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赴美上市折戟转战香港,仍面临营收转正难题,“耳朵经济”还香吗?

证券时报网 2021/09/15
分享到:
导语

喜马拉雅13日晚间向香港联交所提交了首次公开发行(IPO)申请,计划在港交所挂牌上市,高盛、摩根士丹利、中金为联席保荐人。招股书显示,腾讯、阅文、百度、小米、好未来、索尼音乐为喜马拉雅的战略投资者。主要财务投资者包括美国泛大西洋投资集团、挚信资本、高盛、兴旺投资、创世伙伴资本、普华资本、合鲸资本等。

IPO前,兴旺投资和挚信资本分别持有喜马拉雅10.72%和7.46%的股份,为前两大机构投资方;兴旺投资创始合伙人熊明旺和挚信资本合伙人梁晓东担任非执行董事。

赴美上市折戟转战香港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喜马拉雅上半年营收为25.1亿元,同比增长55.5%;月活跃用户已达到2.62亿,其中包括IoT及其他第三方平台月活用户1.51亿。

IPO募集所得资金净额将主要用于继续扩大和提升所提供的内容并赋能内容创作者;提升下一代技术、AI和大数据能力以进一步提高营运效率;继续投资营销和品牌建设以进一步扩大用户群并推广品牌;用于潜在战略合作关系和联盟、投资与收购;以及用于营运资金和一般公司用途。

早在今年4月,喜马拉雅就曾提交赴美上市招股书。彼时,高盛、摩根士丹利、美银等担任联席主承销商。IPO前,联合创始人余建军代表团队合计持股17.2%,熊明旺的兴旺投资持有喜马拉雅10.7%的股份,为最大机构投资方;挚信资本和腾讯分别持有7.5%和5.4%的股份。

7月10日,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关于《网络安全审查办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征求意见稿提出“掌握超过100万用户个人信息的运营者赴国外上市,必须向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申报网络安全审查”等要求。而喜马拉雅的平均月活跃用户达到2.621亿,超过100万。

受此影响,小红书、哈啰出行、喜马拉雅、货拉拉、等多家公司相继取消或终止赴美IPO进程。美国金融调查公司公布数据显示,7月中国企业赴美IPO上市数量只有一家在美上市,募资额为3亿元人民币左右。8月中国企业赴美IPO数量为零。

用户渗透率不足 企业营收仍难转正

据灼识咨询报告,2020年我国移动端音频用户月活数为1.86亿,物联网/车载用户月活为0.65亿;预计2025年,我国移动端用户月活将达4.7亿,预计年复合增长率为20.4%,物联网/车载用户月活达4.23亿,年复合增长率更是将达45.4%。

此外,报告指出,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在线音频市场,但在线音频的普及程度低于美国。2020年,美国12岁以上人群的在线音频渗透率为68%。喜马拉雅在招股书中表示,低于美国的渗透率给中国在线音频市场“留下了巨大的增长潜力”。

2018年至2020年,喜马拉雅的平均月活用户分别为0.87亿、1.40亿和2.15亿;2021年上半年则从2020年同期的2.08亿进一步增至2.62亿。

付费用户方面。2018年至2020年,喜马拉雅移动端平均月活付费用户分别约为150万、510万和1010万;2021年上半年的平均月活付费用户则同比增长65.5%至约1420万。

尽管喜马拉雅用户数量正处于增长阶段,但从喜马拉雅公布的财报来看,营收状况却不尽人意。

招股书显示,喜马拉雅主要变现渠道包括付费订阅、广告、直播以及其他创新产品和服务。其中,订阅付费和广告是其主要收入模式,占据近八成的营收。2021年上半年,喜马拉雅营收25.1亿元,订阅贡献了超过13.7亿元,占比达到54.6%;其次是广告,贡献了超过6亿元收入,占比24.5%。

然而,2018年至2020年,喜马拉雅净亏损(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分别为7.74亿元、7.73亿元、6.05亿元,三年累计净亏超 21亿元。2021年一季度净亏损2.67亿元,依然处在亏损之中。

几座成本大山在前,或许就是是喜马拉雅营收难以转正的原因。招股书显示,从2018年至2021年一季度五个报告期,喜马拉雅的收入成本占比一直在50%以上。2020年,公司营销费用达到16.8亿元,同比增长28.6%。在3074名雇员中,内容生产团队为175人,平台和内容运营团队495人,内容筛选和审查团队295人,内容相关团队在总团队占比超过31%。

喜马拉雅的第一位投资人、创世伙伴资本创始合伙人周炜在今日接受福布斯中国采访时表示,对于很多质疑声很坦然。“我从不担心收入问题,我始终认为,只要建立了一个黏性足够的平台,收入自然就会来的。”他认为,很多平台类公司上市的时候都是亏钱的,这是不可避免的情况。当用户对平台的粘性足够强,替代选项不多的时候,盈利是自然而然发生的现象。喜马拉雅最终的收入模式会是多元化的,未来的打发需集中在内容的高质量、丰富性以及平台的推荐算法。

周炜强调,对绝大部分的用户来说,他们需要一个大而丰富的内容平台,大品牌的生命力依然最强。喜马拉雅只要专心做好内容,其他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另一个核心问题就是算法,事实上,有些用户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在这种情况下的话,一个好的推荐算法对用户来说显得尤其重要,这也是喜马拉雅需要再加强的部分

某种程度来说,喜马拉雅是一种“陪伴型的产品”。“在这繁忙的社会节奏中,相当一部分人是不习惯孤独的。视频是一种占据时间的产品,音频则不一样,你可以在开车的时候听,可以在做家务的时候听,还可以一边吃饭一边听,从这个角度来说,市场有巨大的提升空间。”

编辑: 王苗苗
关键字: 喜马拉雅 赴港上市 耳朵经济
分享到:

专栏