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沸点|最新罚单!IPO项目被罚多与信披质量相关,海通证券、安信证券、国金证券上演“再吃罚单”!

财经网 2021/08/09
分享到:
导语

财经网资本市场讯监管从严,力度不减。自今年4月6日证监会一天发布38条券商违规处罚信息后,时隔四个月,证监会于8月6日再次集中发布了二季度以来13条投行业务违规信息,主要涉及债券项目、IPO保荐项目、非公开发行项目,共有8家券商和18名保荐代表人受罚。

与上次证监会集中公布的38张罚单中有27张涉IPO保荐项目不同,在本轮证监会开出的13张罚单,多与债券业务把关不严相关,与IPO保荐业务相关仅4张罚单,涉及3家券商及2名保荐代表人。

尽管两轮罚单的“侧重点”有所差异,但财经网却注意到,在证监会先后集中公布的投行业务违规处罚信息中,都有海通证券、安信证券、国金证券的身影。

IPO“罚单”多与信披合规相关,所涉项目IPO进度处于不同阶段

8月6日,证监会集中公布了二季度以来证监会系统对投行业务采取的13条行政监管措施、自律惩戒措施,涉及安信证券、第一创业证券、东北证券、华西证券、宏信证券、海通证券、国金证券、国海证券等8家券商以及黄斌、方书品等18名保荐代表人。

本轮多家券商和多位保荐从业人员被罚,多与债券业务、IPO保荐业务、非公开业务相关,其中债券业务把关不严占主导,与IPO保荐业务的仅有4单,涉及国海证券、国金证券、第一创业证券3家保荐机构以及黄斌、方书品2名保荐人。

财经网注意到,本次涉及IPO保荐业务的罚单多与信披合规相关,且涉及的保荐项目的IPO进程处于不同阶段。

国海证券在保荐重庆长江造型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江材料”)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过程中,未勤勉尽责履行相关职责,核查股权转让资金来源时的表述前后不一致且有实质性差异,被证监会采取了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2位保荐代表人也因此领了警示函。

图片1

图片来源:证监会

据wind数据,长江材料早在2016年6月23日便向深交所主板递交上市申请并获受理,但却在时隔一年后即2017年11月7日才收到证监会对其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的反馈意见,此后其IPO进程便再无进展。截至2021年8月9日,长江材料IPO仍在排队中。

图片2

图片来源:证监会

而国金证券则是因在保荐上海翼捷工业安全设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翼捷股份”)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过程中,未勤勉尽责履行相关职责,对招股说明书披露发明专利数量不准确、注册申请文件披露发行人取得发明专利数量存在矛盾未予充分关注而被罚。

据上交所官网信息,翼捷股份于2020年6月1日向上交所科创板提交IPO申请并获受理,2020年11月6日过会,随后于2021年1月6日提交注册,截至目前再无进展。据财经网此前报道,固安信通、蓝箭电子因在2021年2月20日、2021年3月4日提交注册后迟迟未收到证监会反馈而终止注册。此次保荐机构被行政监管,翼捷股份IPO是否会重蹈覆辙?

图片3

图片来源:上交所

第一创业证券则因在保荐祖名豆制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祖名股份”)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过程中,在提交的保荐工作报告等材料中,未及时报告、披露发行人及其董事长蔡祖明涉嫌行贿的行为及该事项对发行人的影响而遭罚。

与前两家券商不同,第一创业证券所涉及的保荐项目祖名股份早在2021年1月6日上市,在祖名股份上市四个月后,即2021年5月21日,证监会才对第一创业证券在该项目中信披质量不足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

本轮证监会集中开出的第四张IPO保荐项目罚单,是关于黄斌、方书品在作为国元证券指定的赛赫智能设备(上海)股份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赛赫智能”)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项目的保荐代表人,存在以下对收入确认相关事项检查不到位、对研发投入内部控制情况的核查不到位、对信息披露的核查把关不到位等保荐职责履行不到位的情形而予以监管警示的决定。

图片4

图片来源:证监会

据上交所披露,赛赫智能曾于2019年12月27日首次向科创板提交IPO申请并获受理,国元证券担任其保荐机构,黄斌、方书品担任其保荐代表人,2020年8月25日,赛赫智能及国元证券先后提交撤回上市申请文件,赛赫智能首次冲击IPO终止。但在首次IPO终止刚满1个月后及2020年9月29日,赛赫智能便将保荐机构更换为国信证券,准备再次冲击IPO,但最终因未通过2021年7月22日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委2021年第49次审议会议而终止。

图片5

图片来源:上交所 

海通证券、安信证券、国金证券“再吃罚单”!

财经网注意到,在证监会先后两轮集中公布的投行业务违规信息中,海通证券、安信证券、国金证券等3家券商均位列其中。

在8月6日监管层开出的13张罚单中,海通证券收到了2张罚单,均和非公开发行股票相关。一是因为在保荐星光农机股份有限公司申请非公开发行股票过程中,发行预案披露的认购对象浙江绿脉怡城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间接股东中车城市交通有限公司股权结构,与发行保荐工作报告中载明的中车城市交通有限公司股权结构不一致; 二是因为在保荐浙江方正电机股份有限公司申请非公开发行股票过程中,发行预案披露的认购对象卓越汽车有限公司的间接股东中车城市交通有限公司股权结构,与发行保荐工作报告载明的中车城市交通有限公司股权结构不一致。海通证券和4位保荐代表人均被出具警示函。

而在4月6日证监会开出的38张罚单中,海通证券独获4张,均与IPO项目有关,涉及2家科创板IPO企业和1家新三板挂牌企业。

据证监会披露,海通证券及曾军、周威,在保荐四方光电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过程中,在首次提交的保荐工作报告等材料中未披露发行人实际控制人熊友辉涉嫌行贿的事项;海通证券及顾峥、焦阳在担任青岛森麒麟轮胎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保荐代表人过程中,未勤勉尽责,对发行人关联交易、成本核算等情况的核查不充分;海通证券遭新三板挂牌企业山东新绿食品股份有限公司项目中,因为未勤勉尽责,对挂牌公司内控情况、股权情况等核查不充分等被证监会出具警示函。

除海通证券外,安信证券、国金证券也出现在两次集中公布的被罚名单之列。

图片6

图片来源:财经网据公开资料整理

在4月6日集中公布的投行业务违规信息中,安信证券的王志超、李栋一作为浙江泰林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IPO保荐代表人过程中,未勤勉尽责,对发行人商业贿赂、相关方银行账户等情况的核查不充分被罚;国金证券作为参仙源参业股份有限公司推荐挂牌主办券商,未勤勉尽责,对挂牌公司重大合同等核查不充分被罚。

而在本轮(8月6日)证监会集中公布的券商罚单中,安信证券则因在保荐东方日升向不特定对象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项目过程中存在“申请文件或信息披露资料存在相互矛盾或者同一事实表述不一致且有实质性差异”的情形,被证监会决定出具警示函;而国金证券仍是因在翼捷股份IPO保荐过程中未能勤勉尽责而被给予监管措施。

据证券日报信息,截至2021年8月8日,证监会和沪深交易所至少发布了51条投行业务违规处罚信息,涉及15家券商和60名保荐代表人等。

具体来看,涉及IPO保荐项目28条处罚,涉及重组业务6条,涉及新三板挂牌项目5条,涉及非公开发行项目4条,涉及可转债项目4条,涉及债券受托业务2条,涉及配股项目1条,涉及私募基金托管项目1条。由此来看,IPO保荐项目是依旧是投行业务违规处罚的重点。

“前移”问责关口,监管层强化券商归位尽责 

注册制试点以来,证券公司内控水平和投行业务执业质量总体有所提升,但也暴露出不少问题。一些证券公司尚未真正具备与注册制相匹配的理念、组织和能力,还在“穿新鞋走老路”,项目遴选不审慎,核查把关不严格,内部控制不完善,“带病申报”、“一查就撤”等问题较为突出,影响上市公司质量和行业形象。这既有证券公司内控意识薄弱、公司治理不健全的原因,也有监管机制不完善、监管规则不健全的原因。

7月9日,证监会制定并发布了《关于注册制下督促证券公司从事投行业务归位尽责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针对注册制下中介机构执业质量普遍不高、制度规则体系不够健全、市场约束机制不够有力等突出问题,坚持突出重点、依法监管、标本兼治三项原则,从监管、机构、市场三个维度提出重点工作任务,力求应实尽实,同时对明确中介机构责任边界等一些长期性、复杂性问题提出工作思路,逐步推进。

《指导意见》指出,应建立投行业务违规问题台账,重点对项目撤否率高、公司债券违约比例高、执业质量评价低、市场反映问题较多的证券公司开展专项检查。前移问责关口,交易所对违规行为及时采取自律措施。加大行政监管力度,机构罚与个人罚并重,用好“资格罚”等硬措施,强化“经济罚”,并用好行政处罚、刑事追责、民事赔偿等手段。

《指导意见》还表示,应强化机构内部控制,压实证券公司主要负责人、高管的管理责任,落实对投行业务各环节责任人员穿透式监管和全链条问责;完善激励约束机制,促进证券公司主动归位尽责。推动建立投行业务执业质量评价系统,实现业务及监管全链条、全周期电子档案化,做到全程留痕、实时评价、定期汇总,对外公开评价结果。突出“奖优限劣”,根据执业质量评价结果对证券公司及项目实施分类审核、分类监管,调整优化证券公司分类评价中投行业务评价指标,完善违规信息公示机制。

编辑: 王苗苗
关键字: IPO 罚单 海通证券 安信证券 国金证券
分享到: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