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动态|卡尔股份IPO审核迎考验:3大运营商业务锐减,身份识别终端冲击犹存,创新匮乏显硬伤!

财经网 2021/06/24
分享到:
导语

近日,山东卡尔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卡尔股份)完成财务资料更新,根据创业板首发审核规则第66条规定,深交所对公司上市申请恢复审核。公司去年10月发布招股书,保荐机构为光大证券,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提供审计等相关服务。截至目前,公司已完成两轮问询回复。

成立于2002年年中、在2009年11月完成股份制变更的卡尔股份主营业务为多媒体智能终端、4G无线路由器、智慧教育终端及解决方案、身份识别智能终端的研发与产销。

卡尔股份的业绩自2017年以来连续上升,2020年出现下滑,其客户集中度高、产品繁杂且核心竞争力不强的劣势被渐渐突显出来。卡尔股份2017年至2020年的营收分别2.16亿元、2.74亿元、3.25亿元和3.27亿元,2018年同比上升27%,去年则放缓至0.6%。

3大运营商业务锐减,身份识别终端冲击犹存

卡尔股份来自过大客户国内3大电信运营商的收入坐了一轮“过山车”——公司2018年、2019年来自3大运营商的收入为1.24亿元和1.46亿元,占比为45.20%和44.74%;2020年,这一部分收入显著下降了60.99%至0.57亿元,占比大幅回落至17.36%。

在问询回复中,卡尔股份表示,2020 年3大运营商直接采购产品下降的主要原因是通信设备产品收入因“一键报警电话”和“多功能车载终端”两个项目的变动而快速下降;身份识别终端产品降幅最大,因2020年疫情影响而减少招标采购、收入减少约800万元,同比下降近35%;教育终端产品的采购的降幅相对较小。

需要强调的是,卡尔2019因串标受罚而导致其身份识别终端业务的冲击不可忽视,其影响很可能还将贯穿今明两年。

2019年末,卡尔股份在“中国移动上海公司2019年渠道行商用身份证采集设备采购项目”投标中,因与另一供应商存在串标行为而遭到处罚:2019年12月20日至 2022年12月20日,公司在身份采集设备类方面禁止与中国移动上海公司合作。

希望通过一起压低或抬高报价排挤他人而吃到“苦果”的卡尔股份在申请上市之前大幅调整管理层。2020年5月,公司独立董事换人,董秘离去,监事会主席离职后担任董秘,监事会主席又由原财务总监离职后取代。卡尔股份这番管理层动荡幅度之大,也远高于同期的竞争对手们。

产品庞杂,创新匮乏显硬伤

从产品形态看,卡尔股份的4G产品“大家族”确实系列丰富,但技术创新含量低、贴牌加工环节多及品牌优势不足的短板,这也是公司产品在产业链中的话语权不足的根本原因。报告期内,卡尔股份的主营业务收入由通信设备、物联网终端及解决方案(含身份识别终端及教育终端及解决方案),通信设备销售单价由2019年的138.22元降至123.34元,身份识别终端销售单价由2019年的276.52元降至161.08元,唯有教育终端销售单价从34.28元涨至68.21元,但因教育终端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并未过半,因此对业绩的拉动效果有限。

另外,从细分产品来看,在公司4个大类产品——桌面型、手持型、多功能类和多通道类——之中,公司自有品牌近年来的销售占比达52%,主要客户就是国内3大运营商,但其中只有多功能产品不存在转售情况,销售占比仅为3.52%;其余产品,要么贴牌生产,要么销售给境外经销商再行转售给沃达丰等运营商。

由于卡尔股份的产品庞杂,公司招股书显示其主要可以竞争对手也很多。在智能通信终端设备领域,公司的主要竞争对手有中兴通讯、亿联网络;在智慧教育领域,公司的主要竞争对手有新开普、正元智慧和天波信息;在身份识别领域,公司的主要竞争对手有神思电子和精伦电子。

相比竞争对手们,卡尔股份长期以来的材料费用占比太高,则凸显公司产品创新不足、技术附加值较低,组装商色彩更浓。卡尔股份的主要原材料需求为芯片类、线路板、壳体等。报告期内,公司的材料费用占营业成本的比例均高达90%以上,相比上述对手中A股公司的细分业务数据而言,公司的材料费用占比显得太高。比如在2020年,公开财务数据显示,中兴通讯的通讯设备产品材料占总营业成本之比为77%;精伦电子智能制造类产品的材料费用占总营业成本之比为54%,商用终端类占比为37%;正元智慧系统建设类产品的材料费用占总营业成本之比为71%。

卡尔股份的研发投入相对更低。公司2018年至2020年的研发费用占营收之比分别为6.60%、6.57%和6.88%,较之上述A股公司各期数据相差较大——不论比起市值最大的中兴通讯(报告期内该数据分别为12.75%、13.82%与14.59%),还是体量最小的精伦电子(报告期内该数据分别为9.90%、22.47%与15.97%),均是如此。目前,卡尔股份拥有发明专利10项、实用新型专利40项、外观设计专利17项,甚至低于精伦电子的一半。至于5G产品相关专利,公司招股书显示目前有两项关于KL500 5G无线数据终端的技术专利申请尚未获得授权。

2020年,卡尔股份忙于应付3大运营商订单大幅下降,网络学习机(主板)实现销售收入8045万元,占教育终端产品收入的62.84%,对业绩构成支撑。可以看出,产品庞杂的卡尔股份创新能力在应对市场突发需求时一度有所体现,但综合来看,其运营品质并未改善,实质性创新驱动不足、产品核心竞争力不足。

卡尔股份希望通过本次IPO募资2.09亿元,投入生产线改造与营销网络建设两个项目的资金比例合计为64%,对研发中心项目建设的投入占比为36%。

编辑: 牛锋
关键字: IPO 卡尔股份 电信 串通投标 研发
分享到: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