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损或超过40%,芒格大幅减持阿里,仓位直接砍半

证券时报 2022/04/13
导语

在股价接连重挫后,投资大师芒格大幅减持了阿里巴巴!

4月11日,芒格此前一直担任董事长的Daily Journal Corp(每日期刊公司)向美国证监会(SEC)提交了最新13F持仓。Daily Journal今年一季度卖出了302060份阿里巴巴美国存托凭证(ADR),将其持有数量从60.2万份减少至30万份,将阿里巴巴的投资仓位砍半。

由于芒格是在去年一季度的高位买入阿里巴巴ADR,随后又大幅加仓,其持仓平均成本或在160美元上方,此番减仓亏损或超过40%。

此外,几天前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旗下的桥水全天候中国基金也披露了最新数据,基金总规模约61.54亿美元(约394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四季度大幅攀升,即桥水继续加码中国投资。

而注册在中国境内的私募机构桥水(中国)投资发展迅猛,管理规模已突破百亿元大关,并且今年业绩更是一枝独秀。

芒格大幅减持阿里巴巴,仓位直接砍半

4月11日,Daily Journal公布了最新持仓。截至3月底,Daily Journal Corp持有30万份阿里巴巴ADR股票,相较去年底的60.2万份,减少了30.2万份。

芒格是在2021年一季度首次买入阿里巴巴,持有16.53万股阿里巴巴ADR,去年第一季度,阿里的股价在220美元上方,随后阿里巴巴的股价一路下行。Daily Journal在2021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逆势加仓,分别加仓约13.67万股和30万股。

2021年四季度末,芒格共持有60.2万份阿里巴巴ADR,其持仓平均成本或在160美元上方,总计投入近1亿美元,此番减仓亏损或超过40%。

图片

值得注意的是,从1977年芒格开始担任Daily Journal的董事长。今年3月28日,98岁的芒格辞去了Daily Journal董事长一职。

目前Daily Journal管理资金为2.12亿美元,一共持仓5只股票,包括美国银行、富国银行、阿里巴巴、美国合众银行以及浦项钢铁,其他四只股票都是在2013年之前就买入了。其中,持有美国银行230万股,持有富国银行160万股,一季度其他持股均没有变化。

2021年一季度买入的阿里巴巴,可以说是芒格在Daily Journal买入的最后一家公司、最后一个投资决定。

此前,芒格在Daily Journal的年会上表示,持有有价证券,就会面临风险。芒格认为阿里巴巴是一个合理的投资,至少目前来看,买入阿里巴巴股票并没有看起来风险那么巨大。

不过,芒格也表示,就阿里巴巴这家公司来说,阿里巴巴的护城河没有苹果和 Alphabet那么深。阿里巴巴虽然是一家规模很大的互联网零售商,但是互联网的竞争会越来越激烈。

截至4月11日收盘,阿里巴巴的股价报101.55美元,市值为2729.16亿美元,市值较其最高位下跌了三分之二。

桥水继续加码中国,在华私募产品业绩一枝独秀

与芒格减持不同的是,桥水创始人达利欧则继续加码中国资产。

美国证监会(SEC)数据显示,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旗下的桥水全天候中国基金3月30日最新披露数据显示,基金总规模为61.54亿美元,较上一季度末的54.4亿美元继续攀升,其中美国投资者约占48%。

此外,注册在中国境内的私募机构桥水(中国)投资管理公司的发展迅猛,管理规模已突破百亿元大关,并且今年业绩更是一枝独秀。

华润信托数据显示,桥水创意择优系列产品的净值再创新高,建仓4个月绝对收益6%,以200万一份计算,目前已经浮盈12万。

值得注意的是,桥水基金是在去年年底开始建仓,这段时间市场行情表现不佳,但桥水却通过股票、债券和商品期货做大类资产配置,有效避免单边市场风险,抓住了轮动行情,在哀声一片的行情下做出年化近20%的收益。

截至3月24日,该产品的年内净值涨幅为4.58%,显著跑赢国内对冲基金同行。此前,桥水在路演中表示,其Alpha和大部分国内管理人的不同,并不是在选股或者行业的层面捕捉到的,更多的是在寻找市场的拐点,比如当股票市场表现不好的时候,也有机会创造不错的收益。

图片

作为全球知名的宏观策略私募,在桥水的底层投资策略中,与沪深300、中证500以及创业板指的相关性仅为0.5、0.42和0.5,与中债国债指数和企业债指数的相关性分别为0.37和0.35,与国内其他私募管理人的相关性普遍低于0.5,与公募基金的相关性亦在0.5左右。

或许正是源自优秀的股票、商品、债券的配置策略,桥水的私募产品在经历市场大幅波动后,依旧跑赢市场。

此外,桥水在海外市场的业绩也相当亮眼。桥水母公司的旗舰产品“Bridgewater Pure Alpha fund”(桥水纯阿尔法基金)今年一季度收益为16.34%,3月份单月净值涨幅为9.23%。

桥水基金可持续发展联席首席投资官卡伦·卡尼奥尔·塔布尔表示,巨大的供应冲击,使得我们已经生活在四十年来最高的通货膨胀中。每个地区的需求都超过了供应,尤其是在大宗商品方面,油价至少和 2011 年一样紧张的情况,可能比 2011 年更紧张,并且不需要干扰就能获得非常大的价格波动。“中国是世界上仅有的几个真正独立的经济体之一—拥有足够大的货币/财政信贷体系,更加自给自足,而且资产看起来不同,并且以一种其他人无法做到的方式随着自己的节奏前进。”

编辑: 李慧楠
关键字: 亏损 芒格 阿里

专题报道

+更多
2021年报印象

解码上市公司2021年年报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