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改名换姓”,概念股批量涨停,中概股上市专家出任CFO

证券时报 2022/05/10
导语

上市传闻酝酿多年,抖音这次是玩真的吗?

5月9日,A股多只字节跳动概念股闻风涨停。截至收盘,今日头条平台指数上涨6.46%,天龙集团、岭南股份、广博股份、天音控股、凯撒文化、翠微股份、恒大高新、掌阅科技、引力传媒等多只字节跳动概念股一字涨停。

图片

天眼查数据显示,包括香港公司在内,字节跳动旗下多个公司陆续更名为“抖音”。叠加字节跳动4月新聘任的CFO高准,曾为美团、京东、拼多多等多只明星中概股提供过融资法律服务。市场普遍预期,这只估值超过3000亿美元的巨兽似乎再次开始筹备上市。

考虑到目前中概股在美国面临的监管困境,眼下香港几乎被默认是抖音上市的第一选择。券商中国记者从券商处了解到,目前尚无可信消息表明抖音向港交所递表,眼下也尚未传出字节跳动会把哪些资产打包上市,若要实锤上市或仍需耐心等待。

更名抖音筹备上市?

这一轮抖音上市的传闻,是从一场突如其来的更名开始的。

图片

香港公司注册处网站显示,“字节跳动(香港)有限公司”已更名为“抖音集团(香港)有限公司”,生效时间为2022年5月6日,此时距离该公司2012年5月8日成立,刚好过去10年。

与此同时,根据天眼查信息,“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已于5月7日更名为“北京抖音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字节跳动有限公司”更名为“抖音有限公司”。字节跳动旗下其他数个公司也陆续更名为“抖音”。

值得注意的是,更名后的“抖音有限公司”旗下还有16家全资子公司,并通过这些子公司将负责游戏研发与发行的朝夕光年、企业级技术服务云平台火山引擎、办公软件飞书、知识服务领域子公司量子跃动、大健康领域的小荷健康等新兴业务版图纳入麾下。

市场观点认为,这意味着,相较于2021年末曾传出的视频业务拆分上市,此次字节跳动或将除Tiktok以外的所有业务一起打包登陆港股。

在刚刚过去的2021年,为应对监管环境、增长瓶颈、业务膨胀等多重挑战,字节跳动从人事到组织架构都进行了大刀阔斧地调整,教育、证券、游戏、音乐、商业化等业务被收缩,员工优化力度加大,实行了9年的大小周制度也被取消……

最终在2021年11月,字节跳动宣布成立六个业务板块: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据晚点报道,上述组织调整没有带来实质性业务变动、或改变大部分业务负责人之间的汇报关系,但确定了业务板块式的组织结构——在赋予每个业务更大自主权和灵活度的同时,也明晰了每个板块的边界收缩,淡去了过去九年大扩张所必然带来的无序。

如今看来,或许在之前进行业务板块调整时,字节跳动就已经在为后续的上市计划进行铺垫了。

法务专家出任字节CFO

另一条值得追踪的线索是,4月25日,字节跳动任命了新的首席财务官(CFO),由世达国际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高准担任。

2021年3月,快手在港上市不久,字节跳动任命在新加坡办公的周受资成为字节跳动CFO,这被外界视作字节跳动即将开始IPO之路的重要节点。然而周受资刚刚上任一个月,2021年4月23日,字节在官方头条号回应称,“经过认真研究,认为公司暂不具备上市条件,目前无上市计划”。

很快,2021年11月,TikTokCEO周受资宣布不再兼任字节跳动CFO,该职位此后空缺了5个月,直到迎来高准的加盟。公开信息显示,高准曾为100多家公司的上市和其他资本市场融资项目提供过法律服务,包括美团、京东、拼多多、小米等明星中概股。

据晚点报道,高准目前主要的办公地点在香港和新加坡。字节跳动CEO梁汝波在宣布其任命的内部信称,2016年以来,高准与字节跳动收购和融资项目多次合作,并且认为她“对公司治理、企业发展有很多经验和思考,对很多处于不同阶段的公司提供过咨询和帮助,相信她的加入会给公司带来很大帮助”。

据称,2016年,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在董事会的推荐下与高准相识,彼时字节跳动刚刚启动国际化一年。随后高准作为律师参与了字节跳动的多项收并购,包括对Musical.ly的收购——这场交易帮助TikTok跨出了攻占全球市场的重要一步。

多个熟识高准的人评价她“善沟通、情商高”,也是少有的既懂法律,又懂中概股,且深入了解企业业务逻辑和商业模式的律师。2018年的中概股集中上市潮到来时,高准的团队参与了当年互联网行业十大IPO前中的7个。

迎来这样一位精通企业境外上市业务专家加入,再加上最新的更名动作,字节跳动几乎已经被高度一致的市场预期按死在上市的快车道上。不过,在回应券商中国记者采访时,抖音相关负责人对此表示不予置评。

资本市场翘首以盼

作为一家估值接近3000亿美元的“庞然大物”,纵观中国互联网行业,字节跳动的体量足可以与阿里、腾讯相提并论,但却始终未在二级市场露面,甚至连财务数据也不曾对外透露,引得市场好奇万分。

2021年,字节跳动CEO梁汝波首次披露了该公司财务情况,2020年该公司实际收入达2366亿元,同比增长111%,经营亏损达147亿元。

而今年1月,贝壳财经报道称,字节跳动2021年全年营收约580亿美元,约合367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0%,增速较2020年有所放缓。其中广告商业化收入约2500亿元,直播收入约600亿元至700亿元,剩余部分为海外和其他收入。但字节跳动官方并未对此进行评论。

据了解,虽因行业监管等原因,广告行业丢失了教育行业大单客户,行业整体也因政策监管等因素增速放缓,但字节跳动凭借大盘数据、流量优势,以及暴增的电商业务,2021年广告商业化收入仍可保持20%以上的增长。

与此同时,同为字节核心业务板块的TikTok也在过去一年迎来了难得的喘息时刻,其广告、海外电商与直播团队进行大规模扩张。据晚点报道,TikTok在2021年的广告收入达到近40亿美元(约254.6亿元),新一年的目标是实现至少三倍增长,即销售额至少要达到120亿美元(约763.7亿元),这与百度2020年的广告收入相当。

截至今年1月,TikTok共有接近2万名员工。而在2020年初,TikTok总员工数还不足4000人。

公开资料显示,字节跳动旗下产品全球月活跃用户数达到19亿,覆盖全球超过150个国家和地区,支持超过35种语言。目前,字节跳动在亚洲、美洲、欧洲等30多个国家设有办事处,全球正式员工数有11万人。

编辑: 李慧楠
关键字: 字节跳动 中概股

专题报道

+更多
2021年报印象

解码上市公司2021年年报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