视行业内多线布局,除了电影、电视剧出品,以及艺人经纪等传统营收渠道外,公司亦积极参与网剧和网络电影的制作。网剧的播放平台虽然主要由优酷、腾讯、爱奇艺三家把持,但剧集制作领域依旧是一片盈利可观的沃土,各个平台的竞争使网剧缺口较大。

网剧备案数量在2019年11月达到峰值,为151部。2020年上半年,上线的网剧数量就达195部。如果再把视线放远一些,参考电子器材等其他行业数据,网络视频的崛起会显得更加迅猛。

据工信部最新数据,中国手机用户超15.7亿,人均拥有1.12部,今年1月国内手机出货量2036.6万台,在疫情最为严重的二月份,国内手机出货量依旧有638.4万台。随着5G技术应用,移动端观众将继续与日俱增。制作公司在此种趋势下奋勇争先,光线自然也不例外。

但布局越大,耗费越多。2020年上半年光线传媒净利润出现下滑80.46%的背景下,拓展剧集业务所需的资金是否充裕、如何分配?通过院线电影收入补贴剧集制作,或用剧集项目盈利分摊电影风险,以当下市场来看,这两者同时面临各自的风险。

就上述投资者关注的问题,《投资者网》联系光线传媒,公司称“现阶段统一不回复调研函。”

公开资料显示,光线传媒对于下一步的剧集业务已有了明确的规划,报告期内,发布包括《山河枕》《春日宴》《拂玉鞍》《君生我已老》《她的小梨涡》《所有的乡愁都是因为馋》等在内的14部剧集片单。这些剧集基本由成熟的小说或漫画IP改编而来,让剧集未播之时就自带流量。风险在于,原著读者群对剧集颇为挑剔,若在制作上不够用心,很容易招来口诛笔伐。

之前网剧制作以IP为中心,只要IP优质,网站就会全盘吃下剧集版权,制作方抢IP就占摇钱树,今时今日此种模式已是难以为继。不言而喻,网剧投资的风险和不确定性急剧攀升,2017至2019年,网剧单集成本增速达230%;今年头部网剧单集价格更是突破2500万。平台方也开始寻求分摊风险,比如爱奇艺,就对一些S级头部网剧就实行了分账模式。若剧集受到青睐,制作方自无亏损之虞,反之则要承担损失。

光线传媒能否提升从优质IP到优质剧集的转化率,这14部网剧在行业新模式下能获利几何,一切尚属未知。换言之,暂时不能寄望于网剧项目减轻《姜子牙》身上的担子。

“姜子牙”成败关乎光线未来

昔日周文王为姜太公拉车八百步,请其出山襄助大业。如今《姜子牙》是否能为光线传媒再现风采?自去年起,中国影迷开始热盼“封神宇宙”的成型,该公司从未公开给过回应。但从2020年半年报披露的项目看,曾传出夭折消息的“神话三部曲”之一《凤凰》仍在制作日程中,《哪吒2》进入前期策划阶段。上半年还推出了影视联动衍生漫画《敖丙传》。

IP系列电影的优势在于:锁定连续收益、低成本宣发、衍生品收入潜力。《哪吒之魔童降世》曾采取授权工作室开发的模式,靠手办、玩偶、徽章等衍生产品实现1467.8万元的众筹金额,创下业内纪录。

不论光线传媒是否有“封神宇宙”的大野心,系列电影都是一条肉眼可见的中兴之路。

因此,《姜子牙》的成败至关重要。市场回暖之后,疫情早期撤档影片将陆续回归,积压存量亟需出清,竞争激烈可想而知,排片重现繁荣更令人兴奋。《姜子牙》若能领跑影业全面复苏的窗口期,对光线传媒至关重要。(思维财经出品)

编辑: 文静
关键字: 光线传媒
分享到:

相关新闻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