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氟磷酸锂价格触顶 近50万吨规划产能远超需求量

证券时报网 2022/03/25
导语

电解液的核心原料六氟磷酸锂难免周期属性。在经历一年半的暴涨后,3月以来,六氟磷酸锂价格掉头向下,成为较早出现跌价的锂电材料。随着厂商新增产能释放,业内预计,今年年中将迎来供需平衡拐点。长期来看,产业链扩产规划达50万吨,已经远超2025年需求量,本轮上涨周期或在下游强势支撑下被拉长,但仍需密切关注供需情况。

市场愈发拥挤,头部效应将更加凸显。目前看来,天赐材料、多氟多双龙头的格局暂时难以撼动,头部公司在生产、成本、客户等方面具备优势,行业集中度将继续提升。新材料革新也在进行,六氟磷酸锂的潜在竞争者——新型锂盐LiFSI将趁4680东风加快产业化步伐。

年中将迎供需拐点

去年一度暴涨的六氟磷酸锂近期显出疲态。

据鑫椤锂电数据,国内六氟磷酸锂市场均价在3月3日由59万元/吨降至55万元/吨,维持了两周之后,在3月21日再次掉到51.5万元/吨,距离高点跌幅已近13%。在此之前,六氟磷酸锂从2020年8月的6.95万元/吨连涨19个月,在今年初到达59万元/吨的历史新高,涨幅达749%。

价格触顶的同时,持续许久的供应紧张状况出现松动。鑫椤锂电分析师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一方面春节期间是电解液以及汽车市场的传统淡季,另一方面近期碳酸锂暴涨抑制了下游中小电池厂的开工负荷,部分数码类或小型电池厂家仅维持基本生产,春节假期以来市场还处于恢复期,加上元旦前后部分新增产能的产量爬坡,市场供需紧张程度较春节前略有缓解,因此,造成六氟磷酸锂价格出现盘整。目前产业链上还处在供需双方博弈的过程中。

“主要是一些散单在掉价。”一位锂电产业人士告诉记者,年前六氟磷酸锂大厂的产能还没有释放出来,一些电解液厂商为了保供不惜高价扫货,最近散单少了,价格也随之回落。近期有新产能落地的是多氟多和永太科技,据公司公告,二者分别在去年底投产5000吨和6000吨六氟磷酸锂,给市场供给带来新增量。

六氟磷酸锂市场上存在较多低价长单,长短单之间的价差也提供了压价空间。鑫椤锂电分析师表示,六氟磷酸锂市场的一个显著特征在于价格双轨制,由于去年其紧缺程度相对于正负极等电池材料更加明显,导致很多厂家锁定长单,长单价一般低于市场,“电池厂迫于材料成本向上游压价,当前正极和负极材料价格都压不动,而电解液市场,尤其是六氟磷酸锂价格出现一定的弹性空间时,能压则压,导致电解液及材料市场当前承受一定的价格压力。”

此外,六氟磷酸锂本身不稳定的材料特性导致库存量低,在一定程度也放大了周期波动。真锂研究创始人墨柯告诉记者,六氟磷酸锂是制造电解液所必须的溶质,而电解液一般不宜长时间库存,电池厂总体上是即用即买,一般提前一个月采购。从这个角度看,电解液厂的六氟磷酸锂库存应该不会太多,这样六氟磷酸锂供应过剩也会最先在市场体现。

市场普遍预计,六氟磷酸锂将在今年内迎来供需拐点。记者梳理发现,按照规划今年能够落地的产能主要来自天赐材料8万吨(折固)、多氟多3.5万吨、天际股份1万吨、杉杉股份2000吨等,合计新增12.7万吨,加上现有产能已经超过20万吨。但在需求端,国金证券去年预计2022年全球六氟磷酸锂的需求为9.23万吨;天赐材料董事长徐金富在高工锂电论坛演讲上给出更乐观的预期,预计今年需求达11.25万吨。以此对比,今年产能将远超需求。

值得注意的是,产能并不完全等于供给。例如多氟多虽然在今年底将具备5.5万吨产能,但预计今年出货量在3.5~4万吨,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主要由于部分产能是在年底落地,并且企业产能爬坡到完全达产需要一个过程,此外,出货量还要根据市场供需关系情况来调整。

鑫椤锂电分析师称,根据鑫椤数据库测算,相对下游需求,今年六氟磷酸锂的总体产能是够的,但由于上下游的扩产进度受需求、成本、疫情、外部环境等多种因素影响,会存在一定的供需错配期。六氟的主要产能要到年中以后才能集中投放,比如天际股份有1万吨在4月份投产,多氟多在5~6月份和年底前将分别投产1.5万吨和2万吨,通常还需要几个月的爬产期,因此上半年的六氟磷酸锂供应还会略微偏紧。

产能规划远超需求

六氟磷酸锂在去年价格飙涨引发业内频抛扩产计划,但产能过剩的风险已经比较明显。证券时报记者梳理10家涉足六氟磷酸锂的上市公司,按照规划到2025年具备产能将接近50万吨。

这一数字已经超过市场各方预期的需求量。高工锂电预测,2025年动力电池、储能等领域合计锂电池需求将达到1800GWh。如果按照三元和磷酸铁锂电池占比各半来估算,对应的六氟磷酸锂需求量为21.6万吨。由于不同假设下会得出不同数字,还可以参考的是,上述国金证券研报预计2025年需求量为23.76万吨;多氟多董事长李世江在高工锂电论坛上预计的数字为36.56万吨。

“但是公司宣布的六氟磷酸锂扩产计划不一定能全部落地,头部大厂的产能投放节奏也受需求、技术因素的影响;一些新厂的扩建规划不排除存在跟风现象,实际产能落地存在一定的变数。并且六氟磷酸锂具有较高的技术门槛,部分小厂的新线调试需要较长的时间,去年还出现个别小厂的六氟磷酸锂因质量问题而导致电解液产品被退货的情况。”鑫椤锂电分析师称。一些跨界厂商的实际生产能力值得警惕。例如主营园林工程的天域环境以收购方式涉足锂电,在2月公告称拟以不超过6.1亿元增资六氟磷酸锂厂商青海聚之源,后者现有2000吨产能,另有4000吨产线在建设中,并承诺三年利润不低于12亿元。这则收购事项引发监管关注,上交所要求公司说明交易定价及业绩承诺合理性、标的公司和天域环境主营业务均亏损的原因等事项。

实际上,六氟磷酸锂一直以来带有较强的周期属性。上一轮景气周期在2015~2016年,彼时六氟磷酸锂价格从2015年年中的不到10万元/吨上涨到2016年的历史峰值42万元/吨,毛利率达45%以上。

涨价同样引来众多入局者,随着产能在2017年陆续释放,叠加补贴退坡导致新能源汽车市场萎靡,六氟磷酸锂出现供过于求,价格在一年中跌去大半,2020年中的低谷价格甚至不足7万元/吨,紧贴生产成本线。

本轮周期开启于2020年8月,新能源汽车市场复苏尤其在私家车领域的渗透带动起新一轮需求。六氟磷酸锂价格创下超7倍的涨幅,在各种锂电材料中涨幅居前。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此次周期不比往常,主要由于价格上涨有来自需求端的强力支撑,尤其新能源汽车已经到达渗透率加速提升的拐点,实现了靠市场化驱动。据乘联会数据,2021年全国新能源乘用车批发销量已经达到330万辆,渗透率接近15%;预计2022年销量达550万辆左右,渗透率将达25%。

六氟磷酸锂厂商仍在享受上涨周期的红利。最新年报显示,多氟多2021年实现营收78.09亿元,同比增长83.95%;归母净利润12.6亿元,同比增长近25倍;其中六氟磷酸锂所属的新材料板块营收增速达228.46%,毛利率达50.78%。天际股份六氟磷酸锂营收增速381.28%,毛利率达62.26%,带动公司在2021年实现扭亏。

增长势头仍在一季度延续,天赐材料、多氟多、天际股份、永太科技等公司一季度均业绩预喜,且利润增速高达数倍。“六氟磷酸锂在过去十年间经历了3次上涨,目前统计得出的一个完整的涨跌周期是6年左右。不排除行业成长性会拉长行业周期性的可能,当前这轮上涨周期可能受到下游需求推动而延长,但也要看实际的供需情况。比如当前上游原材料涨价已经导致终端整车厂调价,可能会一定程度上影响下游需求。”鑫椤锂电分析师表示。

头部效应愈发凸显

待到产能集中释放时,六氟磷酸锂市场竞争将会变得更加激烈。届时,在生产经验、成本控制、环保能耗、客户资源等方面具备优势的厂家将经得起考验,头部效应下行业集中度或将继续提升。

目前六氟磷酸锂领域的第一梯队有天赐材料和多氟多,二者2021年产量均在万吨以上的量级,此外,天际股份、永太科技等公司产量也在2000吨以上。而石大胜华从溶质拓展至溶剂,发展为一站式电解液材料供应商;金石资源、深圳新星等新进入者原有业务多与氟化工相关。

快速落地产能的厂商能够占据先发优势,避开后期的产能集中释放的拥挤阶段。多氟多5000吨产能原计划在今年1月份达产,实际在去年12月份已经实现。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这得益于多年来制造技术积累的经验,多氟多拥有快速且成熟的项目建设能力,并且对各个环节的成本及质量有稳定的把控,这是新进入的其他厂家没办法达到的。

环保要求也逐渐成为竞争壁垒。“我们现在明显感觉到政府对环评、能耗等审批越来越严,但这其实是好事,有利于行业长期持续发展。如果门槛过于宽松,反而会造成资源浪费和对行业的伤害。”多氟多相关负责人表示。

集邦咨询分析师曾佑鹏对记者表示,未来行业的头部效应会较为显著,能低成本获取氟、磷原料的企业将更具备竞争优势。决定六氟磷酸锂产品材料成本的关键为氟、磷、锂三个元素的获取成本。目前国内氟、磷元素的获取相对充足,锂的获取主要通过碳酸锂。

国内碳酸锂价格正在高位盘整,市场最新报价仍保持在50万元/吨以上,但产业链中下游已经出现较为明显的抵触情绪。墨柯表示,六氟磷酸锂价格下行的速度取决于锂价,如果锂价较为坚挺,它的降速会比较慢,反之则会很快。此外,头部厂商大多已经通过长协订单锁定部分销量。例如天赐材料与宁德时代、LG新能源;多氟多与比亚迪、孚能科技、Enchem;天际股份与比亚迪、国泰华荣;永太科技与宁德时代等,上下游逐渐形成紧密关系。记者梳理发现,上述长协订单均在一年以上,最长签至2026年,大多是锁量不锁价的形式。

其中,天赐材料和宁德时代两大龙头互相深入绑定。天赐材料的六氟磷酸锂基本用作自供,生产出电解液出售给客户。据公司公告,天赐材料2021年的第一大客户是宁德时代,销售占比达50.47%,远高于第二大客户的5.99%;宁德时代在2021年5月与天赐材料签约,预计在2022年6月底之前向后者采购电解液,预计对应的六氟磷酸锂使用量为1.5万吨。粗略估计这批产品可供应超过100GWh的电池生产,超过宁德时代2021年全年装车量80.51GWh。

“天赐材料的行业龙头地位短期内难以撼动,该公司在原料、产能规模、客户等方面的市场优势能够保证其销售份额和利润率。由于具备成本优势,长协价格也处于低位,即使市场价下跌,也很难低于天赐的长协价。市场预测天赐今年会调整竞争策略,扩大自己的客户基数,天赐的销售也会对市场价格带来一定的影响。”鑫椤锂电分析师称。

未来六氟磷酸锂行业集中度或将进一步提升。国金证券分析师表示,2016年至2020年,行业CR3在50%上下波动。预计到2023 年第一批产能集中释放后,行业CR3将提高到75.43%,CR5 将提高到85.43%。值得一提的是,新型锂盐LiFSI(双氟磺酰亚胺锂)正在逐渐走入产业视野,三元电池对其需求量相对较多。曾佑鹏介绍称,LiFSI由于具有热稳定性和电化学稳定性好,更高的电导率,可改善锂电池循环使用寿命等优点,已在部分电池厂商中获得应用。天赐材料、多氟多等公司均有所布局。

不过,当前LiFSI成本较高、产量较小,尚未对六氟磷酸锂形成竞争压力。今年特斯拉4680圆柱电池逐渐走向量产,或将加速LiFSI的应用。据了解,4680电池将大概率采用LiFSI作为电解液溶质,LiFSI添加比例将从0.5%提升至15%左右。

编辑: 李慧楠
关键字: 六氟磷酸锂 电解液 锂电材料

专题报道

+更多
2021年报印象

解码上市公司2021年年报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