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动态|大客户实控人失联、1.4亿应收账款回收存风险,赢时胜收关注函

财经网 2020/09/30
分享到:
导语

财经网资本市场讯 赢时胜(300377.SZ)的供应链金融业务或再度“踩雷”。

9月30日,针对公司子公司大客户实控人失联事项,深交所对赢时胜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对应收账款发生坏账的可能性等问题进行说明。

子公司大客户失联

回溯公告,9月28日晚间,赢时胜披露称,子公司上海赢保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赢保”)保理业务客户江苏鸿轩生态农业有限公司(下称“江苏鸿轩”)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实际控制人徐鸿飞被上海纪检委带走协助调查,目前已失联。

根据公告,上海贏保受让江苏鸿轩及其控股子公司对康成投资的应收账款未受偿金额合计为1.43亿元。

赢时胜表示,此突发事件可能使江苏鸿轩经营状况恶化,影响到上海赢保前述保理业务中的应收账款回款。目前上海贏保已在采取相关措施积极争取保障上海赢保利益,但不能排除前述应收账款存在损失风险。

年报显示,江苏鸿轩为赢时胜2017-2019年保理业务第一大客户及期末应收账款第一大欠款方。2017-2019年,公司均未对江苏鸿轩计提坏账准备,2019年末江苏鸿轩应收账款余额达1.9亿元。

根据半年报,截至2020年上半年,江苏鸿轩应收账款余额为1.63亿元,占应收账款期末余额总数的17.83%,在公司前五大欠款方中位居首位。

对此,深交所要求公司逐笔列示截至2020年9月末应收江苏鸿轩款项余额的形成时点、约定的还款期限、是否存在逾期情形,并结合江苏鸿轩近一年的经营情况、还款能力,量化说明前述事项对江苏鸿轩应收账款回收情况的影响,发生坏账的可能性,并充分提示风险。

同时,深交所要求公司说明2017-2019年未对应收江苏鸿轩的款项计提坏账准备的原因,是否合理谨慎,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规定,财务报表是否在所有重大方面公允反映了上市公司的财务状况、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并说明2020年上半年是否对其计提了坏账准备。

业务真实性引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赢时胜的供应链金融业务此前已显露出引人担忧的迹象。

赢时胜于2013年登陆创业板,核心业务主要是金融机构资产管理和托管业务系统的应用软件及服务。2017年起,公司开始涉足保理及供应链代垫业务。公司表示此举的目的是“扩大金融产品服务范围、完善产业链体系”。

然而,主营业务为对金融机构提供信息化软件服务的赢时胜,保理、代垫业务的主要客户为农业客户。

2019年,公司供应链主要客户鹤壁食品、鹤壁养殖、滑县永达因资金链断裂无法还款,赢时胜对上述三家代垫业务对象提起诉讼,涉案金额总计1.98亿元,预计挽回的贷款本金损失比例为40%-50%。

与此同时,2019年,上海赢保由盈转为亏损8978万元,深交所曾据此对公司下发关注函,要求其说明原因。

彼时,赢时胜答复问询函显示,永达食品、永达养殖、永达饲料受到宏观经济调控影响,资金链断裂,未按期向上海赢量及其子公司支付应收款项,从而拖累上海赢量的利润大幅下滑。而本次保理业务第一大客户江苏鸿轩又发生实际控制人失联,再度引起深交所对公司供应链代垫业务的关注。

深交所在关注函中指出,鹤壁食品、鹤壁养殖、滑县永达的实际控制人均为张永山,公司同时向张永山控制的河南省淇县永达食业有限公司支付了多笔代垫款,要求公司核实说明为张永山同一控制下的企业间采购提供代垫款的合理性及业务实质。

此外,深交所要求公司核实2017年至今与江苏鸿轩、鹤壁食品、鹤壁养殖、滑县永达及其他保理、代垫款类客户的业务往来是否真实,相关放款资金的最终流向,是否存在资金被占用的情形,是否存在利用该类业务向第三方或利益关系方提供财务资助的情形,前述业务的回款是否真实。

而对于公司客户高度集中于农业类企业的情况,深交所要求公司补充说明2017初至2020年9月保理、供应链代垫业务的累计放款金额、确认收入金额等情况,结合放款对象所处行业、收益情况、与公司主营业务关联度等情况,说明开展此类业务的目的及商业合理性,客户高度集中于农业类企业的具体原因,风险与收益是否对等。

同时,深交所要求公司列示2017-2020年期间保理业务、供应链代垫业务前十大客户名称、年销售额,说明在放款时是否核实客户的销售规模和征信情况,相关信息披露是否真实、准确,公司内部控制是否存在重大缺陷或者重大风险。说明除前述客户之外的其他客户是否存在可能导致欠款无法回收的风险事项,并充分提示风险。

编辑: 李璐
关键字: 赢时胜 关注函
分享到: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