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动态|《我和我的家乡》贡献收益超8000万,北京文化再度押中爆款能否逆袭?

财经网 2020/10/10
分享到:
导语

财经网资本市场讯 随着口碑发酵,在首日票房落后于备受市场期待的《姜子牙》的情况下,《我和我的家乡》最终“逆袭”,上映8日票房达18.7亿元,领跑国庆档。

猫眼专业版显示,截至10月10日15时,该片累计票房超过19.7亿元,分账票房达18.1亿元,预测内地票房为30.59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该片的出品方为北京文化(000802.SZ)、中国电影(600977.SH)等公司,联合出品方包括阿里巴巴影业、上海电影(601595.SH)、抖音文化、哔哩哔哩、万达影视等。

作为去年国庆档票房冠军《我和我的祖国》的姊妹篇,《我和我的家乡》同时斩获了口碑与票房,背后的出品方也收益可观。

10月9日晚间,华录百纳(300201.SZ)公告称,截至2020年10月8日,公司来源于电影《我和我的家乡》的营业收入区间约为人民币1600万元至人民币1700万元。

而作为主要出品方和发行方的北京文化,也几乎同一时间公告披露,根据国家电影资金办数据显示,截至10月8日24时,影片在中国大陆地区上映8日,累计票房收入约为人民币18.71亿元,超过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合并财务报表营业收入的50%。

同时,北京文化公告称,截至2020年10月8日,公司来源于该影片的收益约为8000万元-1亿元。

事实上,今年以来,北京文化屡次卷入风波,上半年再度出现亏损,亟待借助“爆款”的力量“逆袭”。

回顾其过往履历,自2013年起从旅游酒店向影视娱乐业转型,北京文化相继“押中”《战狼2》、《流浪地球》、《我不是药神》等爆款电影,一度被称为“爆款收割机”。

映射在二级市场,彼时随着《我不是药神》好评如潮,2018年7月,北京文化股价曾连收4板,最高涨至17.08元/股,成为炙手可热的影视上市公司。

北京文化之所以多次押中现象级电影,或与其董事长宋歌不无关系。公开资料显示,宋歌曾任完美时空、万达影视等公司高管,曾投资《七剑》《失恋33天》等热门影片。

然而,今年4月29日,宋歌被北京文化原副董事长、世纪伙伴董事长娄晓曦以“挪用资金、职务侵占、业绩造假”原因实名举报。

尽管公司回应称举报系诋毁污蔑,举报人娄晓曦因涉嫌挪用资金罪,已出逃海外,但仍未避免卷入风波,公司股价“五一”节后首个交易日曾一度被拍在跌停板上。

紧接着在6月份,娄晓曦控制的西藏金宝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提起关于罢免宋歌、张云龙董事职位的议案,而上述两项议案均被否决。

内讧不断升级的同时,北京文化的业绩表现也难言乐观。

年报显示,因全资子公司世纪伙伴与星河文化业绩下滑,公司计提了相应的资产减值准备和商誉减值准备,致使2019年净亏损23.06亿元。

出现巨亏后,今年上半年,北京文化营收仅564.85万元,同比下滑91.37%;净利润亏损6429.83万元,同比下滑38.86%。期末公司账面上货币资金仅存0.44亿元,短期借款则高达9.04亿元。

财报显示,受疫情影响,报告期内公司电影拍摄和营销发行工作停滞。报告期内,电影《封神三部曲》外景拍摄已全部杀青,截至报告披露日正在后期制作中。公司预计2020年还将推出《你好,李焕英》《沐浴之王》等影片,此外《东极岛》计划作为2021年建党100周年献礼片。

尽管公司手握几部重磅大片叠加《我和我的家乡》票房大卖,但资本市场却并不买账。截至10月9日收盘,北京文化股价下跌4.31%,报收7.99元/股,市值蒸发2.577亿元。

编辑: 李璐
关键字: 北京文化 我和我的家乡
分享到:

相关新闻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