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程科技频繁运作净利剧降811% 汪超涌折戟31亿投资或浮亏20亿

长江商报 2021/04/21
分享到:
导语

2016年4月,汪超涌、李亦非夫妇出资16.50亿元接盘惠程科技。随后,通过在二级市场长达两年增持,汪超涌间接持有惠程科技股权达29.30%。粗略计算,汪超涌在惠程科技的入主成本合计达31.38亿元(不含提供借款),目前,或已浮亏超20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 明鸿泽

资本大佬汪超涌也马失前蹄,兵败惠程科技(002168.SZ)。

2016年4月,汪超涌、李亦非夫妇出资16.50亿元接盘惠程科技。随后,通过在二级市场长达两年增持,汪超涌间接持有惠程科技股权达29.30%。

长江商报记者粗略计算,汪超涌在惠程科技的入主成本合计达31.38亿元(不含提供借款),目前,或已浮亏超20亿元。

汪超涌的大幅亏损源于惠程科技股价持续下跌。其入股的最低价超过10元/股,最高19元/股。2017年初,惠程科技的股价曾超过17元/股,到今年2月8日仅为2.88元/股,最大跌幅达83.42%。截至今年4月20日,公司股价为4.23元/股。

股价大跌的真正原因是惠程科技经营业绩惨淡。

2017年,汪超涌接盘后的第二年,惠程科技首度亏损。根据业绩预告,2020年度,惠程科技将再度亏损,且亏损金额扩至超过9亿元。

汪超涌还负面消息缠身。此前,其违规减持、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等,均遭监管关注。汪超涌曾试图将惠程科技控制权转让给国资,但未能如愿。

筹划的重大事项闪电终止

汪超涌积极推动惠程科技求变,遗憾的是,结果均让市场失望。

今年4月8日晚,惠程科技公告称,因战略发展规划需要,公司正在筹划重大事项,股票自从4月9日开始起停牌,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5个交易日。

4月11日晚,惠程科技就上述筹划重大事项再发公告,这一次的核心内容是终止筹划。

根据公告,惠程科技筹划的重大事项早已推进多时。公司拟以2500万美元参与认购以色列Xjet有限公司(简称“Xjet公司”)D轮融资的优先股。公司后续有意再追加2000万美元或更多投资,以满足Xjet公司在中国的产业化需求。该事项已经2019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批准,公司此前已就此事项进行披露。

如今的结果是,公司就上述事项进行了认真讨论,因目前公司进入3D打印行业的时机不成熟,继续推进3D打印项目不符合公司未来的战略发展需求,遂决定终止推进上述3D打印项目。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16年,汪超涌入主后,推动惠程科技进行了多次资本运作。包括20.16亿元收购游戏公司哆可梦100%股权,推动惠程科技向游戏领域转型,形成高端智能制造和互联网游戏双轮驱动业务运营格局。

2020年,惠程科技的动作更为密集。去年12月28日,公司宣布拟支付现金1.11亿元收购上海季娱49%股权,加码游戏产业。上海季娱旗下拥有jeeynet.com游戏运营平台,目前正在研发2-3款重度MMORPG精品游戏,并计划于2020年下半年至2021年度陆续进行商业化运营。

去年8月12日,惠程科技抛出定增预案,拟募集不超过11.77亿元,投向输配电设备信息化智能化技术改造与扩能建设项目、超级直流智能充电桩研发和生产项目、电网智能芯片研发及产业化建设项目,并补充流动资金。

去年9月29日,公司又宣布与其他三方共同出资设立思极星能,思极星能着力发展绿色、智慧的物流生态,建设新能源运营服务中心、线上服务平台、充换电综合服务场站。11月18日,公司又发公告称,与国网信通产业集团就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及交流合作常态机制达成共识,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如此密集动作成效如何?根据业绩快报,2020年惠程科技亏损9.60亿元,上年盈利1.35亿元,同比剧降约811%。

实际上,2016年以来,汪超涌入主后,尽管动作不断,但惠程科技的经营业绩整体上不佳。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89亿元、3.73亿元、18.98亿元、10.92亿元,同比变动37.85%、29.30%、408.65%、-42.45%。同期净利润分别为0.76亿元、-1.08亿元、3.36亿元、1.35亿元,同比变动-43.92%、-241.75%、412.61%、59.87%。2018年,受并购标的并表影响,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大幅增长。

加上2020年,汪超涌入主的几年,总体上亏损数亿元。

频频减持股权质押率超80%

惠程科技经营业绩惨淡,让投资大佬汪超涌颇有挫败感。

汪超涌入主惠程科技一度壮志雄心溢于言表。2016年4月,汪超涌夫妇出资16.50亿元受让中驰极速体育文化(后更名为中驰惠程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所持惠程科技11.11%股权,进而成为惠程科技实际控制人。

本次交易的价格为19元/股,溢价率达113.72%。当时,市场猜测,汪超涌收购惠程科技,是想推动信中利曲线上市,效仿九鼎集团。让其没有料到的是,监管政策变化,运作搁浅,只好收购游戏等资产。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接盘惠程科技后,汪超涌信心十足,为了巩固其控制权,频频通过二级市场增持股份。2016年12月13日至2019年3月6日期间,汪超涌通过多个平台增持惠程科技,共计耗资约14.88亿元。加上协议受让的16.50亿元,其共计耗资31.38亿元,获得惠程科技29.30%股权。

然而,随着惠程科技经营陷入滑铁卢,股价持续下跌,汪超涌入股惠程科技不仅未获得丰厚利润,反而亏损不少。

K线图显示,2017年初,惠程科技的股价为17.37元/股,到今年2月8日跌至2.88元/股,最大跌幅达83.42%。

从去年6月12日开始到今年1月底,汪超涌开始密集实施减持计划,直接间接减持了约13%股权。

去年6月至今年1月底,惠程科技股价最高为9.54元/股,最低为2.88元/股。根据汪超涌减持操作,大约有5%股权是在去年6月中旬减持,均价约为8元/股,套现约3.20亿元。其余的8%股权是在12月后减持的,股价在6元/股下方,今年1月减持的股价在4元下方。据此预估,减持8%股权套现金额不到3亿元。

目前,汪超涌持股市值约为5.5亿元,加上套现金额合计约为11.70亿元。相较31.38亿元入主成本,浮亏约为20亿元。

上述减持,部分股权因触及融资融券业务合同中约定的维持担保比例的最低标准,被券商在集中竞价时减持。

汪超涌所持惠程科技股权还存在质押。据今年3月31日公告,公司控股股东中驰惠程及其一致行动人中源信合计持有公司9.16%股权,质押率为100%。

此前,中驰惠程及其关联方存在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情形。公告称,中驰惠程股权质押融资主要用于解决上述资金占用事宜。目前,占用的资金已全部偿还。

值得一提的是,汪超涌曾公开承诺,60个月内不主动放弃对惠程科技的控股股东地位、不主动放弃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然而,去年12月14日,公司曾公告称,控股股东正在筹划控制权转让事宜,拟转让的股份数量共计1.2亿股,预计占总股本的15%,该交易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交易对手方是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相关交易事项尚需国有资产监督管理等有权部门的事前审批。

不过,去年12月底,惠程科技公告称,因继续筹划控制权变更存在不确定性,决定终止筹划公司此次控制权变更事项。

编辑: 陈俊明
关键字: 惠程科技 净利
分享到: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