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动态 | 瑞能股份闯关创业板:实控人曾卷入行贿案件,业绩受大客户拖累

财经网 2022/04/20
导语

伴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持续走热,大量资本涌入锂电池产业链,催生出一批千亿市值公司,刺激着锂电企业加速冲刺IPO。区别于同行企业,锂电设备制造商深圳市瑞能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瑞能股份”)的上市进程却频频按下“暂停键”。

继去年11月恢复创业板IPO发行上市审核,3月31日,瑞能股份再度因“财务资料已过有效期”,被深交所中止其发行上市审核。

从公司已披露的财务信息来看,在动力电池产业链企业盈利能力普遍向上的2021年,瑞能股份并未交出表现亮眼的“成绩单”。而在2020年,该公司还曾因受到大客户银隆新能源的影响,净利润几近“腰斩”。

除业绩表现外,财经网注意到,瑞能股份的实控人曾卷入一起行贿案中;公司在挂牌新三板期间曾隐瞒对赌协议,涉及信息披露违规。此外,瑞能股份的主要供应商曾受公司实控人亲属控制,公司向其支付大额预付款也引起交易所的关注。

昔日大客户拖累业绩,为开拓市场牺牲利润

锂电池作为新能源汽车动力系统的核心部件,其安全隐患随着能量密度的提升日益凸显。对于锂电池厂商而言,锂电池检测成为一项必备环节。

瑞能股份的业务主要围绕锂电设备检测展开,专注于锂电池检测设备及锂电池后段生产线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同时以锂电池检测设备以及电池数据处理系統为核心,通过集成配套设备,向客户提供定制化的锂电池后段生产线。

2018-2020年,瑞能股份分别实现营收3.72亿元、3.81亿元、3.03亿元;归母净利润0.93亿元、0.99亿元、0.52亿元。从业绩增速来看,2020年,瑞能股份营收、净利润分别下滑了20.48%和47.86%,公司锂电池后端生产线业务由2019年的2.25亿元降至8601.96万元。

对于该业务变动的原因,瑞能股份表示,主要系公司受银隆项目和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的影响。

据招股书,公司与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银隆新能源”)合作始于2013年。

2016年,应客户要求,银隆新能源所需的相关设备主要通过格力智能向公司采购,设备的最终使用方为银隆新能源。2018-2019年,格力智能位列公司第一大客户,收入占比分别达60.01%和49.92%。

然而,近两年银隆新能源“雷声不断”,拖欠供应商货款、裁员、停工等负面消息陆续出现。瑞能股份亦在招股书中表示,由于银隆新能源自身生产经营的原因,相关的项目建设进度慢于预期,银隆新能源出现验收、回款不及时的情况,该项目也占用了公司较多的营运资金。

2020年,格力智能退出公司前五大客户行列。交易所曾要求公司说明格力智能退出前五大客户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纠纷或潜在纠纷。

对此,瑞能股份回应称,因银隆新能源经营状况出现波动,格力智能后续没有继续大量采购生产设备,公司也主动降低与银隆新能源的业务规模。这意味着,短期内双方重新合作的概率甚微。

与昔日大客户“分手”后,瑞能股份也在开拓锂电池后端生产线业务的新客户方面发力。据招股书,公司研发的串联化成分容技术,已成功应用于比亚迪刀片电池的后段生产。

但瑞能股份同时披露,2020年,考虑到比亚迪在公司战略布局中的重要性,对比亚迪刀片电池生产相关锂电池后段生产线项目的报价进行了一定的让利,报价较低。同时,由于刀片电池串联化成分容相关项目经验的不足,导致前期项目存在毛利率为负的情况。

2020年,公司对东莞德瑞(用于比亚迪刀片电池生产)、宁乡比亚迪分别实现收入1763.72万元、1755.56万元,毛利额分别为-151.66万元、-172.75万元。

1

图片来源:瑞能股份第二轮审核问询函回复

除主动让利外,瑞能股份坦诚其技术及产品并非具有不可替代性。公司表示,目前,行业内研发实力较强的锂电设备厂商均已布局串联化成分容技术,各家技术原理大致相同,但在方案设计、设备构成、软件控制算法方面各有特点,串联电压平台存在差异,若后续公司研发投入不足,将面临被竞争对手替代的风险。

从业绩表现来看,2021年上半年,瑞能股份实现营收1.7亿元,归母净利润0.23亿元,分别占2020年公司营收净利润的56.1%、44.23%。

反观同行企业,2021年上半年先导智能净利润增长119.7%至5.01亿元,占2020年该公司净利润的65.23%;同期星云股份实现净利润同比增长84.4%至0.61亿元,已超过其2020年全年的净利润0.57亿元。这意味着,2021年瑞能股份的净利润增幅低于同行企业。

第一大供应商为关联方,高额预付款引关注

除大客户出现较大波动外,瑞能股份的主要供应商也存在“疑点”。

瑞能股份的原材料主要包括电子元器件、结构件、外购组件、仪器仪表等。然而,2020年,一家名为深圳市富海时代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富海时代”)的公司跃居公司第二大供应商,并于2021年上半年成为第一大供应商,主要采购内容为逆变器,采购金额分别为790.51万元、764.98万元。此外,2020年,公司向富海时代支付的预付款金额为为424.98万元,预付比例超过50%。

天眼查APP显示,富海时代成立于2016年6月,注册资本为500万元,实缴资本为14万元。对于向该公司采购逆变器的原因,瑞能股份表示,由于公司技术方案升级对小功率逆变器需求增加,且公司使用的小功率逆变器定制化较强,该供应商产品符合公司需求,且配合度较高,因此对其采购增加。

值得关注的是,富海时代与瑞能股份的关系匪浅。

据瑞能股份披露,富海时代成立之初的名义控股股东为胡佳艺,系公司实控人李莉之表弟杨健的配偶。背后实控人为李莉的兄长李兵。

2021年5月,胡佳艺分别向李学刚、刘雁转让富海时代99%和1%的股权,李学刚曾于2018年入职过瑞能股份,担任产品经理,负责电源的研发、维修、售后工作。

在富海时代后续的经营过程中,李学刚向富海时代实缴出资14万元,李兵曾以借款的方式,为富海时代提供32万元流动性支持。

对于双方频繁的关联交易,交易所曾要求公司结合2020年在手订单情况、各类型产品中逆变器的使用情况及逆变器在直接材料中的占比,说明2020年向富海时代大规模采购逆变器的合理性,并要求公司结合对一般供应商的信用政策、预付款比例等,说明向富海时代采购逆变器存在大比例预付款项的商业逻辑及合理性。

瑞能股对此回应,小功率逆变器主要用于2019年公司成功推出的HRCDS 系列设备,

该系列设备在2020年成功用于锂电池后段生产线,导致公司向富海时代采购小功率逆变器规模增加。

预付比例方面,瑞能股份表示,逆变器属于电器类原材料,通常预付比例为30%,为保证公司产品的交付进度,同时控制原材料持续上涨的风险,公司2020年下半年向富海时代采购预付比例由30%提升至50%~60%。

同时,瑞能股份称,报告期内向富海时代采购小功率逆变器,并未履行相应的关联交易审议程序,规范性具有一定的瑕疵。

实控人卷入行贿事件,曾隐瞒对赌信息

从股权结构来看,瑞能股份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公司实控人为毛广甫和李莉夫妇,二人直接和间接控制公司73.90%的股份。毛广甫现担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李莉现担任公司副总经理。而据公开资料,毛广甫曾卷入一起受贿案。

2020年12月17日,李保才受贿、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员滥用职权、滥用职权案(下称“李保才案”)作出一审判决,牵扯出毛广甫的行贿丑闻。

据《湖北省枣阳市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5 年12月17日,毛广甫安排以21.68万元的价格购买了一辆比亚迪-唐型号的汽车送给了李保才。

2018 年 11 月,李保才在接受东风集团公司纪委调查期间,将车辆退还。李保才在退还车辆的同时,以车辆使用费名义支付毛广甫现金6万元。2020年1月19日,毛广甫将购车款21.68万元及李保才支付的车辆使用费6万元主动退缴。

对于公司实控人涉嫌行贿相关事项的背景以及是否出于为公司开拓客户的目的,瑞能股份表示,其二人为同学关系。毛广甫为了能在新能源汽车项目合作等方面得到李保才的帮助与支持,购买了车辆送给了李保才。

李保才当时任职的东风特专及其关联方均未直接作为公司客户向公司采购设备,但“李保才案”中的一涉案当事人杜飞煌实际控制的十堰和庆隆工贸有限公司,系瑞能股份2017 年度的客户,曾向公司采购两台充放电测试柜及四套电池组测试系统软件,合计含税金额137万元,其中123.3万元委托东风特专向公司支付。

除了公司实控人曾涉嫌行贿,瑞能股份在新三板挂牌期间也曾存在信披不规范的情形。

瑞能股份曾于2015年12月挂牌新三板。在2016年1月及2017年6月的两次增资中,公司及毛广甫、李莉能瑞通达分别与深圳力合、扬州尚颀等股东签署对赌协议。

尽管公司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与各股东之间已签署对赌协议解除协议,上述对赌情况不会对本次发行及上市产生影响,但其在挂牌期间隐瞒2016年定向发行股票时签署的对赌协议,同样违反了相关规定。

根据该时生效的《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2013 修订)》、《证券法》的相关规定,公司、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一定程度上面临被证券监管部门给予行政处罚的风险,也面临股转系统给予自律监管措施的风险。

编辑: 李璐
关键字: 瑞能股份 IPO

专题报道

+更多
2021年报印象

解码上市公司2021年年报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