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钟玉抽身,ST康得新巨额资金占用去向依旧是个谜_上市公司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上市公司 >
个股查询:
 

董事长钟玉抽身,ST康得新巨额资金占用去向依旧是个谜

本文来源于第一财经 2019-02-12 23:53:37
字号:

资金占用未明、财务造假嫌疑尚难洗脱的昔日“白马”,距离钟玉许下的3000亿市值的宏伟目标已经越来越远。

猪年第二个交易日,ST康得新(002450.SZ)发布了董事长钟玉辞职的消息,股票随后迅速涨停。而资金占用未明、财务造假嫌疑尚难洗脱的昔日“白马”,距离钟玉许下的3000亿市值的宏伟目标已经越来越远。

2月12日盘前,ST康得新公告钟玉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董事长及其他相关职务,辞职后仍然担任康得集团董事长,为ST康得新实际控制人。选在这个敏感的时间抽身,外界不解,疑虑钟玉会否食言于对两期超短融的担保承诺,让ST康得新的债务违约再添几分阴云。

在1月22日债券持有人会议上,钟玉曾现身回应“18康得新SCP001”、“18康得新SCP002”两期超短融违约一事,承诺对债务追加个人担保,不过以何方式履行担保,何时履行并未明确。接近ST康得新的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称,钟玉以个人名义追加担保,与其是否担任公司董事长无直接关系。而对于钟玉辞职的具体原因,是否与正在进行的资金占用的调查有关,该人士并未作出回应。

在1月22日的会议上,ST康得新方面曾透露,大股东资金占用“不到100亿”,主要被用于投资碳纤维材料项目及股权质押的补仓。按照钟玉的说法,碳纤维项目目前康得集团已经投资了100多亿,但记者梳理ST康得新的公告发现,康得集团对碳纤维项目的出资时间已两次更改,一拖再拖后,原本预计投入一期90亿资金至今也并未到账,与钟玉所述存在出入。

董事长辞职,承诺何以履行

ST康得新2月12日公告称,2019年2月11日,公司收到钟玉的书面辞职报告,因个人原因,钟玉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董事会下设各专业委员会委员等相关职务,辞职后钟玉仍然是ST康得新的实际控制人及康得集团董事长。康得集团目前持有ST康得新8.51亿股,占ST康得新总股份的24.05%。

生于1950年的钟玉,ST康得新的创始人,1988年作为中关村第一批从国有单位辞职 下海的企业家,创立了北京市海淀区康得机电技术开发公司,即康得集团的前身,主营机电,以研制电动车起家。

一位曾参与过ST康得新路演的券商券商研究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钟玉不止一次亲自与机构交流,声音好声音洪亮,敢说,敢对机构下承诺,但有些话也需要听者“自己再掂量一下”。

记者曾在2018年8月的“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2018年夏季高峰会”上听过钟玉的脱稿演讲,其回忆康得集团的创业历程曾表示,30年前下海时给企业定的核心的经营理念就是——颠覆性创新,做到这点必须要有前瞻性的眼光、专业化的研究及科学化论证,更重要的是坚持下去。

但为何在ST康得新深陷造假丑闻、资金链告急的时候抽身,辞去董事长职务,钟玉此时这一职务变动又是否会对过往承诺产生影响?尤其是ST康得新债务偿还的连带担保责任。

1月22日上午,ST康得新召开债券持有人大会,回应此前“18 康得新 SCP001”、“18 康得新 SCP002”两期超短融违约一事,钟玉曾现身会议现场,与债权机构商讨以应收账款、银行支持、引进战投等方案偿债。

在会议议案中,债券持有人要求ST康得新切实履行还本付息义务,希望能于2019年2月15日前筹资兑付,且筹资期间,对债务融资工具追加相关资产包抵押或质押担保,并提供公司实际控制人钟玉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担保。

ST康得新并未答应会在2月15日前兑付,而是承诺在3月31日前争取偿付本息。虽然追加抵押未有回应,但回应称会提供公司实际控制人钟玉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担保。不过,对于钟玉会以何方式履行担保,何年何月前履行并未明确。

上述接近ST康得新的人士告诉记者,钟玉以个人名义追加担保,与其是否担任公司董事长没有直接关联,不影响承诺的实现,但对于钟玉辞职的具体原因,是否与接受调查有关,该人士并未透露。

1月20日晚间,ST康得新曾自曝证监会监管部门正在就大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事项进行调查,在调查过程中公司自查发现,公司存在被大股东占用资金的情况。

除此之外,2018年10月,因未披露一致行动人关系,ST康得新、康得集团、钟玉、公司二股东中泰创赢及股东中泰创展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目前调查事项亦尚未有结论性意见或决定。

占用近百亿,去向成谜

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ST康得新账面上有150.14亿元的货币资金,但却对在1月15日到期的两期超短融无力偿还,被认为直接原因正是源自于大股东的资金占用。

1月16日,深交所中小板市值管理部向ST康得新下发问询函,要求说明货币资金存放地点、存放类型、是否存在抵押/质押/冻结等权利受限情形,15亿超短融不能兑付的原因,同时自查是否存在大股东资金占用或违规对外担保,以及是否存在财务造假等问题。

截至目前,ST康得新尚未回复上述问询函。1月24日,ST康得新曾公告称,由于《问询函》回复涉及的工作量较大,相关事项的核实仍需一定时间,公司无法在规定时间内按要求完成回复工作,申请延期回复。但延期至何时,公司方面未有明确。

150亿货币资金中到底被占用了多少?在1月22日的债券持有人会议上,ST康得新方面透露的数字是“不到100亿元”。而除了受限的募集资金部分,即ST康得新2015年、2016年已完成的募集资金共计约77.04亿元,到2018年中期剩余部分正好约50亿元。

对于占用资金去向,钟玉在债券持有人会议上称,主要用于投资碳纤维材料项目及股票质押补仓。据钟玉称,炭纤维材料项目,康得集团已投资百亿,而总投资将在500亿元。

2017年,ST康得新与康得集团及荣成市经济开发投资公司(以下简称“荣城经开”)共同出资,在山东荣成筹建年产6.6万吨碳纤维生产项目,项目主体公司未康得碳谷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得碳谷”)。康得碳谷计划总投资500亿元,分五期建设,预计于 2018 年底或 2019 年上半年建成投产,到2025年高性能碳纤维年产量将突破6.6万吨,预计贡献年收入超过1000亿元。

这一项目首期于2018年2月25日开工建设,按照计划,ST康得新与荣城经开分别出资20亿,康得集团出资90亿。但康得集团的资金并未如期到位,因此还曾于2018年5月被深交所问询。

2018年5月17日,ST康得新回复该问询称,康得碳谷项目无形资产、团队、技术、人员的完整性,各方于2017年10月签署了《补充协议》,康得集团的出资方式调整为现金及其所持中安信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中安信”)股权的方式出资,于2018年12月31日前完成。

不过,2018年12月29日,ST康得新改口称,由于受到国内融资环境的影响、以及中安信股权结构调整及审计评估工作尚未完成,康得集团的出资时间再次修改为2019年6月30日前完成。

到目前为止,ST康得新并未公告康得集团出资到位的信息。若出资未到位,与钟玉所称的挪用资金用于投资碳纤维材料项目自相矛盾。

项目投资可以拖延,但股权质押却是更大的“窟窿”。Wind资讯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至今,康得集团与中泰创赢未公告解押的股权质押共计35笔,其中康得集团30笔。若以预警比例150%、平仓比例130%的行业标准计算,康得集团所持股权逾94%即合计约7.95亿股的股权质押此前已经低于平仓线。

第一财经记者 王娟娟

【作者:王娟娟】 (编辑:叶徐彤)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