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动态|阿里健康、京东健康跌惨了!国家药品管理条例意见稿出炉,第三方平台参与药品销售或被禁

财经网 2022/06/22
导语

财经网资本市场讯 6月22日,“国家拟禁止第三方平台直接参与药品销售”的消息冲上微博热搜。日前,国家药监局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已截止意见反馈。根据条例第八十三条,第三方平台提供者不得直接参与药品网络销售活动。

消息传出后,港股互联网医疗板块集体下挫。截至22日收盘,京东健康暴跌14.83%,阿里健康深跌13.85%,平安好医生下跌5.95%,众安在线下跌2.98%,因IPO申报尚在“处理中”,叮当健康则暂时“幸免于难”。

拟禁止第三方平台直接参与药品销售?

5月9日,国家药监局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历时一个月的公开征求意见已正式截止。此次征求意见稿新增的第八十三条中明确规定“第三方平台提供者不得直接参与药品网络销售活动”,备受市场关注。

图源:国家药监局

有市场观点认为,征求意见稿的条例还在修订中,条例中关于“第三方平台提供者”、“直接销售”等词语的界定并不准确,政策或存在模糊监管地带。

财经网注意到,在此前发布的条例中,国家药监局曾明确“第三方平台提供者”的定义。2018年3月1日起施行的《医疗器械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令第38号)指出:医疗器械网络交易服务第三方平台提供者,是指在医疗器械网络交易中仅提供网页空间、虚拟交易场所、交易规则、交易撮合、电子订单等交易服务,供交易双方或者多方开展交易活动,不直接参与医疗器械销售的企业。

国家药监局2020年发布的《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中明确:药品网络交易第三方平台提供者,是指在药品网络交易中提供网络经营场所、交易撮合、信息发布等服务,供交易双方或者多方开展交易活动的法人组织或者非法人组织。

“医疗器械网络交易服务第三方平台提供者,是不直接参与医疗器械销售的企业,但实际上政策过去多年,第三方平台提供者仍然在参与医疗器械销售。”某互联网医药资深人士王杰(化名)曾表示。

药品销售方面,第三方平台提供者目前通用的业务模式为“平台加盟+自营售药”,但无论是自营还是平台,第三方平台提供者均已与实体药店展开合作,药品交易均由实体药店完成。例如,阿里健康线下主体为“广州五千年医药”,京东健康的线下主体为“青岛安吉堂大药房”。

在医药战略营销专家史立臣看来,若第三方平台提供者既做平台又做自营,无疑相当于既做裁判,又做运动员,占据了竞争中的先发优势,这对线下药房的生存显然是不公平的。

另有媒体表示,除非征求意见稿中明确指出:“第三方平台提供者不得以任何形式参与药品网络销售活动”,否则互联网企业变更平台与自营的经营主体,影响不大。

6月17日,国家药监局召开了《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修订部门座谈会,围绕药品创新发展、使用环节管理、供应保障、药品知识产权保护、法律责任等对征求意见稿提出了补充完善的意见建议。目前《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的条例还在修订中,后续政策(送审稿、正式稿)的态度则更为关键。

若实施对相关企业影响有多大?

近年来,在消费者线上购药意愿增长及新冠疫情的影响下,医药电商行业得到快速发展。

据米内网统计,2021年我国网上药店市场药品销售额达368亿元,同比增长51.49%。智慧芽数据也显示,中国医药电商将迎来高速增长阶段,预计2030年医药电商和在线问诊分别可达1.2万亿元及4070亿元。

在医药电商不断发展趋势下,各平台纷纷入场企图分一杯羹。阿里健康、京东健康已经登陆港交所,叮当健康目前也在IPO冲刺阶段中,美团、饿了么等平台开始开展送药业务,不少线下药店也开始开通线上销售。

阿里健康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155.19亿元,同比增长61.7%;经调整后实现净利润6.3亿元,同比增长198.5%。阿里健康旗下包括医药自营业务、医药电商平台业务、医疗健康服务业务、数字基建业务等四大业务板块,报告期内取得收入分别是132.16亿、19.65亿、2.84亿、0.53亿。医药自营业务成为了阿里健康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占比85.17%,同比增长62.5%。

京东健康2021年全年收入306.82亿元,同比增长58.3%;全年毛利为71.97亿元,同比增长46.4%,毛利率为23.5%。京东健康的业务覆盖有零售药房、医疗健康服务、数智医疗健康等领域,京东健康主要的收入来源自京东大药房的自营业务,2021年录得营收262亿元,同比增长56.1%,占总营收比例为85.3%。

据叮当健康在港交所披露的招股书,2021年叮当健康实现营业收入36.79亿元,同比增长65.05%;实现经调整后的净利润-3.30亿元,净亏率为9.0%。近年来,叮当健康开始自建药房及配送系统,积极拓展自营业务,截至2021年末,叮当健康已于中国建立分布于17个城市的348家智慧药房。2021年,叮当健康自营平台营收7.88亿元,占比30.5%;第三方平台营收17.95亿元,占比69.5%。

由此来看,以自营为主的网络零售药物仍是互联网医疗巨头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

“国家拟禁止第三方平台直接参与药品销售”的消息传出后,港股互联网医疗股大跌,京东健康暴跌14.83%,阿里健康深跌13.85%,平安好医生下跌5.95%,众安在线下跌2.98%。

与之相反的是,A股医药商业概念股22日股价集体拉升,第一医药涨停,大参林、药易购、健之佳、一心堂、老百姓、益丰药房涨超5%,漱玉平民、百洋医药等跟涨。据悉,上述医药商业股均涉及线下零售药房业务。

对此,东北证券认为,市场关注此次规定若严格执行,医药电商自营(1P业务)经营或存在影响,但整体影响有限,目前电商自营(1P业务)均依托线下连锁药房资质开展经营,若政策严格执行,不排除电商自营通过剥离独立公司等方式,独立运营1P业务的可能性。

王杰也表示,若该条例实施,或将抑制“平台+自营”为一体的业务开展,未来纯粹的医药类第三方平台可能增加。

编辑: 王苗苗
关键字: 阿里健康 京东健康 互联网医疗 药品销售

专题报道

+更多
2021年报印象

解码上市公司2021年年报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