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沸点|二十天后“二进宫”,中健康桥超八成业绩依赖单一仿制药,申报上市后再签对赌协议何为?

财经网 2022/06/01
导语

据证监会披露,中健康桥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健康桥”)将于6月2日再次上会。不久前,在5月12日召开的第十八届发审委2022年第54次审议会议上,中健康桥被“0问询”暂缓表决。二十天后迎来二次上会,中健康桥看点颇多。

公开资料显示,中健康桥成立于2015年,专注于心脑血管疾病用药领域,专业从事药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铝镁匹林片(Ⅱ)、银杏叶胶囊等。本次拟在深交所主板上市,中健康桥拟公开发行股票的数量不超过2513.19万股,拟募集资金4.40亿元,用于制剂二车间建设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由东兴证券保荐。

财经网注意到,国内独家仿制药铝镁匹林片(II)为中健康桥“拳头产品”,报告期内贡献了其超八成营收,存在产品单一风险。同时,作为药企,中健康桥在研发上的投入并不高,研发费用较低且研发人员较少,自主研发能力较差。此外,中健康桥还在签署上市辅导协议不到一个月,又引入外部股东并签署对赌协议,存在突击入股行为,或涉及利益输送。

八成业绩依赖单一仿制药,或遗漏重要关联方

招股书显示,2018-2021年上半年,中健康桥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342.47万元、2.31亿元、2.64亿元、1.22亿元,2019年和2020年分别同比增长177.06%和14.12%;报告期内中健康桥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1253.84万元、5668.69万元、8907.82万元、3545.43万元,2019年和2020年分别同比增长352.11%、57.14%。报告期内,中健康桥业绩增速明显下滑,业绩增长疲态初显。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中健康桥及其子公司共拥有45个批文品种,其中11个产品进入国家基药,24个产品进入国家医保。中健康桥产品众多,但能带动其业绩增长的仅核心产品铝镁匹林片(II),报告期内该产品的销售收入分别为6625.25万元、1.49亿元、1.83亿元、8057.01万元,占其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79.66%、87.99%、86.42%、83.20%,占比较高。其余营收贡献占比不高的40余款产品,中健康桥并未在招股书中一一披露。

图片1

图片来源:招股书

报告期内,中健康桥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87.84%、94.06%、94.52%、93.28%,远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均值82.34%、80.35%、74.32%、73.19%。在行业整体毛利率下滑的情况下,2018-2020年中健康桥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却有“逆势反增”的趋势。

对此,中健康桥在招股书中解释称,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中以高毛利率的独家仿制药铝镁匹林片(II)产品为主,报告期内,铝镁匹林片(II)贡献的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分别为79.66%、87.99%、86.42%和83.20%,毛利率分别为94.79%、96.39%、97.16%和95.14%,单一高毛利率产品占比较高是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明显偏高的主要原因之一;另外,铝镁匹林片(II)属于日本的原研药,未在中国销售,公司的核心产品铝镁匹林片(II)作为国内独家仿制药,有较强的议价能力,销售价格较高,同时铝镁匹林片(II)单位成本较低,故而导致毛利率较高。

据悉,中健康桥核心产品铝镁匹林片(II)以1.50元/片(含税)的价格入选《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2020年,铝镁匹林片(II)平均每片售价2.84元,进入国家医保后的价格1.50元/片(含税),不含税价格为1.33元/片,较2.84元/片下降53.17%。另外,该产品目前尚未通过一致性评价,若未来市场上出现其他厂家取得铝镁匹林片(II)的批件并通过一致性评价,可能会对中健康桥未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另外,据财经网了解,中健康桥的铝镁匹林片(II)或并非国内独家仿制药。在39健康网中搜索“铝镁匹林片(II)”可得出两款产品,一款为中健康桥生产的铝镁匹林片(Ⅱ)产品(国药准字H20174102),另一款为广东诺金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诺金制药”)生产的铝镁匹林片(Ⅱ)产品(国药准字H20080067)。

图片2

图片来源:39健康网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显示,中健康桥的铝镁匹林片(Ⅱ)产品(国药准字H20174102)原批准文号为“国药准字H20080067”,换言之,中健康桥的铝镁匹林片(Ⅱ)与诺金制药的铝镁匹林片(Ⅱ)为同一款产品,那么,中健康桥与诺金制药有何关系?为何没有在招股书中披露?

图片3

图片来源: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

据天眼查披露,诺金制药于3003年注册成立,是一家专业从事药品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一体的制药企业,目前主要专注于心脑血管领域、抗病毒领域、妇科领域以及特色专科品种的开发,主要产品有复方金银花颗粒、湿毒清片、百合固金片、咳特灵胶囊、益母草颗粒、小儿七星茶颗粒、小儿咳喘灵颗粒、复方板蓝根颗粒、六味地黄丸、补中益气丸、风湿骨痛丸、舒筋活络丸等。诺金制药的实控人为黄德欢,持股比例为60%,目前仍存续。

仿制药企不重研发、重推广,新增客户营收贡献不见涨

中健康桥似乎并没有很想要改变自己产品单一的格局,其在研发上的投入仍旧寥寥无几。

据招股书披露2018-2021年上半年,中健康桥的研发费用分别为70.89万元、594.82万元、1204.78万元和271.70万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0.85%、2.57%、4.57%和2.23%,研发费用占主营业务收入比分别为0.85%、3.51%、5.68%和2.81%;同期,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的研发费用率为5.96%、9.35%、8.36%、7.95%,中健康桥与同行在研发上的投入差距甚远。

图片4

图片来源:招股书

中健康桥采用“自主研发+委托研发”相结合的研发模式,但2019年和2020年,中健康桥委托研发的费用投入却已远超自主研发。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中健康桥的自主研发费用分别为70.89万元、111.91万元、168.14万元、140.77万元;委外研发费用分别为0万元、482.91万元、1036.64万元、130.93万元。

报告期内,中健康桥将“新化药1研发”、“铝镁匹林片(II)一致性评价”、“通心舒胶囊上市后临床研究”等重要研发项目及其他零星研发项目委托外部合作对象进行研发;其自主研发的项目仅有“铝镁匹林片(II)不同组份内外多层包合工艺的研究”、“铝镁匹林片(II)双层制备工艺再研究”等两项。

中健康桥的自主研发能力薄弱除了与研发费用投入不高外,还与其研发人员数量较少、薪资不高息息相关。报告期内,中健康桥分别拥有18、18、16、18名研发人员,占员工总数的比例分别为12.08%、8.18%、6.78%、7.56%,而同期中健康桥的销售人员却分别多达32、96、101、92人,占比分别高达21.48%、43.64%、42.80%、38.66%。报告期内,中健康桥的研发人员收入水平分别为5.89万元、4.23万元、6.17万元及3.93万元;同期,中健康桥销售人员收入水平分别为13.05万元、14.09万元、15.39万元、8.06万元,超出研发人员收入水平的两倍。

生产工艺技术和药品研发能力是制药企业重要的核心竞争力,对制药企业的发展起着决定性的影响,中健康桥明知如此,却仍对研发弃如敝屣。

中健康桥的销售费用与研发投入形成鲜明对比。招股书显示,2018-2021年上半年,中健康桥的销售费用分别为4175.55万元、7858.50万元、9857.14万元、4620.80万元,销售费用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0.05%、34.00%、37.37%、37.86%。在销售费用中,市场推广服务费占比较高,报告期内中健康桥的市场推广费分别为3771.67万元、8239.90万元、6841.22万元、3661.11万元,分别占各期销售费用的87.68%、87.05%、83.59%、81.62%。

图片5

图片来源:招股书

中健康桥的主要产品铝镁匹林片(II)和银杏叶胶囊的主要销售终端为医院等公立医疗机构,采用的主要销售模式为配送经销模式。在配送经销模式下,中健康桥主要采用“市场推广+药品配送经销商”的方式销售产品,即由中健康桥统筹、规划、制定市场推广方案并委托医药推广服务商对医药专家、医生等医药人士执行具体的市场推广活动,使其全面了解和熟悉公司产品,从而产生使用需求,并通过药品配送经销商将产品销售至医院终端,并最终销售给患者。

据招股书披露,2019-2021年上半年,中健康桥新增经销商数量分别为130家、128家、111家,逐渐减少;新增客户贡献的收入分别为718.88万元、734.14万元、664.29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4.24%、3.46%、6.86%,占比较低且平稳。报告期内,中健康桥市场推广力度大,但成效不显。

图片6

图片来源:招股书

签完上市辅导协议后又签对赌协议,上市前突击入股又现大笔分红

招股书显示,本次发行前,富融康达直接持有中健康桥4288.50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56.88%,系控股股东;本次发行前,刘宗杰、章芳芳夫妇直接及间接控制的股份比例为94.80%,为中健康桥实际控制人。

据西藏监管局披露,中健康桥和东兴证券于2020年9月22日签署了《中健康桥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东兴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A股)至辅导协议》,东兴证券作为中健康桥的辅导机构,于2020年9月22日向西藏监管局报送了辅导备案材料,并于2020年9月30日获得受理。

图片7

图片来源:西藏监管局

申报上市后不久,中健康桥于2020年10月18日召开2020年第二次股东大会,引入刘卫兵、西藏趁灿、陈贤拼等三名股东。

招股书显示,2020年10月18日,中健康桥召开2020年第二次股东大会,同意刘卫兵、西藏晨灿、陈贤频以合计5200万元的价格认购中健康桥增加的392.06万股股本,超出认缴的4807.94万元计入资本公积。同日,西藏晨灿、刘卫兵、陈贤频分别与中健康桥和刘宗杰签署《增资协议》。

图片8

图片来源:招股书

该《增资协议》第7.1条和第7.2条约定:如西藏晨灿、刘卫兵、陈贤频向发行人付清全部投资款之日起3年后,中健康桥未能在中国境内成功发行股票并上市,则刘宗杰承诺将通过股权回购的方式一次性收购相应股东持有的中健康桥全部股权。

虽中健康桥在招股书表示对赌协议已作清理,但是否存在未披露的对赌协议或者可能导致已终止对赌协议恢复效力的“抽屉协议”,证监会在首发反馈意见中要中健康桥作出进一步说明。同时,证监会要求中健康桥说明西藏晨灿是否为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其合伙人投资入股发行人的背景情况、投资资金来源是否为自有资金、是否存在为他人代持的情况。

据天眼查披露,中健康桥与西藏晨灿关系如下:

图片9

图片来源:天眼查

另外,据财经网观察,中健康桥还于2020年进行了4000万元的现金分红,相当于当年净利润的一半,由于本次发行前实控人刘宗杰、章芳芳夫妇直接及间接控制的股份比例为94.80%,也就是说,大部分现金分红落入实控人夫妇手中。

 王苗苗/文 

 

编辑: 王苗苗
关键字: 中健康桥 IPO 上会审核

专题报道

+更多
2021年报印象

解码上市公司2021年年报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