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四“切换”,跨界侵入,农机千亿市场狼来了?

财经网 2023/01/10
导语

农业机械化是现代农业发展的必由之路。

2004年,我国农机购置补贴政策出台,农机行业迎来了“黄金十年”。自2015年开始,农机行业进入了深度调整期,持续数年的高速增长戛然刹车。2020年疫情之后,在政策作用下,农机市场有所回暖,甚至出现“一机难求”的局面。

近两年,国家在政策鼓励、资金投入、财政补贴等多个方面进行扶持,进一步推动农机行业景气发展。日前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提出,要实施新一轮千亿斤粮食产能提升行动,坚决守住18亿亩耕地红线,聚焦关键农机装备等领域,支持农业领域重大创新平台建设。

资本市场上,工程机械、地产等龙头纷纷跨界进军农机,有实力的农机IPO企业蓄势待发。

随着农机“国四”标准切换,当下,行业已进入加速洗牌期。

农机上市公司之“守”

从产业链来看,农机行业上游为钢材、有色金属等原材料以及发动机、传动部件、行走部件等零部件供应商;中游包括各类农机加工、制造、集成企业;下游为农机用户、农户、农场等。

农机分为拖拉机、联合收获机、插秧机、播种机等多个种类,其中拖拉机在我国农机市场中占比一直处于较高地位。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农机销售总额达346亿元,其中拖拉机以117.59亿元的销售额稳居榜首,占总销售额的33.96%。

在农机行业中,一拖股份(601038. SH)是当之无愧的“拖拉机一哥”。

一拖股份的前身为第一拖拉机制造厂,创建于1955年,制造了新中国第一台“东方红”54型履带式拖拉机,现为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子公司。公司1997年在香港上市,2012年8月在A股上市,是国内唯一一家“A+H”农机企业。

一拖股份有农业机械和动力机械两大业务,农业机械业务包括用于农业生产的全系列轮式和履带式拖拉机产品;动力机械业务主导产品为非道路柴油机及喷油泵、喷油嘴等部件,主要为拖拉机、收获机等农用机械配套。公司主打产品是各类拖拉机。

2022年前三季度,一拖股份大中拖产品累计实现销售7.97万台,同比增长23.32%,高于行业增幅,市场占有率进一步提升。

除一拖股份外,A股上市公司中,以农机业务为主的还有吉峰科技(300022.SZ)、星光农机(603789.SH)、弘宇股份(002890.SZ)和天鹅股份(603029.SH)。

吉峰科技成立于1998年,由地区级农机经销商逐步发展成为了跨西南多省的农机连锁销售服务企业,是国内唯一农机流通类上市公司。主要产品包括免耕机系列产品、精播机系列产品、深松机及深松整地机系列产品等。

星光农机成立于2004年,主要从事农业机械的研发、制造、销售与服务。近年来公司不断完善产品系列,从单一的联合收割机产品,拓展至遍及水稻、小麦、玉米、花生、油菜、棉花等六大主要农作物品种,覆盖耕、收及收后处理三大作业环节的全程机械化产业链。

弘宇股份于2017年在深交所上市,目前唯一一家农机零部件细分领域的上市公司。公司主要从事拖拉机液压提升器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为中、大马力拖拉机液压提升器系列产品。

天鹅股份则专注采棉机细分领域,公司主要产品为轧花设备、剥绒设备、箱式采棉机、打包采棉机、智能配肥机、玉米收获机、秸秆打捆机、粮食烘干机。

从市值来看,以农机业务为主的上市公司中,仅一拖股份市值超百亿,天鹅股份市值超30亿,吉峰科技、星光农机、弘宇股份的市值均在20亿左右。

龙头企业跨界“围猎”

近年来,工程机械、地产等跨界大佬也纷至沓来,欲在农机市场分一杯羹。

中联重科(000157.SZ)是国内较早跨界搞农机的工程机械企业。

2014年,中联重科并购奇瑞重工进入农机领域,之后通过项目新建、收购等方式,公司农机业务不断发展壮大,产品组合也在不断扩张。公司农机产品包括拖拉机等耕作类机械以及烘干机、收获机等。

财报数据显示,中联重科主营业务为工程机械,农机业务虽然近几年市场份额不断扩大,但在财报中不太显眼。截至2022年6月末,公司农机业务营收占比仅5.14%,该业务毛利率仅6.29%。

从农机业务规模看,一拖股份的农机业务营收远超中联重科,2021年一拖股份农机业务营收为84.62亿元,而中联重科则为29.07亿元。

另一家工程机械龙头柳工(000528.SZ),在2016年与柳州市汉森公司合资成立广西柳工农业有限公司,正式进入农机领域。

跨界农机,柳工选择了行业内企业鲜少涉足一个细分领域——甘蔗收获机。近年来,柳工甘蔗收获机的市场份额不断扩大,并逐渐向海外市场拓展。

2021年底,柳工万台拖拉机整机生产线实现试运行。2022年初,柳工介绍称,公司拖拉机业务处于起步阶段,农机产品主要为甘蔗收割机和拖拉机。2022年上半年,柳工拖拉机实现销售900多台。

柳工进军农机的第二年,铁建重工(688425.SH)于2017年6月成立高端农机研究设计院,其第一个研发项目是高端智能采棉机。

铁建重工2021年年报显示,公司高端农机营业收入同比大幅增长,六行采棉机市场占有率稳步上升。除采棉机外,铁建重工又开始进军牧草收获机械。在2022年7月举办的新疆农机展上,铁建重工展出了国产首台6m割幅青贮机。

2022年,跨界农机企业再新增两家。

7月,碧桂园现代农业高端智能装备项目签约仪式在山东临沂举行,官方发布的消息称,该项目由总投资约50亿元,年产100-500马力拖拉机10000台、全系列收获机2000台、各类农机具7000台,以及无人运维机器人5000台,年产值160亿元,项目主体是碧桂园子公司广东皓耘科技有限公司。

8月,山河智能(002097.SZ)发布消息称,农业农村部农机化总站副站长徐振兴调研其农机装备业务,在山河智能参观期间,徐振兴站长重点了解了采棉机研发制造成本与推广应用情况。在业内看来,山河智能或将进军采棉机行业。

农机IPO企业蓄势待发

跨界者之外,还有多家农机企业正在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刺。

其中,沃得农机距离上市仅一步之遥,公司创业板IPO发行注册程序日前获恢复。

招股书显示,沃得农机是国内大型现代化农业机械装备制造商,公司已经形成了以联合收割机、拖拉机为核心,以插秧机、打捆机、甘蔗机、植保无人机、喷雾机、烘干机等为组合的产品矩阵。产品可基本覆盖从种植、田间管理、收获、秸秆综合利用到粮食后处理等现代农业生产的各个环节。

2019年-2021年,沃得农机实现营收46.26亿元、69.77亿元、99.43亿元;净利润分别约为7.58亿元、11.47亿元、14.53亿元。2022年上半年实现营收46.5亿元,净利润3.04亿元。

联合收割机和拖拉机是沃得农机营业收入最主要的来源,报告期各期,联合收割机产品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超过60%;拖拉机产品营收占比提升,2022年上半年达到29.85%。

潍柴动力(000338.SZ)是国内主要的柴油发动机制造商,属于农机产业链上重要的一环。

2022年8月,潍柴动力披露,拟分拆下属控股子公司潍柴雷沃至创业板上市。潍柴雷沃主要从事农业装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是国内农机行业规模和体量最大的农机公司。

“拖拉机和收获机械为潍柴雷沃核心业务,轮式谷物收获机械和自走式玉米机国内市场占有率第一,拖拉机、履带式谷物收获机械国内市场占有率第二。”潍柴动力表示。

2019年-2021年,潍柴雷沃实现营业收入分别约125.6亿元、139亿元和173亿元;净利润约-9.3亿元、0.6亿元和12.4亿元。

这意味着,不久的将来,一拖股份、潍柴雷沃、沃得农机,国内农机三巨头将在A股市场聚首。

目前,IPO步伐较快的还有威马农机,在9月29日召开的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委员会2022年第71次会议上,公司成功过会。

威马农机主要从事山地丘陵农业机械及其他动力机械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山地丘陵农业机械类产品是公司主要收入来源,销售收入占主业收入的比重超70%。

据中国农业机械工业协会统计数据,威马农机的山地丘陵专用微耕机系列产品销量自2018年起已连续四年获得全国销量第一,并连续多年位居国内微耕机出口量之首。

此外,采棉机制造企业新疆钵施然智能农机股份有限公司现已转向上交所主板,目前正接受监管机构问询;提供农机自动驾驶系统的上海司南导航技术有限公司正在申请科创板IPO;北斗应用领域的智能农机装备头部企业——上海联适导航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目前正在上市辅导期,或将于明年递交申报材料。

整体来看,农机行业集中度较低,全国范围内仍未出现处于垄断地位的寡头企业。但随着跨界龙头以及IPO企业的加入,农机行业的竞争格局升级在即。

农机行业进入剧烈“洗牌期”

另一方面,根据国家环保部门要求,2022年12月1日起,“国三”排放标准的非道路移动机械将不得在我国境内生产销售,农机行业正式进入国四时代。

对农机行业而言,无论是技术难度还是售后服务难度都对企业提出了挑战,这也意味着行业必将重新洗牌。

中国农业机械流通协会信息总监、资深市场分析师张华光对财经网表示,国三到国四的切换,对制造端而言,国四需要用排气控处理技术来控制排放,需要增加农机的整体长度和高度,整体车架的改变以及国四发动机的协调,对企业的研发是挑战。

同时国四发动机需要加装后处理系统及相应的配套部件,业内预计国四发动机将推高整机的成本在15%-30%左右,中小型农机产品单台价格将提升8000元到15000元,大中型农机提升18000元到30000元之间。

“对经销商而言,国四必然推高维修难度和维修成本,客观上要求其适应排放升级带来对维修服务的新变化。二是推高市场风险,增加了库存控制的难度。”张华光称。

财经网注意到,受国四标准切换影响,农机上市公司2022年销量增加,业绩实现增长。

2022年前三季度,一拖股份实现营收102.22亿元,同比增长25.56%;归母净利润9.07亿元,同比增长35.61%。天鹅股份实现营收2.79亿元,同比增长15.77%;归母净利润1263.03万元,同比增长127.07%。吉峰科技实现营收20.07亿元,同比增长5.4%;归母净利润315万元,同比扭亏为盈。

不过,张华光指出,很多潜在用户担心国四升级以后农机价格上涨而提前购买,对2023年的市场形成严重透支,初步估计2022年因国三升国四,几乎掏空了今年至少1/3的市场销量,对今年的市场需求形成强大冲击。

“2023年农机市场,业内普遍持悲观态度。去年年底我们对1300家经销商进行调研,八成以上的经销商都认为今年的市场或者跟2022年持平或者下降,只有15%经销商认为今年的市场会增长。”

对于农机行业的未来趋势,张华光认为,纵向更多马力段产品;横向更多品类产品。未来大概率是大部分有精准作业需求的农机,均会出厂标配北斗导航辅助自动驾驶。

中信证券研报认为,中国农机发展阶段较欧美发达国家相对落后,我国农机行业正处于补短板、智能化、本土化的产业升级初始关键阶段,行业内需填补空白多,需突破瓶颈多,国内农机行业发展挑战与机遇并存。

“中国农机行业发展方向重点需关注:针对本土特有作物、本土特有地形、本土特有地质的中国特色本土化农机品类的开发;农机核心零部件的国产化突破;经济作物、渔业、畜牧业、设施农业、农产品加工的机械化水平提升;农机无人化、智能化、环保化研发以及数字智慧农业系统的开发。”中信证券研究员刘海博称。

编辑: 樊梦迪
关键字: 农机 一拖股份 中联重科 沃得农机 潍柴动力

专题报道

+更多
2021年报印象

解码上市公司2021年年报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