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沸点|连接器厂商凯旺科技注册获批,近半收入靠海康威视,外协模式引关注

财经网 2021/11/19
分享到:
导语

11月10日,中国证监会同意河南凯旺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旺科技”)创业板首发注册。凯旺科技及其承销商将与深交所协商确定发行日程,并陆续刊登招股文件。

招股书披露,此次上市,凯旺科技拟募集资金2.99亿元,将用于精密连接器及连接组件产能扩展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等。

凯旺科技是一家电子精密线缆连接组件生产商。从不足3亿元的募资额来看,该公司的体量并不大,利润规模也相对较小。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公司分别营收3.64亿元、4.43亿元、4.38亿元,存在波动;扣非归母净利润为1416万元、4421万元、3252万元,3年累计不足1亿元。2020年,因受到疫情冲击,业绩明显下滑,净利润进一步收缩。

不过,正是这样一家规模不大的公司,上市之路却颇费周折。在上会之前,凯旺科技罕见地经历了长达4轮的交易所问询,生产模式、与大客户关系等问题,屡遭质疑。

研发投入远低行业均值,超9成员工高中或以下学历

凯旺科技前身为凯旺有限,成立于2009年11月,并于2016年完成股份制改革,更名为凯旺科技。

该公司是一家专注于电子精密线缆连接组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要的产品包括安防类、通讯类、消费类的精密线缆连接组件。其中,安防类产品的收入占总营收的9成以上。

2016年6月,凯旺科技被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并按照15%的优惠税率缴纳企业所得税。凯旺科技也多次在招股书中强调技术对公司的重要性:“公司始终坚持走自主创新道路,把技术创新能力建设作为公司持续发展的原动力。通过自主创新研发、协同客户研发以及辅助客户研发的方式,及时为客户研发出满足需求的连接组件。”

但从实际投入来看,似乎并非如上所说。报告期内(2018~2020年以及2021年上半年),公司的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38%、3.58%、4.14%、3.35%,跟其招股书中所列举的6家同行业可比公司相比,长期属于垫底的水平。值得注意的是,该6家公司的营收规模相较凯旺科技更大,因此从研发投入的绝对值来看,也均高于凯旺科技。

图源:凯旺科技招股书

公司的人员构成方面,截至2021年6月30日,公司共有员工2747人,研发技术人员占比5.90%。硕士及以上人员仅有6人,超过92%员工仅为高中、中专及以下学历。

图源:凯旺科技招股书

且不提财报显示的研发投入和公司的人员构成,是否与凯旺科技高新技术企业的“人设”相匹配,该公司产品的科技含量,难免使人存疑。

原料价格上升,毛利率承压,外协模式引关注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以及2021年上半年,凯旺科技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0.85%、24.63%、21.82%和19.68%,呈波动下滑的趋势。

报告期内,公司主要的成本来自于直接材料成本,占比50%左右。因此,公司毛利率受原材料价格变动的影响较大。

凯旺科技的产品主要使用铜材、胶料、线材及插头组件等原材料生产,该类材料采购的比例在60%以上。2021年以来,部分原材料价格大幅上升。招股书披露,1-6月,铜材均价上涨26.41%、胶料均价上涨22.16%、胶料价格上涨31.82%。受此影响,2021年上半年公司毛利率跌至19.68%,为近三年内最低水平。

凯旺科技在招股书中坦言,2021年以来,公司生产过程中使用的主要原材料铜材、胶料等大宗商品上升较快,将提高公司的生产成本,若公司未能及时将原材料上涨的风险及时传导给下游客户,将不利于成本控制,进而对公司盈利水平产生不利影响。

报告期内,外协加工费占总成本的20%左右,为公司占比第二大的主营业务成本。凯旺科技解释称,现阶段,电子连接器行业的部分工序还需要大量人工完成,公司综合考虑各种情况,将部分产品生产涉及的组装环节和电镀工序进行外协加工。

由此可见,外协加工费也是人工费用的一种,和公司同期直接人工成本加起来,占报告期内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接近40%。

图源:凯旺科技招股书

此外,招股书显示的公司所在地为河南省周口市沈丘县,周边劳动力资源丰富,且用工成本较低。因此,外协加工的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凯旺科技节省了人工成本。

根据河南省统计局公布的统计数据,2018年至2019年周口市城镇私营单位人均工资分别为3.23万元、3.55万元、3.90万元,逐年上升。而凯旺电子的外协厂商的人工费用率分别为 0.0033 元/s、0.0030 元/s、0.0031 元/s,明显下滑。根据该费率计算的人均产值,也低于当时当地的人均工资水平。

凯旺科技在对深交所问询函中的回复称,公司的外协定价具有合理性,不存在供应商为公司代垫成本及利益输送的情形。并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用工成本较低,与竞争对手相比,具有较强的成本优势。

不过,外协加工模式也存在一些风险。与公司合作的外协厂商多为工商个体户,存在业务不规范、公司对其控制力不足等隐患。例如,2020年,凯旺电子第一大外协厂商惠邦晟精密,曾因税务问题被当地税务局予以行政处罚;另一家外协厂商强富电子,在2017年度因发票违法,被当地国税局予以行政处罚。

客户高度集中,第二大客户董事长入股

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来看,凯旺科技还存在客户高度集中的问题。报告期内,公司向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1%、92.95%、90.88%和90.22%。其中,对前两大客户海康威视、大华股份的销售收入占比达8成左右。

凯旺科技称,受公司生产规模扩张速度的影响,公司预计未来一定时期内仍将存在对主要客户销售集中的情形;如果主要客户对公司产品的需求下降,可能会对公司的经营业绩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而上述风险已经初现端倪。国内安防领域龙头企业海康威视为公司第一大客户,报告期内,凯旺科技对其的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54.21%、52.05%、46.02%和46.14%,呈下滑趋势。2019年至2020年,海康威视的采购额从2.3亿元下滑至2亿元,而同一时期,凯旺科技扣非归母净利润也随之下滑了超过1000万元。

不仅如此,过分依赖两家客户,也削弱了凯旺科技在下游的话语权,直接影响了公司的回款能力。据招股书数据,凯旺科技应收账款比例较高。报告期各期期末,公司应收账款的账面价值分别为1.50亿元、1.32亿元、1.66亿元、1.47亿元,占公司各期资产总额的四分之一左右。其中,来自海康威视及大华股份的应收账款占了8成左右。

大笔货款被下游客户占用,不仅对凯旺科技的资金周转以及产能扩张不利,而且应收账款集中度如此之高,若主要客户经营不善或与公司产品质量纠纷,无法按时收回应收账款的风险也相当大。

此外,财经网还发现,公司第二大客户——大华股份与凯旺科技的关系也非同一般。2019年,大华股份董事长陈爱玲所担任合伙人的企业华淩投资以7.24元/股的价格向公司出资2400万元,取得331.68万股股份,占增资后公司总股本的4.62%。

深交所曾在第一轮问询函中问及,华凌投资向凯旺科技增资的原因,增资前后是否约定了大华股份向凯旺科技采购的最低金额或其他利益安排。

凯旺科技否认了深交所的质疑。大华股份也出具声明称,该笔投资是华凌投资的自身行为,与大华股份无关,公司与凯旺科技的交易与华凌投资是否入股凯旺科技没有关系,公司与凯旺科技之间不存在其他利益安排。

不过,从结果上来看,华凌投资增资后的2019年,在凯旺科技对海康威视的销售收入已经开始出现下滑的同时,公司对大华股份的销售额却有了明显的提高。2018年至2020年,该项销售额分别为8830万元、1.30亿元、1.37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由24.23%增长至31.68%。尽管公司称与大华股份之间不存在特殊利益安排,但凯旺科技通过客户入股,来疏通下游关系、提升产品销量的意图,不言自明。

 

文/杨锦曦

编辑: 杨锦曦
关键字: 凯旺科技 IPO 连接器
分享到: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