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头加码并购、企业密集冲刺IPO,为何资本都好这一“口”?

导语

  近期雅戈尔、贵州茅台等跨界布局医院,使得社会办医备受关注。

近日,又有保险巨头加码布局“黄金赛道”——口腔医疗。据启信宝显示,苏州泓天医疗投资有限公司(简称“苏州泓天”)的投资人发生变更,新增上海高林昱泰健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上海高林”),原持股95.5%的北京航天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简称“北航投资”)退出。公开资料显示,上海高林成立于2022年3月30日,是泰康人寿向高林资本注资80.11亿元成立的投资基金,泰康人寿拥有其99.86%的股份权益。而苏州泓天旗下拥有苏州口腔医院、泰安口腔医院、昆山亭林口腔医院(持股70%)、蚌埠口腔医院(持股90%)和无锡口腔医院(控股40%)五家口腔医院。 

此次变更意味着,泰康人寿将上述五家口腔专科医院的控股权收入囊中。实际上,这并不是泰康保险集团首次布局口腔赛道。在2018年6月,泰康保险集团宣布战略投资拜博口腔医疗集团,由泰康人寿出资20亿元投资拜博医疗51.56%股权,拜博口腔更名为泰康拜博口腔。如今,泰康拜博口腔医疗集团已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逾50个城市开设近200家口腔医疗机构。

此外,今年3月北京泰康投资还领投了正雅齿科D轮5亿元融资。正雅齿科成立于2004年,专注于数字化隐形正畸原创技术的研发、定制式隐形矫治器的医学设计、生产制造及销售服务。另外,今年以来口腔医疗企业进军资本市场动作频频,牙博士、中国口腔、瑞尔集团等口腔医疗服务企业以及登康口腔、爱迪特等口腔产品企业密集冲刺IPO。

对此,毕马威中国医疗健康行业主管合伙人姚凤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介绍,我国口腔医疗市场主体主要是公立口腔医疗机构和社会办口腔医疗机构两大派系。而国内大多数口腔医疗机构以单体门店和小连锁为主,融资能力差,且抗风险的能力较低。随着市场竞争日益加剧,未来市场将逐渐向竞争实力强的大型口腔医疗机构聚集。

“整体来看,连锁化、品牌化是优质口腔医疗企业发展的必经之路,同时以DSO(即Dental Service Organizations,口腔医疗服务组织,是为口腔医生与口腔诊所提供非临床业务支持服务的运营管理公司的统称)为代表的为口腔医疗企业赋能的服务机构也有较大发展前景。”姚凤娥认为,与其他医疗服务子行业相比,口腔医疗安全性较高,不容易出现医患纠纷;口腔诊所固定资产投资较低,主要为牙椅,单个口腔诊所投入100-150万即可,进入门槛相对较低。也正因此,口腔医疗机构的市场化程度更高。 

口腔医疗赛道趋热

2022年,口腔医疗产业持续增长,政策倾斜在一定程度上推动我国口腔健康制造业创新升级,支持现有隐形义齿制作、口腔设备企业的升级和扩大规模,引进知名口腔材料设备生产企业,加快种植体、生物3D打印等口腔高端器械材料国产化进程。同时,随着数字化、信息化及互联网技术的深入发展,口腔医疗行业加速迭代,基于5G通信技术的远程诊疗、基于3D打印技术的隐形正畸、电子病历的普及与应用等新科技与新技术在口腔领域的产业化应用加速。

如此,在业内人士看来,伴随全民口腔健康意识的逐步提高,未来不论是口腔服务,还是口腔医疗器械,都在不断储蓄改变市场之势能。特别是在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和居民口腔健康意识提升的推动下,中国口腔医疗市场持续扩容。再加上,近年来,国家颁布多项口腔医疗行业利好政策,从审批监管到产业扶持等方面支持鼓励行业发展,如降低审批牌照难度、推进医师多点执业等,中国口腔医疗市场迎来高速发展。 

国金证券指出,国内口腔医疗服务市场规模呈现连年上升趋势,以服务收入计算,中国牙科护理服务市场由2015年的132亿美元增至2020年的262亿美元,并有望于2030年达到752亿美元,2020年至2030年间复合年增长率有望达到 11.1%。灼识咨询报告也显示,中国口腔服务行业的市场规模持续扩大,2020年规模为1628亿元,预计至2030年将达约5262亿元,未来10年复合增长率达11.8%。其中,民营口腔医疗服务市场年复合增长率为15.1%,高端牙科服务年复合增长率为22.4%。 

但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口腔医疗行业仍有待提升空间。一方面,在专业医师数量上,我国口腔医生明显不足。根据国家卫生统计年鉴数据显示,中国每万人口口腔医生数是4.5,而美国是6.1。与此同时,我国存在高患病率、低治疗率的现象。另一方面,据2017年发布的《第四次全国口腔健康流行病学调查报告》结果显示,我国口腔疾病患病率仍然较高。中年人群牙周健康呈恶化趋势,35-44岁年龄组牙龈出血检出率为87.4%,较十年前上升10.1%。35-44岁组人群缺失牙的修复率是11.6%、65-74岁组人群缺失牙的修复率是42.6%,而同期美国的数据分别为73%和81.5%。

我国各年龄段人群的各种口腔疾病发病率普遍较高,口腔医疗市场存在较大的潜在需求,市场渗透率有望进一步提升。 

姚凤娥表示,受疫情影响,国内口腔医疗机构遭遇巨大的成本压力,连锁口腔医疗机构面临人才流失、资金流动困难等问题。根据毕马威通过与口腔医疗机构的访谈了解到,上海、深圳、广州、济南、青岛等城市的封控,导致部分口腔医疗机构收入损失达几千万。

“疫情的影响是暂时的,拥有口碑和客户基础的口腔医疗机构,疫情后病人量有望出现反弹,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疫情影响所导致的部分损失。长期来看,毕马威看好口腔医疗行业,在口腔健康意识提高和支付能力提升的驱动下,口腔医疗行业拥有广阔的发展空间。”姚凤娥说。

可恩口腔医疗集团总院长亓庆国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也介绍,随着国家政策的放开和众多社会资本对于这个行业的看好,最近的5~10年,全国的口腔医疗服务机构的数量出现了一个井喷式增长。“口腔医疗服务行业当前的整体情况向好,从发展趋势上来看,还处于方兴未艾的状态,特别是从全国的人口基数和口腔常见疾病的高发病率和低治疗率来看,目前的口腔医疗服务的总体提供量还是不足。” 

口腔医疗成暴利行业? 

也是基于口腔医疗服务行业的广阔空间,近年来不论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口腔医疗赛道一直火热。特别是今年以来,牙博士、中国口腔、瑞尔集团等口腔医疗服务企业以及登康口腔、爱迪特等口腔产品企业密集冲刺IPO,其中瑞尔集团已在港成功上市。

此外,从上市口腔医疗企业发布的财报来看,口腔医疗企业也实现了较好的增长。

根据通策医疗2021财报,公司全年实现营收27.8亿元,同比增长33.19%;时代天使2021年全年收入达到12.72亿元,同比增长55.7%; 现代牙科集团2021年度营业收入达到29.55亿港元,同比增长34.90%。而瑞尔集团此前招股书数据也披露,2019财年、2020财年和2021财年,瑞尔集团的收入分别为10.80亿元、11.00亿元和15.15亿元,连续三年实现同比增长。

如此看来,口腔医疗赛道真的是一个赚钱的“买卖”?对此,亓庆国指出,国家政策层面上对口腔医疗机构的批准实现了“放管服”,门槛放低后导致更多的企业入局。如此也使得很多人特别是非口腔医疗行业的人看到公立口腔医院利润可观,错误的认为口腔医疗服务行业是一个暴利行业,可以在短期内获得一个非常高的投资回报。 

“到目前为止还有人说镶牙是暴利,口腔种植是暴利,正畸是暴利……其实,他们仅仅把耗材和加工费作为唯一的成本,觉得收费和成本相比是差距非常大,因此就认为这个行业是暴利行业。其实这是一个误解,但这种误解在社会上普遍存在,这是造成整个行业浮躁和野蛮生长的最主要的原因。”亓庆国指出,实际上,这些入局者并未看到口腔医疗布局背后的投入成本。

例如,培养医生的人力成本极高,同时,一个新开的口腔医院如何能吸引更多的病人来就诊,其中也涉及到诸多的运营费用、营销费用等,这些费用其他人是看不到的,也是被有意识的疏忽了,所以很多人进入到这个行业里来之后才发现,这根本不是一个他们想象的这么容易挣钱的暴利行业。这也可以解释,瑞尔集团尽管营收连续三年增长,但依旧连续三年出现亏损的事实。2019年、2020年、2021年,瑞尔集团相应净亏损分别为3.04亿、3.26亿、5.98亿。

此外,姚凤娥指出,与公立口腔医疗机构相比,社会办口腔医疗机构服务意识更强,顾客消费体验更好。然而,无论是公立口腔医疗机构,还是社会办口腔医疗机构,都无法避免疫情的影响。此外,公立口腔医疗机构缺乏引入新的技术手段、组织变革等方式提高效率的动力,而社会办口腔医疗机构则可以通过寻找机会收购优质的口腔医疗机构、诊疗平台线上化、口腔医学数字技术、精细化管理等方式提高诊疗效率,弥补疫情期间的亏损,从而创造良好的现金流。

这也是为何,在社会办口腔医疗行业蓬勃发展的同时,依旧存在着规模大小不一、医疗质量良莠不齐、虚假广告、低价恶意竞争和社会信用缺失等问题,亟需行业组织的规范化管理。一方面,部分社会办口腔医疗机构自身运营体系不完善。另一方面,亟需普及医学知识,提高医学素养。

“社会办口腔医疗机构投资者是在没有政策规范的环境下诞生和成长,恶性竞争、服务能力不强、医疗水平低下等状况仍然存在。而大众对医疗和医药广告宣传辨别程度不高,需要在一定程度上提高群众医学素养,并通过完善相关法律等方式进一步规范社会办口腔医疗机构的行为。”姚凤娥强调。

实际上,国家卫健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印发的《关于开展“民营医院管理年”活动的通知》中,也进一步对口腔医疗行业做出了规范,要求加强医护团队建设、规范诊疗行为、规范医疗宣传行为、开展诊疗活动遵循患者知情同意原则等。 

如何顺利切入黄金赛道?

当下,对于口腔医疗这个偏消费型医疗行业来说,支持政策不会发生方向性变化,这也是由于口腔医疗服务要求多样化个性化,花费难以控制,而且口腔医疗与基本医疗保险兜底基本无关。相比之下,西方发达国家基本上采用商业保险来解决支付问题。因此可见,口腔医疗行业未来仍然会有非常大的前景。

亓庆国认为,从整体上来说,公立医院目前在全国的口腔医疗服务行业当中仍然占据一个主导的地位,但在有些城市像深圳,民营医疗的服务份额已经超过了公立医院,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

不过,尽管有越来越多公立医院的医生毅然加入民营医疗行列,但目前优质的口腔医疗资源,特别是高水平的医生,仍然在公立医院。在这种情况下,民营机构如何提升自身的核心竞争力,与公立医院的差异化竞争中实现生存发展,已然成为重要的话题。

在此方面,姚凤娥建议可以从两方面入手:一方面,提升精细化管理能力。在预算管理、成本核算、效率提升、流程改进、绩效优化等方面持续提升能力,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打造核心竞争力;另一方面,建立完善的医护培养体系。

“管理和医疗水平的一致性以及多样化特色,是实现连锁过程中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口腔医疗机构平衡标准化和个性化,应该将当地诊所实际情况联系结合起来,口腔本质上是吸引当地患者的业务,具有服务覆盖半径,因此一些连锁品牌会特意打造每个区域的个性化品牌。在某种程度上,这有助于降低集团内其他品牌遭受不利事件的声誉风险。在收购和整合诊所时,口腔医疗机构也需要小心谨慎地整合每个诊所,并入连锁品牌,并抓住整合的机会窗口,提高治疗和服务的一致性,做到标准化和个性化的平衡。”姚凤娥说。

亓庆国也认为,口腔医疗机构需要做好医疗质量的把控。由于绝大多数口腔疾病是常见病多发病,对于医生的常年工作经验积累的依赖性较为突出,民营机构需要通过标准化和规范化的强化培训和临床医疗质量监管,迅速提升一批年轻医生的诊疗能力,从而提升民营口腔医疗机构的医疗质量。

同时,加强诊疗服务。口腔的诊疗需要多次的复诊,公立医院对于服务的不够重视会使得患者就诊体验相对而言差一些。如此,民营医院可以通过改善就诊环境进一步完善和提高诊疗的流程,使得患者的就诊体验得到提升。

“任何一个行业的发展,都必然会经历洗牌期,也就是说有更多的人会参与到这个行业里来,这对于行业的发展而言算是个好事,但是在洗牌期必然也会淘汰非常多的一些各方面条件不足、对行业不了解、没有充分准备的机构。”亓庆国强调,不仅如此,政策层面也需要坚决把一些违规的,不能够提供合法合规治疗的医疗机构淘汰,从而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的口腔的医疗服务的正当权益。至于企业端,由于口腔医疗机构的运营模式,目前仍然没有出现成熟和公认的模式,所以,企业管理层需要抓好三个环节:获客环节、患者的就诊和达成治疗的环节、老患者维护和管理环节。

“所谓口腔医疗机构的运营模式,就是将以上三个环节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彼此为依托,首尾相连,形成连续的不间断的循环,才能使的口腔医疗机构的发展走向良性发展的长久之路。”亓庆国说。

编辑: 李慧楠
关键字: 巨头 IPO

专题报道

+更多
2021年报印象

解码上市公司2021年年报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