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汇万洪建:非常怕父亲 万隆贪婪到达无以复加的地步

新浪财经 2021/08/19
分享到:
导语

文 | 新浪财经 刘亚丹

编辑 | 韩大鹏

双汇董事长万隆是个怎样的人?

新浪财经与万隆长子万洪建交谈了两个小时,他直言“我非常、非常、非常怕我的父亲,怕得不得了……”

这位年过5旬的硬汉,用三个“非常”表现出自己的恐惧与无奈。在经过多次的思想斗争之后,他终于说出了积压在心底的秘密。

几天前,在万洲国际和双汇发展上半年联合业绩电话交流会中,万隆首次回应“接班人”安排,并透露:“ 在合适的时候会把主席交给他(指万宏伟,万隆次子,万洪建弟弟)。”

得知任命后,万洪建把自己一个人关在香港的家里,不愿见任何人。他想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和父亲闹成这般地步,“老爷子这是彻底要和我决裂啊!”

这是一场颇具戏剧性的“父子大战”,从万洪建的口中,又增添出不少新的剧情:

1、父亲万隆后期的精力主要在资本运作上,喜欢看存折后面的0。今年3月,万洲国际新CEO郭丽军(时任CFO)将卖给双汇发展的六分体价格,从由2万1千5百元提高到2万5千8百元,造成双汇发展8亿元亏损,实现对双汇发展的资产转移。

2、万隆在2007年,国企改革末期,私下收过鼎晖一笔高达2亿美元的资金,并且未交税。

3、兄弟们都在看心理医生,全家人都怕万隆,弟弟万宏伟在香港甚至只能租房住。万隆秘书沈瑞芳与万隆生活多年,并生有私生子,直接造成家庭内部分崩离析、极少沟通。

“他是狠人、恶人,每分钟薪酬约1.14万元”

“他在漯河就是一个神,在我们家也是神,他是一位能人、狠人、恶人。”万洪建谈到万隆,喜欢看银行卡存折后面的0,后期个人的贪婪已经到达无以复加的地步,主要精力都在资本运作上,从来不去双汇一线看市场。

今年3月,现任万洲国际CEO郭丽军提议,将美国公司史密斯菲尔德卖给双汇发展的六分体肉价格,由2万1千5百元,直接提高到2万5千8百元,总共涉及9万多吨。当时该决议遭到双汇发展贸易人员的强烈反对。如今,美国对中国出口的六分体价格只在1万8左右,该笔交易直接造成双汇发展约8亿元的损失。

万洪建认为,这笔业内人可以预见的损失,是郭丽军揣摩万隆心思之后,正投下怀的提议。

“他不是预料不到现在的实际价格只有1万8元,他也不是看不到双汇的失误,他只不过用决策的失误来实现资产转移,用商业决策失误来做一个掩盖”,万洪建直指要害。

私下里,万洪建总结了万隆人生有三种聚财方式。在经过多次的思想斗争之后,他终于说出压在自己心中多年的秘密。

2002年,双汇集团管理层开始筹划双汇集团的管理层收购(MBO),由于涉及国企改制及国有资产定价问题,双汇集团的MBO通过境外主体罗特克斯(香港)完成。

2006年,经商务部批准,高盛和鼎晖通过罗特克斯以20.1亿元对价收购了漯河市国资委持有的双汇集团100%的股权(当时双汇集团持有双汇发展35.715%的股份),同时收购了双汇发展的第二大股东海宇投资持有的双汇发展25%的股份。

这笔交易完成后,罗特克斯已经掌握了整个双汇集团+60.72%的双汇发展,双汇彻底脱离国资范畴。彼时,“贱卖国有资产”的言论甚嚣尘上,但万隆力排众议,主导了这次国有资产的退出。

与此同时,2006年3月2日,万洲国际(原双汇国际)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为“万隆系”的核心运作主体。此后,万洲国际通过股权收购等方式,逐步成为双汇发展母公司。

“双汇发展是如何一步步变成万洲国际的,这中间有6-7层的资本运作,堪称史诗级的经典教程。有一个专业的人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才把这中间的逻辑理清楚。但老爷子唯一的漏洞就留在了鼎晖给他的巨款上。”万洪建告诉新浪财经。

他透露,在2007年双汇国企改革末期,万隆曾收过鼎晖一笔高达2亿美金的巨款。“你说这个事情我能说吗?这么一大笔巨款,你怎么不去交税呢?这个应该是有税法的吧,中国的税法不是没有的。”

2017年,万隆在万洲国际的年薪曾高达2.91亿美元,约合20.24亿人民币,平均每分钟薪酬约1.14万元。万洪建回忆,该笔年薪,实际上是之前承诺给双汇时任总裁游牧等管理层的奖励,但是最后万隆反悔,在游牧即将连任前更换了双汇的管理层。这也直接导致,几年之后,游牧带着大批双汇曾经的中高层加入对家雨润。

“万隆独裁专行,郑州工厂年亏损达2亿”

“我非常非常非常怕我的父亲,怕得不得了”,万洪建用三个“非常”表示对万隆的无力。

与娃哈哈创始人宗庆后每年下市场一线的习惯不同,万隆常年住在香港丽思卡尔顿大酒店,早已远离一线市场,但却对双汇的产品、管理仍拥有绝对的控制权。

大有坐拥皇宫,不知百姓疾苦的意味。

2015年,双汇在郑州建立美式工厂,从产品到内部车间的灯泡都完全复制美式。但是一番折腾下来,是每年1-2亿元的亏损。双汇前员工、一位肉制品一线市场人士告诉新浪财经:“双汇美式工厂的战略或许没有错,美式产品不是没有市场,但是双汇的产品和后期的营销存在很大问题。他们的产品,非常咸,不是美式口味,是万隆老板的漯河口味。在销售上,也完全搬运以前经销商体系人员,没有开发新的渠道和模式。”

这个说法,得到万洪建的认同。事实上,万洪建与万隆此次的“决裂”,就与美式产品有关。在去年一次视频会议上,万洪建提议取消美式产品。

“美式工厂的产品运营成本太高,终端推广花费了太多的人力和物力,但是一线的声音老爷子听不到。当时我们在河南富丽堂皇的酒店,每天早晨,高层们对着培根、火腿、香肠交口称赞,都说好吃。这就是老板喜欢听到的声音。”万洪建说。

不仅产品不听谏言,在用人方面,万隆同样有着自己的执念。

按照万洪建的说法,过往,万隆用人的标准就是以使用为目的,用的顺手就用,用的不顺手就扔。但是万隆现在已经高龄,他的施威能力和记忆力都严重退化,以后想要换CEO就不像之前那么容易。而郭丽军又极得万隆的信任,每天陪伴万隆吃三顿饭和散步,几乎365日从不缺席。

与父亲决裂前,万洪建和万隆主要的矛盾还在于万洲国际CEO的人选选定。但是万洪建的想法还未完全表达出来,就被“逐”出万洲国际。今年8月12日,万隆已辞任行政总裁(CEO),原万洲国际CFO郭丽军已获委任为行政总裁(CEO),继任万隆职务。

但是万洪建对郭丽军的接任充满担忧:

“老爷子曾对我说过,你不要觉得郭丽军不行,他这个人综合素质虽然不行,但是非常听话 。在公司的层面来讲,这个人就是缺少脑袋瓜,老板说对就是对,老板说错就是错。这种人做一个CFO是可以的  但是做CEO是有问题的。”

“父亲和秘书有私生子,母亲却一人待在老家”

万隆对于他而言,不仅是神,更是个迷。父亲的一举一动,都在牵动着这个硬汉的神经。

万洲国际的新人事任命,宛如靴子落地。让万洪建陷入深深的困苦之中。他把自己一个人关在香港的家里,不见任何人,他甚至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和父亲闹成现在这个地步。

“我到底做了什么,你要让保安给我按在地上,我想不明白。那是非常专业的刑侦取证手法。”万洪建在各种细节中寻找父亲对自己的态度,稍微发现父亲或许还惦记着自己,就露出些许的喜悦。这位50多岁的“废太子”,在电话那头就是一位寻找父爱的儿子。

当然,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往往是因为第三人的存在。公开信息显示,万隆的秘书沈瑞芳曾出手呵斥万洪建,这也成为惹怒他的导火索。

事实上,沈瑞芳是一个地道的漯河姑娘,曾经是双汇的卫生员。据万洪建透露,沈瑞芳在做卫生员期间,与万隆发生关系,并且怀孕,后来被万隆的保安强制流产。此后,沈瑞芳嫁给双汇的一名普通保卫人员,结婚不久后,又生下一个孩子。

“那个孩子生下来和我长得一模一样。大家就都知道他姓万了,她结婚之后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生孩子。”万洪建说道。沈瑞芳也母凭子贵,常年待着万隆身边。万洪建的母亲则常年一个人待着漯河老家。

万隆的强势、复杂的家庭关系,导致万家内部家庭成员相互不来往。万洪建不敢给父亲提意见,曾经他想要阻止父亲收购美国企业史密斯菲尔德,也是特意喝了酒,借酒壮胆才敢找万隆。“一般普通家庭的温馨在我们家丝毫没有。我们兄弟几个都在看心理医生,家里任何一人对我爸爸都非常怕,我妈妈非常怕他,怕得不敢给他说一个不字。他是家里的皇上。”万洪建说。

“我曾被架空,对弟弟充满担忧”

被问及是否看好弟弟万宏伟,万洪建的回答充满了肯定和担忧。

“弟弟的专业能力是可行的;他从加拿大多伦多毕业,综合素质非常好。英文能力非常强,可以横跨中美两边,还是有待于提高和锻炼。但是我们都被严重警告过,‘只能看,不能做’,这就是悖论了,很难得到锻炼。我们家里的事情比较难说,我们很少联系。他和别人联系不多 ,生活清淡,与世无争。“万洪建透露。

在万宏伟刚刚委任为万洲国际执行董事时,万洪建隔空喊话,给弟弟的意见是:“不说话、不说话、不说话。”万洪建反思自己,就是因为几次公开的发言,与万隆产生嫌隙。加上不会迎合万隆的心思,说“好听的话”,渐渐在万洲国际内部被边缘化。

万洪建告诉新浪财经:“2020年之后,我其实已经被边缘化了。我老爷子感觉到我和他意见上不太合,我也不会说奉承的话。慢慢重要的会议我就不参加了。“此前,外界有猜想,万洪建离开万洲国际,是因为前几年主管万洲国际对外贸易时,没有做出业绩。

但是万洪建也对新浪财经澄清了这种猜想:

“一直以来,中粮都是我们的天敌。2019年,为了把美国的肉进口到中国来,国家相关部门直接打电话,让我去谈进口贸易的事情 ,授权我们一些减免税的产品 ,但是一定要和中粮合作。为了达成这个贸易 ,我一再说服大家,特别是和老爷子谈,这种情况下,我们一定要和中粮合作,最终他同意了这个意见。2019年至今,是美国史密斯菲尔德利润最高的一年,将近9亿美金。2019年之后,他不让我做了,那我就不做了。我所负责的业务,都被郭丽军接管。2019年后,郭丽军做公司的贸易部门,直接主导外汇对中交易,这两年赔了几千万。“

言语间,万洪建只想表达一种观点:并非他业绩不行,一切都是父亲的安排。

结语:

今年6月,万洪建离开了万洲,被外界看作“退位”。

在他看来,与父亲的关系就如同一颗炸弹,随时都会引爆。他曾试图缓解矛盾,几年前提议与弟弟换岗,这件事他先后提议3次,目的就是避免冲突,可惜万隆没有同意。

如今,常年住在香港出租房内的弟弟万宏伟上位。而哥哥万洪建则把自己关在香港的家中,他不愿见任何人。

这个聚光灯下的家庭成员,私下几乎不联系,靠着媒体的发声,相互知道彼此的近况,也离万洪建心中“普通有温暖的正常家庭”越来越远。

不甘与恐惧,占据了他的内心,久久不能平复……

编辑: 文静
关键字: 双汇 万洪建
分享到: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