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吃两跌停,乾景园林10亿卖身交易告吹:子公司拟上市或致估值分歧

时代财经 2022/07/06
导语

连吃两跌停后,7月5日,乾景园林(603778.SH)跌幅缩窄回升,当日报收3.81元/股,跌幅4.99%,总市值24.49亿元。7月1日以来,乾景园林合计跌幅已达22%。

尽管股价止跌,不过投资者仍在追问重大交易未果的原因。

今年3月10日,海南省旅游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海南旅投”)拟以股权转让的方式受让乾景园林实控人所持股票,交易完成后海南旅投将坐拥控股股东地位。

不过这起历时4个月的筹划在7月初戛然而止,乾景园林披露的理由是“鉴于转让双方对于公司未来合作发展具体规划未形成一致意见,同时受让方要求公司于股份转让前办理完成注册地迁址,对公司经营发展造成不确定性,双方亦未就迁址时机达成一致。”

此前7月1日、7月4日,乾景园林股价连续两个交易日跌停,合计跌幅达到18.83%。7月4日晚间,乾景园林就股票异常波动发布回函,称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要信息。

7月5日下午,时代财经以投资者身份致电乾景园林,对方回应称“股权转让之前,(海南旅投)就要求我们先迁址,这是一个涉及到非常多部门的事情,谈判就没谈成。”

同日,时代财经联系到海南旅投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不方便回答”。

时代财经注意到,这起收购的总交易对价大约在10亿元,而据收购报告书,截至2021年9月末,海南旅投账面资金为19亿元。

这意味着海南旅投需动用过半资金收购一家与主业毫不相干的公司,有何考量?

与此同时,乾景园林公告本次交易终止当天,其参股子公司汉尧环保(832519.NQ)披露了拟在北交所上市的消息。

7月5日下午,广科咨询首席策略师沈萌向时代财经分析称,“(子公司上市)会带来双方对标的估值的新分歧,分歧可能会导致双方就继续推进交易产生不同意见,从而可能导致交易终止。”

收购前就要求迁址?或不排除估值争议

乾景园林的股吧最近“炸开了锅”。

7月1日、7月4日,乾景园林股价连续录得两跌停,始作俑者是正是终止筹划控制权变更一事。

有投资者表示,“7月刚开始就给我损失20个点”,还有股民十分不满,“又在讲鬼故事了。”

如果放在几个月前,会发现这起交易颇为“声势浩大”。

3月10日,乾景园林发布因筹划控制权变更股价停牌的提示公告。停牌两个工作日后,3月14日复牌当天录得涨停,涨幅10.04%。

3月21日,乾景园林公布《收购报告书》,细节浮出水面。

具体来看,海南旅投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受让乾景园林实控人杨静、回全福持有的上市公司约1.08亿股股份,占总股本比例为16.85%,交易定价为5.36元/股,总对价5.8亿元;同时回全福将其持有的乾景园林约710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11.06%)之表决权委托予海南旅投。

此外,收购前提成立的条件下,乾景园林拟非公开发行1.28亿股新股,定价3.43元/股,海南旅游拟以4.41亿元全额认购。

本次协议转让完成后,海南旅投合计将持有乾景园林1.79亿股股票表决权,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7.90%,有望一举成为乾景园林的控股股东,后者实控人将变更为海南省国资委。

四个月后的7月1日,乾景园林一纸公告,宣布了这起重大交易的终止。

具体理由是,鉴于转让双方对于公司未来合作发展具体规划未形成一致意见,同时受让方要求公司于股份转让前办理完成注册地迁址,对公司经营发展造成不确定性,双方亦未就迁址时机达成一致。同时截至6月30日,回全福及杨静未收到海南旅投取得海南省国资委批准文件的通知,故双方之间的《股份转让协议》不生效,本次控制权变更事项终止。

关于迁址这一点,乾景园林相关人士向时代财经时打了一个比方,“就像买东西,五块钱或者十块钱,大家都可以谈,你也可以要求说送货上门或者自取。这次对方认为我们应该送货上门,那我这个卖家(上市公司)会觉得做不到送货上门,牵涉到非常麻烦的过程。”

时代财经了解到,乾景园林主营园林工程施工、园林景观设计等,而海南旅投是由海南国资控股的投资平台,二者在业务上并无明显的协同性,且地点分别在北京与海南,双方当时达成合作是出于哪些考量?

乾景园林在此前的非公开发行方案中披露,本次发行完成后,海南旅投将通过持续的信用支持和产业链生态发展助力,形成对上市公司的持续、全方位赋能,协助公司有效推动现有业务的客户拓展和合作深化。

而海南旅投是“基于对上市公司价值及其良好发展前景的认同”,拟在取得控制权后提升其盈利能力,谋求长期、健康发展,为全体股东带来良好回报。

7月5日,沈萌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分析称,“国企受让民企上市公司控制权的目的,除了经营层面,也不排除其他考虑,比如为本地增加上市公司数量等。海南旅投看重的是上市公司的平台意义,而园林行业与旅游也有一些不明显的关联性,后续会考虑做资产重组。”

对于乾景园林公告称因迁址发生分歧这一点,沈萌认为,迁址是类似交易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不是因为迁址而导致交易失败不能一锤定论,不排除在推进过程中发生意想不到的障碍,导致双方只能以迁址为由回避相关责任。

时代财经注意到,乾景园林公告本次交易终止的当天(7月1日),其参股25%的子公司汉尧环保(832519.NQ)披露了拟在北交所上市的消息,公告称其在2022年6月30日向河北证监局提交了向不特定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北交所上市辅导备案申请材料。

沈萌告诉时代财经,“(乾景园林子公司上市)会带来双方对标的估值的新分歧,而这个分歧可能会导致双方发生继续推进交易的不同意见,从而导致终止。即使参股上市,也会带来价值收益的增加,进而带动标的企业价值的增加。”

不过,在时代财经以投资者身份咨询时,乾景园林相关人士表示,“公司对汉尧环保只是财务投资,没有并表的话就不涉及到信息披露,(上市)对我们的好处就是以后公司做大了,获得的分红更多。”

股价跌40%,财达证券两年仅赚2500万

在A股类似交易中,股民熟悉的剧本是“股价先行,继而暴涨”,但乾景园林显然不是。

时代财经统计,3月10日-7月5日76个交易日期间,乾景园林有38个交易日处于上涨,期间收获8个涨停板,盘中最高价触达6.73元,不过区间距最低价涨幅仅有4.74%。

76个交易日中,乾景园林同样有一半时间处于下跌,期间录得4跌停,盘中最低价下探至3.8元,自区间最高价跌幅达到43.53%。

而这四个月期间,乾景园林8次上榜龙虎榜,总买入金额4.9亿元,总卖出达8.18亿元。

时代财经梳理发现,历次龙虎榜中,卖出金额最高的是3月15日海通证券石家庄师范街营业部,金额达5859万元;光大证券佛山绿景路营业部在4月18日买入5028万元,达到最高买入金额。不过与龙虎榜其他机构不同的是,上述两营业部均在这一笔巨额交易后保持静默,不再出手。

另一方面,时代财经注意到,乾景园林第四大股东财达证券在4月19日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合计减持了2000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3.11%,本次减持金额9704万元。

财达证券成为乾景园林股东是在两年前。

2020年12月13日,乾景园林发起一起非公开发行,当时以3.57元/股价格发行新股1.42亿股,募资5.02亿元,其中财达证券获配6722万股,金额2.4亿元。

时代财经结合财达证券持有的成本价,按照减持当天(4月19日)股价4.85元计算,财达证券净赚2560万。而本次权益变动后,财达证券持有乾景园林股份约为1508万股,持股比例为2.35%。以7月5日收盘价计算,剩余股份当前浮盈362万元。

不过两年间,乾景园林股价走势并不如意。2020年12月13日-2022年7月5日,乾景园林区间跌幅达到16.99%,最高价是2021年3月29日盘中的7.13元,而今已距高点跌去41.2%。

业绩方面,乾景园林自2020年起出现营收下滑、利润亏损的局面。

今年一季度,乾景园林营收2400万元,同比下降27.03%;扣非归母净利润亏损1014万元,同比增长67.68%。

编辑: 焦子航
关键字: 跌停 乾景园林

专题报道

+更多
2021年报印象

解码上市公司2021年年报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