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半导体存储厂商IPO冲刺获新进展:终端需求助推产业发展 IPO确定性成投资人关注焦点

财联社 2022/04/12
导语

在刚刚过去的一季度,多家半导体存储产业链公司IPO冲刺取得新进展。

3月末,上交所官网显示,存储模组厂商佰维已递交科创板上市招股书。据招股书,佰维此次拟募资8亿元,主要用于惠州佰维先进封测及存储器制造基地建设项目、以及先进存储器研发中心项目等。

半导体存储占整个半导体产业的份额达30%,且这个庞大的市场长期被国外巨头垄断。多名半导体行业人士向《科创板日报》记者介绍,国内半导体存储厂商大多起步于2015-2016年,目前仍处于技术和规模发展的早期阶段。

而国内半导体存储厂商能否健康长足发展,受国内大客户接受与否影响很大。有业内人士向记者介绍,出于供应稳定性和产品可靠性的考虑,下游客户对新的存储器件接受度较低,而2018年以来本土化趋势,让国内半导体存储厂商获得宝贵机遇。 

客户需求的变化,让一批公司活了过来

除上述的佰维之外,2月下旬,固态存储企业得一微电子上市辅导协议签署。根据招商证券投行披露的上市辅导备案报告,得一微预计于2022年7-8月通过最终辅导验收,此后将正式提交上市申请。

而在一级市场,多家半导体存储厂商也在一季度宣布完成融资,包括:存储控制芯片及方案提供商宏芯宇已于去年完成1.5亿元战略融资;内存模组提供商东莞记忆存储今年1月增加联想等多个股东;存储芯片生产商长鑫存储今年2月获阿里巴巴、云锋基金等多方投资等。 

“本土化已成为所有国内产业终端客户的关注点。那段时间,一些昨天还在因为商业变现困难、而探讨是否要转换产品方向的case,后天就接到来自某大厂采购经理的合作谈判邀请。要知道,在此之前就算是技术打合完成了,后续能够拿到vendor code也要烧高香。”一名不愿具名的半导体存储投资人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

但其同时表示,外部环境的变化只能算是一阵东风,“前提条件是国内半导体存储厂商必须已经准备好了。如果换做是再早几年的国产半导体存储行业水平,即便有这个窗口机遇期,厂商也未必能抓得住。”

上述投资人还表示,在行业调研过程中发现,某头部消费电子终端品牌内部近年来还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存储器件要有一定比例的本土化”。 

其认为,来自终端客户的需求变化,直接助推了一些半导体厂商在运营和资本层面的发展。

“包括江波龙、佰维这类模组厂商,也都是这一两年突然开始有IPO动作,因为过去类似的公司大客户不太会考虑,原厂直供达到了90%的份额,都是三星、美光以及海力士这种巨头厂商直接同步到终端客户,跟出存储解决方案的厂商没有任何关系。后者占到的市场份额很小,甚至可以说基本没有。有了新的需求,这类厂商才慢慢起来。如果没有头部客户愿意开始尝试这些国内公司,根本就没有这个行业发展机会,终端需求决定一切。”

多名半导体行业投资人都向《科创板日报》记者表达了,终端客户的接受对国内半导体存储厂商发展有着重要作用。云岫资本合伙人兼CTO赵占祥表示,要解决当前国内半导体存储的发展劣势,“首先是客户要支持本土存储芯片,因为本土芯片用得越多,产品就越成熟,那自然未来会持续地迭代,和巨头的差距会越来越小”。

华芯金通创始合伙人吴全则向记者表示,本土存储厂商的接纳度变高,更有利于产业体系整体不断地磨合优化,进而促进技术和规模的提升。

IPO进度直接影响企业一级市场估值

而随着一批国产半导体存储厂商不断传出IPO新进展,半导体行业投资人的心态也开始发生变化。

一名不愿具名的华东地区半导体存储企业IR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在帮公司几轮融资下来,发现投资机构还是很关注IPO的确定性,公司财务节奏这块安排到底是什么、什么时候能交上市材料甚至直接影响了公司的估值,或者机构直接可能就不投了。”

该IR还注意到,国家电路集成基金也较多在半导体企业IPO前一轮对其进行注资。“大基金进来,基本上是封仓,投完就上市了,可以看到江波龙是这样,佰维也是。因为在这一阶段进入,确定性强,安全性也好,毕竟去看大基金的LP结构,很多都是国资,国资对风险性还是较为谨慎。”

除了IPO进度,技术成色也是投资机构更普遍的关注重点。

宏芯宇投资者关系经理陈翰彬在进入宏芯宇前,曾有5年在合肥产投的投资经理从业经历,无论是之前作为投资人看企业,还是到现在作为IR为企业链接投资人,她都感觉到,开主控芯片的半导体存储企业,受到了更多投资机构的关注。

“很多机构都愿意投主控公司,因为投资人会认为开芯片的公司才是真正厉害的,做模组的公司大部分业内人士会觉得偏向于集成、加工,没有太大的技术难度,缺乏附加值,这样的公司市值、估值还有盈利水平一般来说都不会很高,成长性也很有限,所以投资机构会认为这类公司相对而言缺乏投资价值。但设计公司就不一样了,芯片设计公司的想象空间很大,市盈率整体都是高的。”

但陈翰彬同时表示,国内半导体存储行业当前存在一个矛盾:光去卖主控芯片,从价格来讲很难走量;卖模组可以直接变现,但是对投资人来说又缺乏附加值。“所以现在有一些公司会选择主控加模组的模式,来解决这个矛盾。”

其进一步表示,今年在和投资人的交流中可以明显感觉到,投资机构特别是以财务投资为主要目的的机构,变得越来越谨慎。

“普通的人民币基金,市面上的钱其实没那么多,而且很多财务投资机构越来越谨慎,越来越偏向投资精品,追求质量。今年尤其明显。对于可能影响上市的因素,机构都会非常在意,因为投资机构要向LP交代。而不是像大基金会从战略层面去考虑,或者像政府基金会从企业能给当地发展带来益处这方面去想。”

国内企业仍处于初步发展阶段

基石资本合伙人杨胜君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目前,全球半导体存储市场将近80%的份额被三星、美光以及海力士三家占据。

杨胜君进一步表示,DRAM和NAND Flash是半导体存储器市场中规模最大的两类产品,“DRAM芯片一年的市场规模大概是1000亿美元,而NAND Flash则大概是700亿美元左右,而就中国市场来说,一年进口的DRAM芯片总值就达到了约2000亿元的规模。也就是说,DRAM芯片全球市场需求里,中国跟美国两个国家瓜分了三分之二。但在这么大的市场里,全世界供应端的玩家就只有三家。”

其表示,近些年来,国内也开始陆续出现一些厂商入局DRAM芯片领域。但国内存储厂商总体而言仍数量较少,且相关厂商在技术和规模等层面,与全球头部厂商都存在较大差距。

相关研报显示,DRAM市场95%的份额被三星、海力士和美光科技占据,国内参与者包括北京君正、合肥长鑫,其中北京君正和东芯股份为Fabbless模式,代工厂为合肥长鑫。

NAND市场,CR3为三星、铠侠、西部数据,占比68.3%。2020年10月份海力士90亿美元 收购英特尔闪存业务,市占率仅次于三星。国内方面,据接近长江存储人士向《科创板日报》记者透露,长江存储目前在全球范围内的市占率已经达到3%-4%。

赵占祥介绍,在存储介质上国内起步晚,相关厂商目前产能才刚刚释放,而在存储的控制芯片方面,本土市场基本已经放弃机械硬盘的盘片和主控,而SSD主控因为在国内的市场需求比较大,因此也已经出现了比较多的本土厂商。

“在SSD主控方面,国内公司和国外公司其实技术上的差距没那么大,主要还是因为国内厂商进来得比较晚,应该来说后面机会还是很大。存储介质也就是芯片上,细分到3D NAND,我们和国外的技术差别其实也不太大,但是在DRAM内存芯片上,则跟国外差距还是比较大,差不多有三代的技术差距。”

赵占祥进一步表示,在国产半导体存储发展的推动上,除了国内客户的支持和厂商自身挑最先进的技术去攻克,在新的存储介质方面,国内可以加大投资。“还有很多新的存储介质,包括FRAM、PRAM还有RRAM等,中国可以在这方面加大投资,这样就有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

吴全则从资本的角度分析,半导体存储尤其是在芯片领域细分,需要由大基金等进行孵化培育。“半导体存储在半导体领域中所占的份额很大,大型产业基金应该抓住这个行业发展中的主要矛盾,进行主动投资,孵化出更多像长鑫存储一样的企业。半导体领域这几年看起来很火,但从技术等专业角度看,其实这个行业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编辑: 吴昕瑶
关键字: 半导体存储 IPO

专题报道

+更多
2021年报印象

解码上市公司2021年年报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