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教育业务再传裁员 涉及中小学学科培训业务

北京商报 2021/11/26
分享到:
导语

北京商报记者 程铭劼 赵博宇

11月25日,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退出中小学学科培训的消息在市场上不胫而走,与之相伴的还有业务线再次裁员的传闻。北京商报记者也了解到,本次裁员涉及中小学学科培训业务。据悉,早在今年8月,大力教育就已关停了“GOGOKID”和“你拍一”两条业务线,并对清北网校、瓜瓜龙启蒙等业务进行了调整。而与中小学方面业务调整不同的是,今年10月,同属字节跳动的巨量引擎推出了职教品牌“巨量学”。作为业内普遍公认的教育跨界选手,字节跳动“双减”后的系列动作值得关注。如何发挥本身具备的运营和技术优势重新审视教育版图,也成为字节跳动接下来需要考虑的问题。

涉中小学学科培训

追随着教培老兵们退出中小学学科培训领域的脚步,“跨界”选手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也传出了放弃K9学科培训、启动裁员的传闻。11月25日,北京商报记者观察到,目前大力教育子品牌清北网校官网上售卖的课程,授课时间均截止到今年年底,之后的课程并未上线。

同时,针对裁员传闻,北京商报记者也向大力教育方面进行了求证,据一位接近大力教育的人士表示,本次裁员涉及到了中小学学科培训业务。据透露,大力教育目前为字节跳动的业务板块之一,业务覆盖智慧学习、成人教育、智能硬件、校园合作等领域。举例来看,除培训业务外,大力教育还推出了大力智能学习灯,目前这一产品在淘宝的月销量过万。

实际上,本次的业务调整和裁员并不是大力教育在“双减”之后的首次动作。早在今年8月,大力教育就关停了旗下的“GOGOKID”和“你拍一”业务,并进行了用户退费。

而回到字节跳动本身,这一庞大的互联网企业也刚于11月初完成组织调整,实行业务线BU化(BusinessUnit,业务单元),成立六个业务板块,包括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

目光锁定职业教育

在大力教育调整原本教培业务的同时,字节跳动也开始将目光转移至职教领域。

今年10月,字节跳动旗下巨量引擎推出了数字化职业教育品牌“巨量学”,该品牌被定位成专注于短视频、直播、电商、广告营销领域的一站式数字化职业教育平台。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目前该平台已上线了教授如何直播、电商开店、视频剪辑等多方面的技术类课程,不少课程都是免费供应。同时,平台上还提供了各类专业性技能文章供学员阅读。

从“巨量学”的专攻方向来看,无论是广告营销还是直播带货,都与抖音平台的属性相契合。从学员的流入到流出,抖音平台都能发挥引流和出口的作用。

“目前市场上有大量围绕短视频平台布局的商业化公司,也有大量依靠短视频平台去创作和创业的个人。基于这一情况,字节跳动自己亲自下场做这方面的职业教育,也等于是他们在自己的业务逻辑下发展出衍生品。”互联网教育专家、素履咨询创始人郁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样的衍生品既能为字节自己培育市场,也能实现用户的转化,实现商业变现,等于‘一鱼多吃’。”

快速变现难实现

在做教育的选手中,字节跳动一直属于较为“与众不同”的存在。其业务范畴不仅包含培训课程、教育智能硬件等,甚至还能为商家提供可入驻平台。有业内人士表示,字节跳动在教育方面的全维度布局,会让他们对教育监管的敏感度更高。

日前,抖音电商中心也发布了新的治理公告,要求禁止发布面向学龄前儿童的课程以及面向中小学(含高中)的学科类课程,除政策要求的义务教育阶段外,高中阶段的学科课程同样在辐射范围内。此外,新通知还要求,面向中小学(含高中)的非学科类课程不得以直播、视频形式推广相关商品。

“事实上对字节跳动来说,除了现有的业务调整外,预计他们下一步还将有动作。”郁苗分析指出,对字节跳动或者大力教育而言,高中及K9的非学科业务都将成为鸡肋。“字节跳动需要的是高回报,但从教育的属性来看,哪怕是在线教育,属性都不是科技驱动型,而是运营驱动型,这一特点相对字节来讲较为不符。所以在没有高回报率的情况下,预计未来字节在教育领域的业务也会越来越少。”郁苗谈道。

编辑: 文静
关键字: 字节跳动
分享到: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