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博医药业绩不稳,盈利能力堪忧,屡遭行政处罚,内控问题凸显

导语

从这几年的经营情况来看,泓博医药业绩波动幅度较大,表现得极不稳定。国内相关业务受集采政策影响,毛利率大幅下滑;国外主要市场因疫情影响收入大幅减少,公司未来盈利能力堪忧。此外,其屡屡收到监管部门罚单,内控方面也暴露出不少问题。

前不久,上海泓博智源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泓博医药”)更新了招股说明书,拟登陆创业板,主承销商为中信证券。

据了解,泓博医药是一家新药研发以及商业化生产一站式综合服务商,致力于药物发现、制药工艺的研究开发以及原料药中间体的商业化生产。

《红周刊》在查阅泓博医药招股书后,发现其仍存在较多问题。报告期内公司业绩波动幅度较大,诸多风险暗藏,未来可持续盈利能力堪忧。此外,其子公司也屡遭行政处罚,内控方面的问题不少。

受集采政策等因素影响

毛利率大幅下滑

2018年-2021年上半年,公司的营业总收入分别为1.26亿元、2.45亿元、2.83亿元和1.89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918万元、4724万元、4869万元和2248万元;其中2018年-2020年,营业总收入同比增长率分别为-6.60%、94.89%和15.41%,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率分别为-53.91%、414.68%和3.04%。

从上述数据来看,泓博医药的业绩在经历了2018年的下滑、2019年的大幅增长后,2020年增速大幅放缓,表现出极其不稳定的状况。而这似乎与其存在的诸多风险有莫大的关系。

作为小分子新药研发以及商业化生产一站式综合服务商,泓博医药的主营业务分为三大类,分别为药物发现(CRO)、工艺研究与开发(CRO/CDMO)、商业化生产(含CMO)。CRO和CDMO业务指为全球医药企业提供从药物发现到临床候选药的确定、临床药品及药物注册起始原料和关键医药中间体工艺开发生产的一体化服务,即近些年来发展较快的新药研发合同外包服务。在这一领域,境内同行业上市公司中与其业务类似的包括药明康德、康龙化成、美迪西、药石科技和凯莱英等。在新药研发服务业务的基础上,公司还为国内外客户提供新药关键中间体定制化生产(CMO)。

首先来看其药物发现及工艺研究与开发业务。

报告期内,上述两项业务为泓博医药带来的收入合计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66.61%、52.18%、59.12%和65.00%,是其收入的重要来源。而这两项业务以海外客户为主,其中来自海外客户的收入占上述两项业务合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3.99%、95.79%、88.44%和84.96%,占比相当高。公司主要出口地为美国、印度等国家和地区,且业务多以美元结算。

此种情况下,泓博医药面临着较大的汇率波动风险。2018年-2021年上半年,公司汇兑损益分别为-34.21万元、-106.68万元、915.84万元和 90.82万元,占各期公司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3.00%、-2.05%、16.59%和3.40%。2020年度,汇兑损益占利润总额的比例较高,这也是泓博医药2020年业绩增长的原因之一。

但是,受各方面因素影响,美元兑人民币的汇率波动一直较大。如果未来人民币大幅升值,可能导致泓博医药出现汇兑损失,影响公司的盈利水平。

接下来,我们再来看其商业化生产业务。

这部分业务报告期内为泓博医药贡献的收入占比分别为33.39%、47.82%、40.88%和35.00%,也是其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不过,目前泓博医药此类业务涉及的产品十分单一和集中,主要品种为替格瑞洛系列中间体。报告期内该类产品销售收入占商业化生产业务的比重分别为74.15%、81.68%、87.16%和89.69%,其他产品如维帕他韦系列中间体、帕拉米韦系列中间体整体销售收入占比则相对较低。存在对单一产品的依赖,这无疑会降低泓博医药的抗风险能力。

2020年8月,替格瑞洛(90mg)被纳入国家第三批药品集中采购范围,而集中采购往往会导致被纳入药品采购目录的产品出现中标价格大幅下降的情况。根据集中采购中标结果,相比较原研厂商,中标价格的确降幅较大。在泓博医药的客户中,上海汇伦中标价格为0.63/片,降幅达到92.54%;石药集团中标价格为0.959/片,降幅达到88.65%;信立泰中标价格为1.28/片,降幅达到84.85%;正大天晴中标价格为1.46/片,降幅达到82.72%;扬子江中标价格为2.25/片,降幅达到73.37%。

由于制剂产品的带量采购中标价格较中标前均有大幅下降,制剂终端价格下降,便会逐步传导至上游供应商,导致泓博医药替格瑞洛中间体国内销售价格下降。

受上述因素的影响,泓博医药2020年第四季度和2021年上半年,对下游中标客户替格瑞洛系列中间体产品的销售价格,较2020年前三季度下降明显,降幅约为30%-40%。而销售价格的下降,直接影响到了其商业化生产业务的毛利率水平,导致其盈利能力出现下滑。

反映在财务数据中,泓博医药2021年上半年的毛利率有明显下降。2018年-2021年上半年,泓博医药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1.10%、40.08%、41.66%和35.26%,前三个年度基本保持不变,但2021年上半年毛利率骤降超6个百分点,其主要原因便是商业化生产这一项业务的毛利率下滑。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其商业化生产业务的毛利率比2020年下降了15.35个百分点。

泓博医药在招股书中表示,短期内,随着替格瑞洛专利到期,国内外替格瑞洛中间体产品需求量较大,公司商业化生产业务仍然以替格瑞洛中间体产品为主。

然而,国内市场在集采制度下,相关业务毛利率下降明显。国外市场方面,其产品最主要的销售地区为印度,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其在印度的销售收入占商业化生产业务的比例分别为38.67%、54.27%、53.03%和21.66%。然而,由于印度新冠肺炎疫情较为严重,自2020年第四季度以来,其在印度地区的销售收入较2019年同期下降74.36%,2021年上半年,印度地区销售收入较2020年上半年下降幅度也达到了54.99%。

如此状况之下,泓博医药未来的业绩是否能够持续增长,还是相当令人担忧的。

行业竞争激烈

研发费用率低于同行

由于药物发现行业有技术密集型特点,所以研发的大量投入是必不可少的,在一定程度上,研发水平的高低也是行业内企业竞争力的重要体现。那么泓博医药的研发水平又如何呢?

数据显示,2018年-2021年上半年,泓博医药投入的研发费用分别为656.61万元、1055.20万元、1183.00万元和553.22万元,占各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5.22%、4.30%、4.18%和2.92%,显然,其研发费用率在持续下降。

尽管泓博医药给出的解释是,公司销售收入增幅较大所致,但是,研发费用本就应该按照业务发展有序增长,而其持续下滑的表现意味着公司对研发的重视程度有所不足。

那么,与同行业公司相比,情况又如何呢?在招股书中,泓博医药选取了凯莱英、药石科技、康龙化成、美迪西和皓元医药作为同行业可比公司。同期内,上述可比公司研发费用率的平均值分别为7.14%、7.84%、7.28%和7.19%。相比之下,泓博医药的研发费用率远不及同行。

另外,在研发人员的薪酬方面,2018年-2020年,泓博医药的平均薪酬分别为16.47万元/年、19.77万元/年和19.71万元/年,而同行业可比公司研发人员的平均薪酬分别为23.98万元/年、23.12万元/年和21.51万元/年,相较于同行,泓博医药在研发人员的待遇上也不具竞争力。如此状况之下,显然不利于泓博医药吸引更多优秀的研发人才,相反,长此以往可能会导致其研发人员的流失。

在研发成果方面,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泓博医药共有23项专利授权,其中国内授权专利22项,美国授权专利1项。其中2018年和2019年分别仅有一项发明专利,2020年则有一项国内专利和一项美国授权专利。要知道,2016年和2017年其自主研发和受让的专利分别有8项和4项,相比之前,其近几年获得的发明专利数量也在锐减。

泓博医药身处竞争十分激烈的CRO行业,如药明康德、康龙化成、昭衍新药等国内CRO龙头企业逐渐发展壮大并积极布局,除与国内其他CRO公司竞争外,全球CRO龙头企业大部分已在中国有所布局。此外,泓博医药还需与医药企业内部的自有研究部门以及医学院校等展开竞争。 

前文曾提到,鸿博医药的商业化生产业务因集中采购政策受到较大不利影响,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与国内特殊的政策背景之下,如果泓博医药不能持续加大研发投入,在新药研发业务上持续发力,其竞争地位、市场份额和利润水平恐怕都会受到不利影响。 

子公司屡遭处罚 内控制度堪忧

除上述问题外,泓博医药在内控制度方面也相当令人担忧,比如,其子公司开原泓博就多次受到不同监管部门的行政处罚。 

2017年10月3日,因开原泓博对工作人员组织安全生产教育培训不到位,事故排查治理工作不到位,发生一起生产安全事故,造成一人死亡。开原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对开原泓博处以罚款30万元的行政处罚。 

2018年,因为缺乏足够的环境保护意识,环保设施未正常运行、废气排放超标,开原泓博连续2次被环保部门处罚,合计被处罚金额为21.20万元。 

2019年4月15日,开原泓博建设的宿舍楼、食堂、锅炉房、守卫室、仓库项目存在未办理建筑施工招投标手续、未办理《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擅自开工,被责令补办相关手续,并罚款共计4.76万元。 

泓博医药不仅屡屡违规,频遭行政处罚,其在影响企业正常生产经营的重大事项安排上,也似乎也出现了问题。

根据环境保护部办公厅2018年1月30日印发的《关于印发制浆造纸等十四个行业建设项目重大变动清单的通知》中《附件2:制药建设项目重大变动清单(试行)》,化学合成类、提取类药品、生物工程类药品生产能力增加30%及以上,属于建设项目重大变动的情形,需要重新报批环评手续。 

然而,2019年和2020年,开原泓博部分产品的产量超过了环境影响报告书批复的产量。虽然其2020年启动了扩产环评申请工作,但尚未获得属地环保部门受理,后续办理进程仍存在不确定性。 

或是受到了这一因素影响,其2021年上半年替格瑞洛中间体TKG的产能利用率仅为49.51%,较上一年度80.24%的利用率大幅减少,替格瑞洛中间体TKB的产能利用率为25.87%,较上一年度的46.53%的利用率也几乎减半。 

涉及诸多方面的行政处罚,以及生产经营安排上暴露的问题,表明泓博医药的各项管理制度均不够完善,其如果不能彻底解决这些问题,恐怕会为公司未来的发展埋下隐患。

编辑: 吴昕瑶
关键字: 泓博医药 行政处罚

专题报道

+更多
2021年报印象

解码上市公司2021年年报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