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汇储备持续下滑 亚洲国家稳汇率压力骤增

导语

一面是本国货币汇率持续迭创新低,一面是外汇储备持续下滑,亚洲多国的稳汇率征途骤然艰辛。

数据显示,截至6月17日,泰国外汇储备降至2214亿美元,创下过去2年以来的最低值;印尼外汇储备则徘徊在1357亿美元附近,创下2020年11月以来最低值;韩国与印度外汇储备也分别降至4493亿美元与6014亿美元,分别触及过去一年以来最低点。

“毫无疑问,外汇储备下滑给亚洲国家稳定本国货币汇率构成新的挑战。”一位华尔街多策略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表示。一方面外汇储备下降令更多投机资本更有底气押注亚洲货币持续贬值获利,另一方面外汇储备下降也限制了亚洲国家干预汇市的意愿,反而助长了市场沽空人气升温。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联储继续加息75个基点预期持续升温带动美元持续升值的影响下,上周菲律宾比索已创下过去16年以来低点,印度卢比更是迭创历史低点,韩元也一度触及年内低点。

高盛策略分析师Zach Pandl发布的最新报告指出,由于外部财政状况恶化,加之美联储紧缩政策引发的避险情绪升温,高收益的亚洲新兴货币可能会继续承压。

他预计,未来数周期间,菲律宾比索、印度卢比和印尼盾等高收益亚洲货币兑美元汇率还将继续承受下跌压力。

GAMA Asset Management的全球宏观投资组合经理Rajeev De Mello甚至认为,在加息幅度无法与美联储同步的情况下,部分亚洲国家央行或许已意识到他们无力扭转本国货币汇率下跌颓势,动用外汇储备干预汇市更多是为了缓解本国货币贬值速度。

上述华尔街多策略对冲基金经理表示,正是看到亚洲国家动用外汇储备干预汇市受到较大制约且效果有限,越来越多投机资本正积极押注亚洲国家经常账户赤字扩大且进一步吞噬外汇储备规模,纷纷加大亚洲货币沽空力度。

在他看来,除非亚洲国家要么迅速找到补充外汇储备渠道(提升干预汇市的威慑力),要么将加息幅度与美联储同步,否则将很难遏制投机资本针对亚洲货币的沽空潮涌。

值得注意的是,6月25日,国际清算银行(BIS)宣布,与中国人民银行共同制定了人民币流动性安排(RMBLA),通过储备资金池计划,在金融市场波动时为参加该安排的央行提供流动性支持。

据悉,首批参与人民币流动性安排(RMBLA)的央行包括中国人民银行、印度尼西亚中央银行、马来西亚中央银行、香港金融管理局、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与智利中央银行。各家中央银行需认缴不低于150亿元人民币或等值美元存放在国际清算银行,形成一个储备资金池。当出现流动性需求时,参加方除了可以提取其出资部分,还可以凭借合格抵押品从储备池借入短期资金。

在一位新兴市场投资型基金负责人看来,拓宽人民币储备募资渠道可以有效填补这些国家国际收支赤字缺口并确保外汇储备规模基本稳定,从而令亚洲国家拿出更多美元储备提升干预汇市的威慑力,最终达到稳汇率的效果。

外汇储备骤降制约亚洲国家干预汇市能力?

记者获悉,全球众多投资机构一度认为亚洲国家外汇储备持续下滑,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持续卖出美元储备,以遏制本国货币汇率快速下跌趋势。

“事实上,引发亚洲国家外汇储备下滑的因素众多,其中包括美国股债价格大跌拖累亚洲国家外汇储备缩水,美元升值导致非美货币的外汇储备资产估值下跌,以及不少外汇储备可能用于填补国际收支赤字。”上述华尔街多策略对冲基金经理分析说。以印度为例,市场普遍预期印度将出现400亿美元国际收支逆差,一改去年的550亿美元顺差,导致印度不得不消耗部分外汇储备;菲律宾的经常账户赤字也可能从去年的1.7%扩大到今年的3.2%,吞噬其不少外汇储备。

但是,在亚洲货币纷纷遭遇快速大幅贬值之际,外汇储备下跌很可能起到雪上加霜的作用。

记者多方了解到,这引发越来越多投机资本押注亚洲国家不敢大规模干预汇市稳汇率,更加肆无忌惮地沽空亚洲货币获利。

一位外汇经纪商向记者透露,目前海外投机资本一直在增加沽空亚洲货币投资组合的杠杆倍数,在这个投资组合里,除了重仓日元空头,韩元、菲律宾比索、印尼盾、印度卢比的空头头寸都在迅速增加。

瑞典北欧斯安银行亚洲策略主管Eugenia Victorino指出,尤其在美联储持续大幅度加息的情况下,亚洲国家的加息幅度若远远低于美联储,势必导致亚洲货币贬值压力持续加大。

上述外汇经纪商还指出,在全球外贸增速放缓与美联储持续加息的共振下,越来越多投机资本正押注亚洲货币汇率下跌推高这些国家进口商品价格,导致它们经常账户赤字进一步扩大,从而引发亚洲国家货币进一步贬值的恶性循环,令他们沽空策略赚得更加盆满钵满。

记者多方了解到,鉴于日元持续贬值,不少投机资本还积极借入日元兑换成美元投资美债,从而通过推高美元汇率,作为更大力度沽空亚洲货币获利的新利器。

“但是,亚洲国家似乎对此显得无可奈何。”这位外汇经纪商指出。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外汇储备持续回落,令他们对干预汇市稳汇率显得束手束脚。此外,部分亚洲国家还担心,若干预汇市失败且消耗大量外汇储备,反而会招致更多投机资本的沽空狙击。这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是越来越多国家认为在美联储持续大幅加息导致美元走强的趋势下,单靠一个国家干预汇市(卖出美元),未必能力挽狂澜令美元汇率下跌,反而将自己推向更艰难的处境。

“这令越来越多投机资本更加有恃无恐地沽空亚洲货币。”他指出。目前要扭转这种局面,亚洲国家要么与美联储保持同等幅度的加息步伐,但此举将很大程度冲击本国经济增长前景;要么迅速寻找新的外汇储备补充渠道并增强自身干预汇市的威慑力,令投机资本开始投鼠忌器。

拓宽外汇储备补充渠道的意外收获

值得注意的是,印度尼西亚中央银行、马来西亚中央银行与新加坡金融管理局迅速找到了新的外汇储备补充渠道。

通过人民币流动性安排(RMBLA),这些亚洲国家央行不但可以提取自己出资部分——不低于150亿元人民币或等值美元储备,还可以凭借合格抵押品从储备池借入短期资金。

上述新兴市场投资基金负责人表示,对参与沽空亚洲货币的投机资本而言,这未必是他们乐于见到的局面。因为有了RMBLA的外汇储备补充机制,这些亚洲国家央行可以在确保本国外汇储备规模基本稳定的情况下,腾出更多美元储备用于干预汇市稳定本国货币汇率。

记者获悉,这很可能会吓退一批对干预汇率政策相当敏感的投机资本。但考虑到当前RMBLA的储备池资金规模不够大,多数投机资本仍敢于继续增加押注亚洲货币汇率下跌的头寸。

“不容忽视的是,RMBLA的面世也释放了一个新信号。”他指出。在美联储持续收紧货币政策(未必向其他国家提供货币互换与美元流动性纾困)的情况下,越来越多国家正积极寻找新的外汇储备流动性融资方式,构筑更强的干预汇市威慑力。

在一位华尔街大型资管机构外汇交易员看来,要有效扭转亚洲货币汇率贬值压力,亚洲国家除了积极拓宽外汇储备融资渠道,还需联合行动“卖出美元”,最大限度增强汇市干预的影响力。

他指出,此次亚洲货币保卫战的成败,主要取决于三大因素,一是日元汇率能否在短期内企稳反弹,二是美元升值能否尽快见顶,三是亚洲国家能否尽快恢复外贸景气度并提升外贸顺差。这些因素都将很大程度影响全球投机资本对亚洲货币的沽空热情,同样“决定”亚洲国家一旦采取集体干预汇市行为的实际成效。

编辑: 焦子航
关键字: 外汇 汇率

专题报道

+更多
2021年报印象

解码上市公司2021年年报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